Monthly Archives: February 2012

妙不可言的最佳入門桌遊 Dixit 妙語說書人

最近因為生活環境有些改變,客人變多,雖然我自己過去30多年都很習慣大家圍著電視的社交型態,但也知道這樣其實很蠢,所以開始思考透過桌遊來促進客人間的互動,而不是大家都看著電視,這樣大家在家看就好了,不用來我家。

我自己玩過一些桌遊,從最古老的Risk到最近的卡卡城、Caylus都嘗試過,全部都是算數字、攻城掠地之類的。前一陣子公司兩位桌遊美女推薦我Dixit妙語說書人,我一聽就覺得好像是我應該會喜歡的遊戲,馬上就買了一套,拿來當成我招待客人的第一款遊戲。

Dixit是拉丁文當中大概算是Top 10的字,如果你有翻過拉丁文的聖經,就會發現到處都是dixit,特別是Deus Dixit或Dominus Deus dixit,原來dixit就是拉丁文「說」這個字Dico的第三人稱單數過去式。如果翻譯成英文,大概就是said或者told。

這款遊戲不用骰子,沒有房子,也用不到籌碼,唯一的工具幾乎就是插畫卡片。這些插畫卡片大多具有多重的寓意,十分有趣。

遊戲只有兩件事情,說與猜。每一輪都有一個人需要洩漏一點點跟自己卡片有關的主題,如果說得太清楚,零分;太不清楚,也零分。同樣的,猜對的人有分,猜錯沒分。為了增加猜的難度,所以所有參與者也可以挑選自己認為最接近主題的卡片一起被猜,如果其他參與者的卡片被選中,表示卡片挑得好,也有分。

為什麼我會認為這是最適合入門的桌遊呢?首先,規則簡單。卡卡城很好玩沒錯,但說明需要時間,Dixit相對而言說明只要幾分鐘。其次,沒有熟手優勢,新手只要觀察一輪,就算再笨也可以立刻超越熟手。第三,不需要桌遊背景。從來沒有玩過桌遊的人,都可以上手。

而且我覺得最有趣的是,從每個人出題、猜題的方式,都可以更了解對方是什麼樣的人,與不同背景的人一起玩,每次效果都不同,不會像很多策略遊戲一樣,到最後每個人的遊戲模式都會趨於類似。在Dixit當中,遊戲的「平衡」並非來自於卡片,而是參與者的生活經驗,這點非常不同。同樣一張牌,生活背景越豐富的人,越能夠有不同的「梗」可以說,而聽眾能否聽懂這個梗,真的是很大的樂趣與挑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