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May 2011

跟大師學新聞圖表網格與排版

來上海學新聞圖表已經第三天了。雖然同樣的題目之前在重慶也上過,但時間短,而且師資畢竟不同,所以這次還是有許多新的收獲。話說這兩趟下來就花了整整9天學新聞圖表,感觸真的很深。在台灣的傳播圈除了學校、特定公會或者美國在台協會偶爾安排國際大師來「演講」之外,真的很少聽過什麼長期培訓或者工作坊的。

今天主要的內容都在網格與排版,這也是我比較弱的一環,畢竟我不是專職美術編輯,圖表內的元素雖然都很熟,但全部排起來的機會不多。台灣最近崇尚北歐設計風格,Richard Frank恰巧就是北歐報紙設計的大師,一開始先介紹一下瑞典報紙從大報尺寸(如蘋果)轉到小報尺寸(爽報這種)的發展過程,然後再說明從大報轉小報後,版面編排如何從大報(broadsheet)的邏輯慢慢發展出tabloid自己的網格(Grid)。話說國外的報紙漸漸從broadsheet轉到tabloid,除了省紙張的考量外,版面好編排控制,也是其中因素之一。大報的版面真的很難排,台灣的報紙排起來尤其混亂!

被Richard Frank服務或者顧問過的報紙,後來都發展出一套很細膩複雜的網格系統(台灣叫做「格律」),他說明了不同的網格系統的適用範圍,還有遇到主稿、配稿、邊欄、專題、照片、圖表、廣告等等不同性質或層次的內容時,應該怎麼樣落版會比較好看、有效率。當然,這一套網格的邏輯對報紙與雜誌(或甚至各位的簡報檔)都是一體適用的。

他的整套網格系統看似非常複雜,而且規範非常嚴格,但其實這也是因應平面媒體從業人數越來越少的一種作業流程,與草圖一樣,Richard Frank的網格也是一種溝通用的工具,據說可以減少台灣編輯台常見的「你把照片放那麼大害我的稿子被砍一半」這種白痴等級的衝突。

第二節課換成 Juan Velasco 介紹圖表動線。不知道,這部分也是之前在重慶已經學過的東西,當然,這次換成用紐約時報及國家地理雜誌的角度來講,也是另外一個層次的體會。

圖表動線的邏輯基本上都是一樣的,安排視覺元素的方式也差不多,這裡就不詳述,原則上就是要遵循動線的原則來安排視覺元素,注意層級。Juan與Richard今天都不約而同地提到了圖表與網格的關係,顯然這點非常重要。

Juan Velasco服務的媒體都習慣在圖表上放置較少的文字,這樣會讓視覺更突出。此外,他老兄因為都是在超級有制度、完整的媒體工作,圖表都是獨立單位,所以圖上的文字都是圖表中心自己寫,然後有自己的文稿編輯幫忙處理,不需要勞動記者或者文編。

今天的實務課比較少,而且是我自己也在教的Excel,就沒啥好說的,唯一特殊的地方就是「國家地理雜誌藝術總監教你用Excel」。

下午開始實作,然後草圖評圖,原本實作是要大家自己找題目,老實說我的筆電中就有大量台灣的統計資料,這都是要寫圖表書用的,想說從中可以找到一些題目。但後來其他同學一直希望老師給題目,最後題目範圍被限縮在浦東發展、黃埔江旅遊以及中國第六次人口普查。說實在我教簡報教習慣了,又經常參加比賽,就養成了一個很差(或者很好)的習慣,就是揣摩讀者的意圖與胃口。畢竟出題的是洋人,來到這裡,就是要看中國與上海風格的東西,所以草圖還算順利過關。

請參考:

跟大師學新聞圖表之草圖規劃

來上海上了第二天新聞圖表課,晚上出門閒晃時,才驚覺今天是星期天!(昨天上新聞圖表課的整理在此)

世界上所有技藝發展純熟後,基本功都差不多。今天的課其實跟上一次去重慶上新聞圖表一樣,還是強調新聞圖表發展初期的草圖。但由於Richard Frank已經是總編輯,而且是一個可以用「圖表引導編輯」的總編輯,所以草圖對他的意義就更大了。因為他的報紙每天都是用「草圖」規劃版面、落版,所以草圖或許是最重要的工具,繪製圖表或規劃版面之前先畫好草圖,記者、攝影與編輯才知道接下來版面上要什麼。Richard Frank認為版面、圖表、文字、照片及「網路互動功能」在媒體都是同等重要的元素,而且最好彼此的資訊不要重複。唯有透過草圖上的討論,才能夠避免重複元素一再出現在版面上。

因為Richard Frank是圖表編輯出身的,所以他所有的新聞資歷,都是透過新聞圖表的角度來累積,其實相當有趣。圖表編輯其實有很大部分的工作是在收集資料與研究,所以他舉了很多及早準備資料的實例與好處,而且透過這樣的過程,他也經常可以有讓其他媒體跳腳的獨家新聞,並且經常可以挖掘到其他媒體不可能察覺到的角度。加上圖表引導的版面經常是預做的,所以遇到可預期的重大新聞事件時,編輯台的壓力沒有那麼大。

今天第二部分的課還是由Juan Velasco來擔當,但因為他講的部份集中在財經圖表,這方面我也已經很熟了,所以新的收獲不大。不過他用的教材彷彿是某偉大媒體內部的財經圖表規範,這個媒體的規範對於柱狀圖與線性圖的分別跟我以前學的不一樣,也給大家參考。該媒體的規範將「每時間區段會歸零」的數據繪製成柱狀圖,而不會自動歸零的才用折線圖。

下午的練習也很有趣,他們挑了三個圖表讓我們來改圖。第一個是得獎作品,主要是讓我們練習改圖表形式,第二個是國家地理雜誌的內容,重點是重新規劃版面,第三個是小題目,主要是練習流程圖。

評圖時就依照Richard Frank在他們瑞典編輯台的實際作法,全部草圖都繪製在黑板上(當然在瑞典是在白板上,但意義一樣),然後兩位大師再一一提供意見。

我的第一個作業改圖如下:

在上海參加財經新聞圖表研習的改圖練習

這次課程來的同學剛剛好只有原訂的一半,真是好險,因為三個作業評完,就已經超過放學時間一小時啦!還好這次是精緻小班,不然練習一定做不完!

題外話:剛剛在電視上看到Q版三國的三小強卡通,很有趣啊 XDDDD

跟大師學新聞圖表之2011上海

日前收到SND Chinese 的來信,通知在上海又有新聞圖表的課程,讓我陷入了一陣天人交戰。上課的講師都是新聞圖表界的國際級講師,這種師資組合,在台灣幾乎沒有機會出現,其中一位是國家地理雜誌負責圖表的藝術總監,另外一位是少數圖表編輯出身的報社總編輯。但另一方面,上課學費加上機票、住宿,6天的費用在台灣可以讀一年國立大學!最近剛好又被中華民國政府剝皮,所以更加遲疑。

但今天我還是乖乖出現在教室了。雖然台灣媒體完全不重視新聞圖表,台灣甚至幾乎沒有專職的「圖表編輯」,不過這次除了紙本新聞圖表之外,還會講專輯製作、編輯台管理、iPad圖表(!),所以心一橫,還是默默地匯款給香港大學上海學習中心……

這次的上課重點是財經圖表,剛好我自己也常教類似課程,所以此行也順便觀摩一下國際級大師怎麼教。

因為課程很長,所以今天感覺比較輕鬆,第一位開場的是Richard Frank,他從圖表編輯一路幹到總編輯,相當威猛。目前最厲害的就是他服務的報紙 Trelleborg Allehanda 雖然是個報份只有一萬八的鄉下報紙,編輯台包含文字、攝影、編輯、美編及網路編輯,總共才19人,但很會得獎,以本屆SND新聞設計獎為例,他們就總共獲得了9個獎!(比台灣所有報紙加起來還多好幾倍)

因為是鄉下報紙,感覺上突發新聞沒有那麼重要,所以他們的編輯流程相當不同,大致上來說是「設計引導編輯,編輯引導採訪」,也就是說台灣俗稱的「編採合一」在他們那邊進化成「設編採合一」。但因為人真的很少,所以突發新聞當天可能不會出圖表,而是到第二天、第三天有深度報導的時候,再用新聞圖表來主導內容。

第二位上課的是Juan Velasco,他最早是El Mundo(圖表相當厲害的西班牙報紙)的圖表編輯,然後擔任紐約時報(起立、立正、敬禮!)的圖表總監,現在是國家地理雜誌的藝術總監,作品在SND得獎超過50次,而且入圍過普立茲(我的作品只有入圍過美國網路新聞獎…)。

國家地理雜誌的內容大部分都是巨大專題,雖然可能只有短短幾頁,成本或許都是幾百萬台幣,所以製作流程相當悠閒。他們同時間進行的圖表專案超過100個,目前最遠的專題已經排到2013年!!因為是國家地理雜誌,每期內容透過不同語言發行超過600萬份,所以內容正確最重要,也因此需要慢慢磨。以巴塞隆納的聖家堂(高第大教堂)的圖表為例,國家地理雜誌就派出兩位圖表編輯到現場取材兩週,然後還有後續不斷的聯繫,結果非常驚人,據說有找出目前設計與原先設計的誤差,然後現在的工程團隊還參考國家地理雜誌的圖來變更設計。

Juan認為圖表在新聞上最重要的意義是提供文字與照片無法呈現的資訊,圖表、照片、文字對他而言都是新聞的元素,只是工具不同而已。

這次的課程都是上午講述下午實作,由於香港大學香港學習中心最早只有建築系,所以實作教室就在建築系評圖教室的隔壁,當我看到「評判室」三個字時,我就開始頭痛了,所以下午實作的內容我都忘光光!(實際上是在上Illustrator跟Indesign,就不詳述了)

題外話:這次上課時嘗試用iPad的Evernote做筆記,發現要完整用10指快速打字不太可能,打中文更難,還好講師都講英文,然後又有中文翻譯可以拖時間,所以我可以有比較長的時間用英文筆記,而且Evernote有一個功能是在筆記時拍照,可以邊記錄邊拍照,一天下來,覺得還算不錯,給大家參考。

這次去上海學新聞圖表與編輯台管理的其他內容:

想像與體驗的差距:與奧比斯基金會一起 Dining in the Dark

想像與體驗,終究是有很大的差距的。

我平常教簡報的時候,都會強調最強大的簡報就是提供體驗,一旦你的閱聽人完成體驗,記憶通常可以持續很久。但強大的體驗需要經過設計,並不簡單。這篇文章寫完之後突然被洗掉,所以現在是經過了10天之後又重新寫,剛好可以看看體驗能持續多久。

日前聽到Orbis奧比斯基金會要舉辦類似Dining in the Dark的「黑摸摸體驗營」,剛好我們在公司內也想把「Daisy電子書志工營」加入Dining in the Dark,所以跟奧比斯的朋友們交換了經驗,然後我們都覺得我應該過去看看,再決定公司版的要怎麼辦。

由於我的年紀超過了那個活動的上限,所以是被「破格」錄取的,但到了現場才發現,根本有人比我年紀還大!除此之外,沒有其他特權,高鐵來回車票還有義大世界的接駁車(沒想到這也要錢)全部都是自費負擔。

活動分成兩個部分,前一個由於人數太多,其實有點混亂,也有被縮短。這一階段戴的眼鏡有點類似毛玻璃,可以透光,但實際上是看不見的。根據主辦單位的說法,由於許多失明者並非全盲,還可以感覺到光,而且後天失明者有時候也會先經過這個階段,所以要安排這樣的體驗。

我原本以為「可以感受到光」還挺不錯的,比全盲要好,結果發現也沒有什麼幫助(翻桌),看不到就是看不到,雖然能夠感覺到光,但周邊的環境幾乎還是無法看到!

第二個活動就是當天的重頭戲:「Dining in the Dark」,就是在黑暗的情況下用餐。國外的Dining in the Dark有兩種,一種是環境全黑,服務員若非全盲否則就要靠夜視鏡,第二種則是參與者戴眼罩,服務員可以正常服務。由於這次參加的人多,場地與餐點的贊助者高雄義大皇冠假日飯店之前也沒有經驗,所以採取戴眼罩的方式進行。

我原本真的以為在黑暗中用餐沒有什麼了不起的。但主辦單位也很賊,所以難度相當高。第一,看不到菜在哪裡,也不知道形狀,所以筷子也不知道要怎麼夾、叉子也未必能夠正確地落在食物的中間。其次,因為不知道食物的質材,就不知道下手要多重。輕了,可能夾不起來或者插不到食物,重了,又擔心食物會分崩離析!第三,也是最痛苦的,就是有沒有吃完自己並不知道。對於我這種擁有農村傳統美德的人而言,桌上的食物一定要吃完,所以不知道自己有沒有吃完,非常痛苦。總而言之,透過筷子、湯匙、叉子等食器去感覺食物的位置、形狀、軟硬都相當困難。

在活動之前,我原本以為在這種活動中嗅覺很有用,但實際吃飯的時候,反而覺得嗅覺與視覺一起落跑了,其實聞不到什麼味道,而且在看不到的情況下,為了不讓自己的鼻子撞到盤子或者食物,反而會跟食物保持比較遠的距離,所以嗅覺在這種場合的幫助著實不大。大部分的時候都無法依賴嗅覺,要靠「心」去感受,才可能「吃完」東西。

第一道菜是冷盤,原本以為很簡單的事情,在第一道菜時就開始感覺到挫折。到第二道菜之後,由於挫折跟壓力太大,我的肚子就開始不舒服了。之後每一道菜都在摸索中進行,而且在東西入口之前,都不知道自己這一口吃到的到底是什麼。有時候就算吃進嘴裡,也還是不知道自己吃了什麼!最無奈的是,據說有一道菜叫「湯包」,但我從頭到尾只有喝到湯,還有類似包子皮的東西,完全無法感覺到包子的存在(或根本不存在?!)。而且即便是「湯」這麼簡單的東西,用湯匙慢慢吃,也不知道自己吃完了沒有。

雖然是高雄義大皇冠假日五星級的套餐,但吃到最後有點食之無味,感覺非常不真實。

畢竟事前的想像跟真實的體驗,是有很大的不同的。

同樣的,這樣短期的失明體驗,想必跟真正終身的失明比較起來,又會有更多的不同!

 

 

這次活動據說高雄義大皇冠假日飯店提供了大量的贊助,請大家一起幫高雄義大皇冠假日飯店拍拍手!

此外,奧比斯這個活動也會在7月10日(日)舉辦台北場,有意體驗的朋友可以直接跟奧比斯報名!

8歲女孩如何幫助跟她一樣大的孩子?小孩也能做公益!

台灣許多家長對於小孩子的期待都一樣,就是「好好讀書」。在考上好學校之前,最好少管別人的事情。如果考不上好的學校,表示連自己的事情都管不好了,也沒有資格管別人的事情。若真的考上好學校,家長相信,孩子長大了通常會忘記要去管別人的事情。

我家中有許多「指導」他人從事公益的美國書,其中最有趣的,就是專門寫給兒童的「好事指南」,這種書有很多,大部分都會跟小朋友說公益的議題(Causes)有哪些,然後如果9歲的你想要做這些事,要如何從家長、學校取得資源(在台灣應該會寫「千萬不要告訴你的家長與老師,否則你會很挫折」)、如何組織團體、如何募款、如何寫新聞稿等等。

雖然我覺得這種書的觀點很正確,從事公益要趁早,但我也總懷疑,這麼小的小孩怎麼知道自己該做什麼呢?台灣也有許多青少年的公益獎,但絕大部分都只是當志工,雖然,在台灣也算很了不起。

今天聽VOA的時候,談到了有一位名叫Mike Smith的消防員有一天把火場的照片帶回家,其中有也被焚毀的玩具照片,這些照片深深地觸動了他女兒Ashlee的心,因為她家也曾經失火過,那年Ashlee才8歲!8歲的Ashlee告訴史密斯太太說,她想要幫助遭遇火災的小朋友獲得新玩具。

如果在台灣,史密斯太太可能會讚美Ashlee很有同情心,然後摸摸她的頭,或者也可能告訴她在考上哈佛之前,不要管別人的事情。但史密斯太太卻不一樣,她雖然一開始不認同女兒的觀點,但最後卻幫女兒一起成立了一個叫做「Ashlee’s Toy Closet」的小組織,協助遭遇天災或者人生遽變的孩子,獲得「他們真正想要的玩具」。

大概沒有幾個大人,會比曾經在6歲時在火災中失去心愛玩具的Ashlee更了解這些小孩的心情。雖然Ashlee只有8歲,但她卻能很清楚的找到一個有需求而且很重要的議題。然後透過大人的協助,確保她關心的議題能夠達成很好的效益與效率。

底下是大約2009年時他們全家針對這個組織拍的影片,可以看到全家都超級「素人」的,這樣的素人組合,也能夠成就了不起的大事。

看到這麼小的小孩就能夠找到一個有意義的議題然後全心投入,而不用等到「賺了錢」或者「退休後」,也實在令人羨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