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April 2011

根本沒有「美國Size」這件事!

紐約時報本週刊登了一篇很有趣的新聞,配上很有趣的圖表。

這篇文章是出現在商業版,但配上了非典型的商業圖表。

台灣人總會想說買衣服、鞋子時,美國人的Size比較大,或者美國的板比較大,但實際上也並非這麼回事。

紐約時報從每個女裝零售業者取得了同樣是 Size 8 的胸部、腰部與臀部尺寸,然後發現買衣服根本不能看尺寸,因為同樣是Size 8,在腰部的差距整整有4英吋!

這張圖很有趣,基本上說明了一切!

募款晚宴怎麼募款?

最近因為教育(?)的關係,很多人開始關心募款責信這件事,此乃好事一樁,也請大家多多支持「公益自律聯盟」,讓非營利組織的財務可以更透明公開。

募款的形式有很多種,其中最華麗的就是募款晚宴。我各種寒酸的募款都做過了,例如街頭義賣牙刷、網路募款、放置零錢箱,但從來沒有參加過募款晚宴。這次剛好朋友S邀約,所以有機會去參加澳洲紐西蘭商會為紐西蘭基督城地震重建所舉辦的募款晚宴(Christchurch Earthquake Recovery Fundraising Ball),雖然高昂的餐費扣掉W Hotel的成本我想剩下也沒多少,但好歹也是一份心意。

募款餐會

因為基督城的地震已經過了一個多月,所以這個活動是籌募重建(Recovery)經費的,而重建經費是相當難募的。素仰大英國協體系成員國都很會募款,剛好去看看一個好的募款晚宴要怎麼辦。

一場募款晚宴參加下來,我覺得老外辦這種活動,首先是確定真的有辦出一場「晚宴」。來賓幾乎都穿西裝、禮服甚至Black Tie出席,社交功能十足,而也有娛樂活動。單就晚宴而言,只能給100分。雖然餐費很高(今天下午教圖表的收入剛好付餐費),但起碼離開後不會抱怨沒吃飽、沒喝到酒、沒認識新朋友。老實說這是我最大的體會之一,募款晚宴當中,辦好晚宴最重要,沒有杯觥交錯、衣香鬓影,那你最好選擇別種募款形式。

台北W Hotel的晚宴沙拉

晚宴有了,再來談募款。這次我看到大概有幾種形式的募款。除了餐費的結餘之外,在活動開始之前,會場兩邊都有一堆無聲拍賣(Silent Auction)的拍賣品。我一開始以為是善心人士捐獻,想說怎麼這麼多「壓箱寶」出現在這邊,到底是誰這麼好心把這些東西捐出來,其中有鈴木一郎的簽名球棒、Rolling Stone的簽名吉他等等,而且都精美裝框。後來吃完飯要拍照存證時,才發現原來是有一家專業的公司在提供這種拍賣品。

Silent Auction 無聲拍賣品

另一種就是模特兒走秀,然後賣服裝。今天才第一次聽到Karen Walker這個品牌,該公司一共提供4套服飾義賣,另外還有包含化妝品和造型。

再來是台灣很常見的(藝術品)拍賣,但感覺賣得有點慢,感覺上洋人比較不會做面子給台上的人 XD 台上的人也不會強迫台下認識的人含淚買單(這種行為前一陣子曾產生不好的結果)。

最後一個今天看到的募款方式是賣抽獎券。獎品應該是熱心人士捐出的,大多是酒。由於熱心人士捐的物品對募款單位而言沒有成本,所以抽獎券賣越多,募款金額也就越高。我看到現在賣這些抽獎券的,全部都是長相優於平均的年輕女士,這個策略相當不錯。

雖然我心裡估算了一下,辦完這場募款晚宴不會募到非常鉅額的錢,但對於參與者而言,心理上不但感覺自己做了好事,而且實際上也吃了一頓高級的晚餐,同時多認識一些新朋友,在星期六的晚上,算是一個不錯的社交活動。同時,主辦單位還是募到了相對而言難度很高的「重建經費」,大家都歡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