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February 2011

二訪庇護工場

台灣目前大概有一百間左右的「庇護工場」(sheltered workshop),提供身心障礙者日間安置、職業訓練、社會適應等多種功能,遍佈台灣各地,對台灣貢獻良多。這些庇護工場也不光是生產商品,許多還提供各種服務,種類繁多。我這幾年一直想要看看能不能提供什麼(公司)資源給庇護工場,但一直到今天才有機會。

第一次「訪問」庇護工場已經是7年前的事情了,那時候為了寫一本與NPO工作相關的書,曾經訪問一間庇護工場,但當時採訪是偏重NPO的工作者,與庇護工場的經營不太有關,也沒有什麼能力可以幫忙。

去年因為在公司內也負責推廣企業志工,所以開始又大量接觸庇護工場,並且安排了同事去2間庇護工場當志工,一方面讓同事們知道現在「公益」的種類很多元,二來也可以讓同事們知道NPO可能需要什麼資源。這之間慢慢與一些有經營庇護工場的NPO對談,大概知道庇護工場可能的需求恰巧我們可以提供。

今年剛好公司有一個計畫可以與庇護工場結合,加上「Yahoo!奇摩公益」在過去2年累計募款已經超過2億新台幣,所以我可以稍微將重心移往庇護工場,從今天起將密集訪問庇護工場。

今天是庇護工場計畫的第一天,訪問了一間台北市的庇護工場,第一印象大概是這樣:

  • 庇護工場常依賴不穩定的大訂單或季節性商品,雖然訂單很大,但比較無法長期、穩定的在一般通路銷售。
  • 企業大單的動機之一是「企業形象」。
  • 庇護工場的商品主要為手工商品,成本不會比一般商品低,售價高,不易競爭。
  • 庇護工場的商品品質並不會比較差,但包裝上可能會比較吃虧。
  • 漸漸有年輕人採購庇護工場商品作為婚禮小物,但採購動機還是「愛心」。
  • 政府優先採購法的訂單大多到年底消耗預算時才會出現,上半年較少,而且庇護工場之間可能存在削價競爭,所以幾無利潤。
  • 庇護工場的人員大多無法兼顧行銷,也不容易以庇護工場或社福機構的薪水請到有經驗的行銷人員。

其實庇護工場與「社會企業」有許多相通之處,有些庇護工場也是把自己當成社會企業在經營。最近剛看了Jim Collins的「從A到A+的社會」,Collins認為Social Sector不一定要追求與企業一樣的績效,但介於兩者之間的庇護工場或社會企業要如何讓所謂的「飛輪」可以快速推動,同時兼顧社會部門的影響力與企業的績效,相信又是另一個艱難的課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