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January 2011

老理髮店與麥當勞叔叔之家

快過年了,依例昨天去剪了頭髮。

那是一家在台北市知名老舊社區的老舊理髮店,我在那家店理了30年的頭,師傅也早就交給第二代經營了。理髮店雖然小,老闆自己就是師傅,還經常忙不過來,需要排隊,但因為開很久了,所以老客人特別多,生意很好。有我這種才剛要中年的老客人,當然也有七老八十的老客人。

昨天去剪頭髮的時候,發現每個理髮椅前面的櫃檯上新裝了類似扶手的東西。我覺得這應該是扶手,但一家老理髮店,怎麼知道要裝扶手?等結帳的時候問起來,老闆才很驕傲的說,那確實是她去年請一個親戚來安裝的老人扶手,三根花了5000台幣。

老闆大概沒聽過「無障礙空間」或者「Accessibility」,但她卻從每天日漸衰老的客人起身困難處,想到要增加扶手。老闆跟我說,那些老人很多不是無法從理髮椅起來,就是起來的那剎那會突然軟腳,以前老人雖然也會攀扶櫃檯,但沒有扶手可以抓,一軟腳還是可能跌倒。從客人的需求,她發現需要安裝扶手。而且她也知道扶手會承受上、下兩方的力量,在沒有「建築設計資料集成」的可以參考的情況下,她還是很體貼的要求螺絲要上下兩面都拴。

iphone 201101 375

老闆除了理髮椅前面的扶手外,門口因為有兩階樓梯,也一起增加了兩根高度不同的扶手,方便老客人進出。老闆沒有MBA也沒有任何來自美國總公司的規範,但她知道既然有這種客人,就應該有這樣的設施。

無障礙設施在台灣始終推行不起來,我覺得也很奇妙。當我20年前剛讀建築系的時候,恰巧參加了一次殘障體驗營,此後對於無障礙設施、通用設計就有比較多的體會,雖然幸運沒有天生障礙,但人活得夠老了,總會慢慢退化。但你會發現,在台灣你要講無障礙或Accessibility,總是比較困難的。20年來,我看到台灣許多人權方面的議題都有非常巨大的改變,但偏偏無障礙這件事,或許牽扯到華人的因果輪迴觀,認為殘疾或許來自於果報業障,總是比較無法獲得「正常人」的注意。

最近有些肢體不方便的朋友到麥當勞前表達想要進去用餐的立場,我想當然不是針對「麥當勞」,只不過麥當勞剛好是這個業界的第一名,比較醒目。

許多外商都有全球一致的CSR項目,麥當勞的就是「麥當勞叔叔之家」(RMHC),是個大幅降低照護者負擔的好單位,讓都會區之外的家長陪小朋友到大醫院就醫時有一個短暫的居所,減少奔波之苦,小朋友在就醫時間之外也能夠與家長一起生活。

這些小朋友當中,本來就有許多是需要無障礙空間的,所以麥當勞對於無障礙這件事並不陌生。麥當勞餐廳或許有空多找這些孩子來餐廳用餐,看看他們的行動、聽聽他們的需求,不需要肢障人士到店門口去抗議,只要有一顆老理髮店師傅的同理心,我想自然就會有良好的無障礙設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