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July 2009

圖解:如何宰火龍果?

今天要跟大家講一個溫馨的故事。

溫馨的新聞

有一天睡覺起來,正打算把火龍果拿來宰之前,發現火龍果上貼了一張條子。我原本以為是寫「七月十五殺火龍果」,結果是:

IMG_1629

實在太溫馨了,我會走上圖表這條路,果然有其母必有其子啊。我都不知道我媽對於圖解這麼擅長,太厲害了。那天我就喝了一杯充滿愛心的火龍果綜合果汁。

昨天,公司在水果日發了火龍果,事不宜遲,馬上來拍照片圖解。首先,你需要一顆無辜的火龍果。火龍果又稱紅龍果、龍珠果,英文稱為 Pitaya 或者 Dragon fruit,營養豐富,抗自由基……本草綱目,我不知道有沒有記載~~

IMG_1645

首先,把頭給切了,有時候切頭的那剎那,跟鳳梨一樣,會有蟲子跑出來,我估計那個蟲子其實是外星生物,搭乘水果形狀的宇宙飛行器來地球的。

IMG_1646

接下來,把尾巴截了:

處理火龍果

然後,開膛:

火紅龍果去皮

原來是白肉的。火龍果有白肉、紅肉、紫肉的,我到現在都不知道如何從外觀判斷。現在,就可以輕鬆地把火龍果的皮給剝了:

火龍果剝皮

之後,就可以準備切一切,跟其他蔬果一起放進果汁機準備成仙,不,成汁啦!

處理好的火龍果

殺雞要唸可蘭經,這梗好笑嗎?

台灣最近迎來兩個國際運動賽事,一南一北,熱鬧非凡。對於台灣而言,能夠舉辦國際賽事,意義非凡,除了「運動」之外,只要細看陳菊拍的廣告,就知道還有許多不同層次的政治意義。但對於許多正在開發的國家或城市而言,這種國際級的賽事,同時也有國際文化交流的意義,一則是讓外國文化走進來,一個是讓主辦國與城市走出去。否則賽事結束之後,只剩下賽事場所這種「硬體」,並沒有太大的意義。

今天在聯合報上看到一篇短短的「花絮」,讓我覺得台灣在與世界接軌上,或許還有許多進步的地方,特別是我們過去有意或無意漠視的地方。

這則花絮很短,但很值得大家深思,在這篇〈世運花絮/中東選手:殺雞要唸可蘭經〉的短文中提到,學生接待來自土耳其的沙灘手球隊,第一天球員完成認證後到飯店,打開餐盒,「飯糰裡竟包著『豬』肉鬆!」隊員的臉都綠了。學生還說,有個國家球員看到雞肉料理,便進一步詢問:「這雞在宰殺時,有沒有邊誦可蘭經?」

台灣人喜歡把沒有看過的東西當成不存在的東西,特別是異文化。例如非洲人口有9億多,面積是台灣的1000倍左右,但很抱歉,那些人民跟土地,通常可以省略。信仰伊斯蘭教的的穆斯林更多,大約有15億左右,不過,反正台灣很少,也可以忽略。

伊斯蘭的飲食規範叫做 Halal,在台灣也被稱為清真食品規範、伊斯蘭Halal、清真 Halal或者回教食品規範,其中很重要的一項,就是動物被宰殺時需要禱告,這不是「花絮」,而是全世界15億人口,或者說,地球上大約每4個人就有1個人遵循的文化與生活。我國政府現在也積極協助食品業者推動Halal認證,台灣許多餐廳,如果你注意看一下也有Halal的字樣,默默出現在店內裝飾或招牌上。台灣很多人會在香港機場享受美食,下次可以注意看看,我記得Popeyes炸雞也有Halal認證貼在櫃臺邊,肯德雞當然也有唸過可蘭經的炸雞,麥當勞也有。

但在台灣,或者在世運會場邊,十幾億人的生活規範,就這樣被忽略了,所以可以提供豬肉給穆斯林,甚至記者的文章可以通過編輯台層層考驗,把 Halal 當成「花絮」,寫入標題。怎麼樣,中東選手問殺雞有沒有唸過可蘭經,很有梗吧?唉,我實在笑不出來。這些運動員是我們邀請來的吧?連飛機上都有清真餐可以選了,更何況是「世界運動會」?

早上宰鳳梨準備打汁的時候,又聽到T台早晨讀報新聞的主播,於世運運動員在西子灣上空曬太陽的新聞之前,「俏皮地」說:「西子灣盛產木瓜」,真的,好好笑,我差點連我的手指頭一起切下來。

戴勝益的仿冒人生

你看過模仿秀嗎?你會想要模仿別人嗎?

聯合報最近有一個《第一份工作》的專欄,訪問名人或者事業有成的企業家,談談自己的第一份工作,今天採訪的是王品的戴勝益

我一直挺欽佩戴勝益,雖然王品集團的餐點有點類似「高級速食店」,而且服務員多少有點機械化,但企業本身是成功的,餐飲的品質也很不錯,每次去西堤看到滿滿的人潮,即便在今年上半年這種景氣下,西堤也都還要訂位,就知道王品集團有多成功。餐飲業變動很大,經營不易,他的集團還可以年年拓展,真的很不容易。

讓我更欽佩的,就是王品集團內眾多的龜毛條款,畢竟華人喜歡走後門,又重人情,所以大家要花很多時間走後門、建立 under-the-table 的管道,溝通成本很高,而且處處充滿不公平。這種白紙黑字的龜毛條款,可以讓員工與上下游甚至利害關係人減少不必要的摸索、揣測時間與成本,把更多精力放在專業上,若不是對於華人文化有充分了解,戴勝益應該也不會有這麼多的規範,很多華人相信「水清無魚」,但你如果有給飼料,水清也可以有魚

今天看了聯合報介紹戴勝益的報導,對於戴勝益所說的「仿冒人生」十分感興趣,很多人成功了,都要把自己當典範,但戴勝益把典範讓給許文龍,坦言許文龍就是自己模仿的對象,他說:「當你不清楚方向,不知道未來在哪裡,趕快找一個你認為值得學習的人,學他的人生態度、工作方法與價值觀,甚至休閒生活」,這幾乎就是全方位的模仿了,但我覺得也沒有什麼不好。

今天上網查了一下,原來戴勝益不是第一次說自己模仿許文龍,他之前也曾經說過:「仿冒其他企業或品牌會被告,仿冒別人的人生,不會有人告你」。

這世界上成功的企業家這麼多,許文龍並不是特別有錢,為什麼要模仿他?因為許文龍不把所有的時間綁在公司與工作上,休息的時間如果有什麼想法,就先記下來,如果公司賺錢,還要與下游與員工分享,更重要的是,許文龍重視個人生活均衡與家庭幸福,而且這樣的概念還要落實到員工身上,讓員工也能夠擁有幸福的家庭與均衡的生活,而不是一直為了工作或賺錢而忙到沒有時間生活。

當然,戴勝益不可能全盤模仿人家的人生,畢竟產業、背景、環境都不一樣,但模仿這種對於工作、家庭與生活的態度,卻是大家都可以一起模仿的,也就是「模仿如何模仿」。

我參加扶輪社幾年,最大的心得跟戴勝益差不多,扶輪社大部分社友看起來都是「企業成功人士」,但少部分社友只是賺到錢或者社會地位而已,身體、家庭、生活都顧不了;不過也有很多社友,活生生就在你身邊,可以同時「身體健康、滿面春風、走路有風、事業成功」,家庭幸福美滿,生活從容悠閒,吃得好、但吃不多,體能隨時保持20歲的狀態,而且,事業非常成功,整天笑嘻嘻的。

我相信,除非超級工作狂,別說是戴勝益,我想任誰都希望能夠有這種人生,或者模仿這種人生,不論是許文龍,或者戴勝益,我也很想模仿他們兩位啊。

誰說,仿冒一定不好呢?

延伸閱讀:

NPO與工作者的Plurk整理(隨時更新中)

最近台灣好多人都在用Plurk,漸漸地,非營利組織也開始進入這塊領域。我常替NPO上網路行銷的課,從兩年前起開始提到社會媒體(Social Media)跟微格(Micro Blog),不過呢,之前台灣用微格的人少,投資報酬率低,學員很聰明,李老師你講你的,我們才不上當耶!

不過最近台灣使用 Plurk 的人數越來越多,非營利組織開闢帳號的比例就逐漸增加了,我列出我知道的,若要增加請再通知我,謝謝。

最後更新:2009/11/30

組織

工作者

先起個頭,後續要補充的應該還很多。請各位多給這些非營利組織與工作者鼓勵與建議哦,謝謝。

台北中山堂堡壘咖啡的果醬藝術

昨晚參加完「網路星期二」活動之後,與幾位NPO的朋友去堡壘咖啡廳吃西班牙海鮮飯,三人份的海鮮飯份量不小,「正常」女孩子恐怕要五人才有可能終結。

飯後送上甜點。

天啊,這是什麼東西啊!

Jam Art

用果醬、巧克力醬畫出來的火花!

Jam Art

蝴蝶!

Jam Art

Jam Art

親愛的,你慢慢飛,小心前面帶刺的玫瑰:

Jam Art

Jam Art

現在看看這朵玫瑰,讓我想到 Guns N’ Roses。

可惜我們只有三個人點套餐,能夠看到三種不同的果醬藝術。堡壘咖啡廳並不便宜,我想大概不會每個人都會為了這些果醬藝術專程去吃套餐,所以在此將這些充滿驚奇的飲食藝術與大家共享。

昔日王謝堂前燕,飛入尋常百姓家

昔日的繁華,今天也可以如此落寞。

這不是什麼鄉下地方,或者衰敗的地段,昨天下午參加活動,晚上經過此地,深深覺得覺得人間萬物,無常才是有常。

力霸百貨門口

上面這個吃飯的地方,曾經一度是台北最新潮的百貨公司之一,在台北東區還沒有那麼繁榮,忠孝東路Sogo還沒有把商業中心往東區移之前,擁有透明景觀電梯的力霸百貨,曾經多麼風光。那個年代去搭景觀電梯,實在不輸現在去台北101的85樓。樓上還有新生報經營的書店,加上許多茶樓,在當時絕對是最好的綜合百貨之一。

現在力霸集團已經散了,人也不在了,曾經川流不息的力霸百貨門口,隨便放幾張桌子,竟然變成小吃店讓客人吃飯的地方。可惜我沒有拍下當年力霸門口的盛況,但人間興衰果然就在頃刻之間。

「眼看他起高樓,眼看他宴賓客,眼看他樓塌了」,人生如此無常,也難怪Horatius要說「Carpe diem!」了。

力霸百貨門口

牛蒡、紅甜椒、葡萄、酪梨、荔枝打蔬果汁的口味分析

有一種人叫做 Juicearian ,就是主要以蔬果汁維生的人。話說我已經堂堂第二週邁入這樣的生活了,到現在還活繃亂跳啊!

本周有幾種新嘗試,列舉如下:

IMG_1578

IMG_1582

葡萄:在這種組合下,感覺上並不突出,幾乎被其他的蔬果給淹沒,單寧也幾乎被壓抑。

牛蒡:很驚訝的是,牛蒡竟然會有咖啡的香味,特別是回甘的時候,咖啡香味特別濃郁。

IMG_1585

IMG_1586

荔枝:大概是份量太小了吧,完全沒有感覺 XD

IMG_1590

IMG_1592

IMG_1594

紅甜椒:有一種特殊的香味,能夠從其他的氣味中勇敢地鑽出來,特別是喝完之後,氣味越發明顯,優雅。

酪梨:買之前都不知道脂肪比例這麼高啊,原本擔心打成汁會很可怕,但沒想到酪梨的脂肪讓所有食材更和諧,更溫順,為整杯綜合蔬果汁頓時增加了絲綢般的質感。

不容易回答的私密問題

剛剛登入Yahoo!之後,出現了一頁要我輸入新的帳戶資料,大概是要保密吧。我是在這間公司服務,不過這方面的業務我也不懂,看到兩題「密碼提示題」,覺得十分有趣,因為大部分我都不記得或不穩定,老實說下一次真的需要透過密碼提示題取回密碼,我可能得直接找客服。

要設計這種題目還真的很難,第一,要不為外人知,畢竟現在大家在各種網站、社交平台都留下了大量的個人資料,只有個人經驗、生命史的題目,才可能不為外人所知;第二,要印象深刻而且經久不變,喜好類的東西就很危險了,過三年,可能整個人的品味都不一樣了。什麼樣的題目會讓人永久不忘但又不為外人知道呢?

我仔細看看Yahoo!帳戶資料中的題目,有些我根本沒有答案,例如「最常搭乘的班機編號」,這題太高階經理人了,比較常搭乘的公車我還可能知道。「最愛的球隊?」沒有。第一個寵物,我想想看,當初我有替蠶寶寶取名嗎?它如果現在還活著,應該快30了吧(遠目)。

還有一些,是無法確定答案,華人親戚圈很大,年齡最大的姪子姪女堂兄,說實在我還不知道是誰耶。小時候最愛吃什麼?這真的不是很確定,奶水?還是綠豆冰?科學麵?

另外有一些是會變動的,喜歡的電影人物、書籍、作家,我保證今年跟明年答案一定不一樣,而且這種題目,很多人都會把答案寫在社交網路的Profile當中,相當不安全,哈。

Yahoo!帳戶資料的預設問題如下,我覺得真的很難:

  • 你的蜜月是在什麼地方度過的?(如果有寫Blog的,這應該很多人知道)
  • 你是在什麼地方與你的配偶初次見面的?(如果有寫Blog的,這應該很多人知道)
  • 在你的堂兄中,年齡最大者名字是什麼?(我不知道,堂兄要怎麼算?)
  • 你最小的孩子暱稱是什麼?(這應該很容易,但外人可能也會知道)
  • 你最大的孩子暱稱是什麼?(這應該很容易,但外人可能也會知道)
  • 在你的侄女中,年齡最大的名字是什麼?(我不知道,這要怎麼算?)
  • 在你的侄子中,年齡最大的名字是什麼?(我不知道,這要怎麼算?)
  • 你最喜歡的阿姨名字是什麼?(這就還真的挺私密的,但我個人想不出來)
  • 你最喜歡的舅舅的名字是什麼?(這就還真的挺私密的,但我個人想不出來)
  • 你的父親出生在什麼地方?(故鄉)
  • 你的母親出生在什麼地方?(娘家)
  • 你最喜歡哪位作家?(會變動)
  • 在你的婚禮上,男儐相姓名是什麼?(這種資料應該很公開)
  • 在你的婚禮上,女儐相姓名是什麼?(這種資料應該很公開)
  • 你最愛讀的是哪一本書?(會變動)
  • 你最喜歡的音樂家,姓名是什麼?(會變動)
  • 你一直最喜愛的電影人物是誰?(會變動)
  • 你的第一部車是什麼牌子的?(沒車)
  • 你的第一輛摩托車是什麼牌子的?(這就還真的挺私密的,但我不記得了)
  • 你的第一個寵物叫什麼名字?(蠶寶寶)
  • 你最愛的球隊叫什麼名字?(沒有)
  • 小時候,你通常在什麼地方度暑假?(家裡)
  • 你最喜歡的老師,姓名是什麼?(誰?)
  • 你兒時最好的朋友,姓名是什麼?(有很多啊)
  • 小時候你最愛吃什麼?(這應該很不容易記得)
  • 你的第一個老闆,姓名是什麼?(有打工過的就很不容易定義了)
  • 你出生的醫院名稱是什麼?(要問媽媽)
  • 你最常搭乘的班機編號是什麼?(好囂張的問題)

Update:

這個題目好像大家都很有興趣,其實每一個網站也都能讓人自訂題目,不用緊張。以下是Google的,看看你能憑記憶回答幾題:

  • 您的主要飛行哩程號碼是什麼?(有很多但沒有主要的)
  • 您的圖書館借閱證號碼是什麼?(考上大學之後就沒去了)
  • 您的第一個電話號碼是什麼?(我的還是我家的?)
  • 您第一個老師的姓名是什麼?(如果是從幼稚園算起,我…)
  • 您父親的暱稱是什麼?(怎麼會有這麼不孝的問題 XD)

MOD 愛爾達購買中國大陸戲劇,字幕只要轉檔就行?

最近常看MOD高畫質台,深深覺得高畫質是一個好東西,而且不論是101-103播放的節目,或是高畫質隨選,都相當好看,例如先前介紹的John Myatt 偽畫節目。現在看MOD高畫質101到103,給我一種早年「電視只有三台」的感覺,基本上我看這三台就夠了。現在都很期待愛爾達能夠播新聞,看國內的高畫質新聞,應該更有貼近現場的感覺。

在MOD中也意外發現中國大陸許多節目,不論是戲劇或紀錄片都有HD,也就是對岸所謂的高清,不過MOD看起來字幕大多只有「轉檔」,從簡體轉繁體,就上字幕了。同樣的問題,隨著台灣大學畢業生漢語及中國歷史的素質日漸下降,字幕這種小事又交給小朋友處理,勢必會出現在更多電視台。

但簡體字對繁體字不完全都是一對一的關係,許多字在轉換的過程中,都需要額外挑出來看,例如範與范,在簡體中都是「范」,師範大學范教授,對岸為师范大学范教授。這個字在MOD所有的中國大陸進口節目中,我看是錯誤率第一名,從古裝到時裝,從戲劇到紀錄片,只要出現姓氏為范的,幾乎都變成「範」,所以一堆「範先生」、「範小姐」。

再來嚴重的是蕭,對岸很多蕭姓被改成「肖」,雖然有些本來就是「肖」姓,但多數原本是做「蕭」的。

最近MOD在放對岸故宮的文物介紹,相當好的一個節目,但裡面的邨,因為簡體字做「村」,所以會出現畫面中的書名跟字幕竟然不同的情況。

維基百科這裡有一個簡體與繁體一對多對照表,或許可以給需要將中國大陸簡體字幕轉成繁體字幕時的參考。

除了這種轉檔問題,昨天看 Red Bull Grand Prix 還發現一個小問題。英文的 Cramp 中文一般翻為痙攣或抽搐,抽搐的搐,並不發蓄的音,而做「觸」,結果轉播員從頭到尾一直說成「抽蓄」,打字幕的也就這樣沿路「抽蓄」打到底,整場 Red Bull Grand Prix 看下來,我的胃也幾乎要抽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