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October 2008

圖解高鐵藍橘双色優惠時刻表

By 李怡志

高鐵很有趣,各種規則一直在改變,所以有很多練習資訊視覺化(也就是畫「圖表」或者圖解)的機會。這次是藍橘双色優惠時刻表。

台灣高鐵上一波的改變是自由座外加打折。數據本身沒有什麼可以視覺化的,但現場卻很「視覺」。自由座後來變成挑戰台灣人道德尺度的一個試煉場。在我南北奔波講課的過程中,看過好多次從台北站開始替人占位的例子,有的占到板橋、有的到桃園、新竹的也有。雖然整個車廂都滿了,很多人沒有位置坐,但確有這些不知道該怎麼形容的黑心乘客可以如此厚顏無恥地剝奪其他購買自由座乘客的權利。至於從台北一直占到台中、高雄的,可能是座位上真的有坐什麼我們看不見的東西吧。

這次高鐵的新規定很有趣,是針對尖峰、離峰時段,提供不同的折扣,尖峰時收原價,離峰時打65折,雖然還比不上歐洲有些國家的鐵路公司一樣,可以提供更浮動、更低價的折扣,但已經很不錯了。而且這次的新優惠連周末也可以打折,這個部落格的讀者很幸運,等一下就可以對於價格分布有一個鉅觀的了解。

從高鐵上拿了最新的藍橘双色優惠時刻表,我發現折價的時刻是以每30分鐘為單位來區分的,這整件事情變得比我想像地簡單許多。所以我只有幾樣數據而已,星期幾、時間、方向及折數。前三樣其實都很單純,只有折數是新的。

我的想法很簡單,就是按照每個時段,也就是每30分鐘標示上折扣。高鐵把最優惠的標示為橘色(也就是系統色,希望永遠不要變啊!),次優惠的時段為藍色,這我就不知道理由了,或許是跟橘色有比較大的對比?但原價就沒有標準了。我打算用黑色的,或者灰色的。

單純標示上顏色,視覺化的意義還是很弱。「橘色跟藍色哪個比較便宜?」這比較像是腦筋急轉彎的題目。所以我想要按照實際的比例來決定每個時段的大小。也就是說藍色高度只有85%、橘色65%。然後從星期一開始列到星期日。

高鐵藍橘双色票價表2008-4

這張圖畫下來,大概就可以看出來每天的折價時段了,上班日大致上早上跟下班時是最尖峰,中午前後與晚上最便宜。周五南下的就多了,從下午兩點(!)開始就是尖峰,一直到週六中午左右,是「黑色星期五」。但之後就開始便宜了,周六晚上與周日中午都還可以打65折,所以這兩天要南下,如果沒有一定什麼時候要到,就真的可以挑時程了。

南下的畫好了,北上的也來一張:

高鐵藍橘票價表2008-3

與北上的相較,上班日除了上午的尖峰外,另外一個是下午,而非南下方向的下班時段。周末差不太多,只是星期日的離峰從南下的中午變成北上的凌晨。

這兩張表除了對於高鐵乘客有用外,對於零售業、媒體業或者其他很多行業應該都有參考價值,對於我們經營網路媒體當然也有參考意義,不過話就只能說這麼多了 XD

由於每一天的最後時段跟次一天的開始是有相連意義的,所以應該要放在一整個七天的規模下來看。這下就不用分成南下與北上兩張圖表了。這張圖表可以看得更清楚,上班日每天很規律兩個尖峰,要省錢就只要避開這兩個時段就行。換句話說,如果你在台北等兩個小時可以等到橘色離峰時段,整體的時間與成本還是比搭台鐵自強號省。

周五從下午開始就進入超級尖峰,當然這也是因為高鐵現在只有三種票價時段,我相信如果增加為五種、七種,不會那麼早就是尖峰。從星期五下午兩點的尖峰會一直延續到星期六上午十一點,早走晚走,只要在這個時間內都要支付全額。周日下午兩點後又會進入南下的高峰,持續到星期一早上九點。不過從星期六中午到星期日中午則是減價時段,周末也能減價,很讚!

高鐵藍橘票價表2008-2

北上的情況大致上類似,從星期五下午到星期六早上都是尖峰,周日下午到星期一早上也是尖峰。但離峰的情況跟南下有點不同,星期六晚上到星期日早上有一個很明顯的「北上大離峰」。

上面這兩種方式是提供分析用的,所以我又弄了一張是隨身攜帶用。同樣是每30分鐘一格,顏色保留,格子大小則依照票價折扣來調整,經常南北往返的可以列印出來隨身參考。另外三張點下去之後也都是可以列印的大圖。

高鐵藍橘票價表2008-1

其實上面這一張也可以帶班車資訊,不過我實在沒有那麼多時間,就先放棄。

以上所有資料都不保證正確性,如果有任何疑問,還是請參考高鐵官方網站。如果有任何形式的採用,請務必都標示資料來源,並且連結回這篇文章,謝謝。

人之常情的小劍劍產地直送

政大EMBA之前有一個NPO組,很關心一些社會議題,最近也成立了偏遠地區小學的團隊,看看能不能有什麼方法可以協助這些學校,還有學校內的學生,以及學生的家長們。很複雜,真的。前幾天這個團隊替偏遠地區的教師們辦了一個網路(行銷)的工作坊,剛好我們部門前一陣子才去偏鄉學校當過志工,所以我就過去湊湊熱鬧,順便教些基本的NPO網路行銷。

當天政大EMBA也找來全台灣最知名的稻農部落客小劍劍分享他的實務經驗,並且在我的課程之後也來帶領一部份的討論。

上完課之後,小劍劍從書包拿出一包三公斤裝的「劍劍好米」要送我。無功不受祿啊,特別這些都是粒粒皆辛苦的稻米,為什麼要特別從花蓮把這包米扛來台北送我呢?

在上一屆華文部落格比賽中,小劍劍(本名謝銘鍵)奪得「年度部落格大獎」,是的,就是最大最大的那個獎。偏偏那次比賽我就是評審之一,而且還被分配到寫最大獎的介紹,名字就放在介紹文字的最下面。但千萬別誤會,我只是一個小小的評審而已,不是什麼了不起、有影響力的角色。

不過小劍劍是老實人,古意的那種老實人,本來也不認識我,但是聽說那個寫介紹文的人也要去工作坊,就這樣把三公斤的米從花蓮扛到台北來送我。

台灣的部落格圈有一些人經常可以表演某種魔術,例如莫名其妙出現在某個旅程當中,或者家中的食物儲存容器中會意外出現不知道哪裡來的食物,抑或是非常驚訝讀者寄來了禮物。別人怎麼讓讀者禮物突然出現在家門口或者餐桌上我無法考究,但起碼我的部落格上沒有寫地址,所以真的有人要給我任何東西,得先寫信來問我的收信地址,然後我還得確認對方真的是要寄無害的東西,才有可能給地址。如果真的要驚訝,那應該是寄來不好的東西(帳單、稅單、補稅單)才會驚訝吧。

我當然不會把地址寫在部落格上!所以,小劍劍就這樣把米扛來了。收嗎?其實一包米沒有多少錢,有誰會相信我因為預期有一天小劍劍剛好跟我在同一個活動中當講師並且會拿到一包三公斤的白米,所以當初投票給他,或者撰文推荐?

不過日前某財團「供養」某學術界人士的故事告訴我一件事,有禮貌的那一方並不一定就不會受害,有時候婉拒對方的禮貌,反而是一種體貼。從財團負責人的角度來看,他沒有做錯任何事情。與學校長期合作,並且獲得榮譽學位,等學校主管退休後,給一點點小小協助,財團負責人說:「人之常情」,這讓我印象深刻終生不忘。付出的這一端是認為是百分之百的「人之常情」,未必代表另一端接受了也是「人之常情」,畢竟這現代社會已經發展了「利益迴避」這樣的概念,人之常情有時候心領就夠了。

那,評審能不能在一年後拿得獎者給的小禮物?特別是自己家出產的產品?我看到那包白米時,也看到了一整包滿滿的「人之常情」。後來我還是拜託小劍劍把米賣給我,單單 100% 產地直送我就夠感動了,不過我剛剛才知道我用半價買到米,不好意思,我真的是吃米不知道米價。

100_2718

產地直送的米當然沒話說,非常新鮮,沒有任何其他的不必要出現的味道。香,但又不會太香;甜,也不會太甜。非常非常純真的米。吃了一口就有讓人安心、穩定的感覺。而這樣的感覺,在糧食全球化貿易的年代,對於都會人而言並不是經常有機會感受的。

100_2717

住在哪裡就吃哪裡的食物,對環境好,對身體也好。住在台灣,就支持台灣農業,對大家都好。

從Pictogram風格的日本飲食進口比率宣導片看肥胖與食品進口問題

距離我上一次寫自己減肥經驗的文章迄今,差不多兩年整。這兩年發生很多事情。有些看我上一系列減肥文章的人,不但自己瘦下來了,還成為減肥專家,甚至出了書。但我卻花了整整兩年的時間,重新融入現代飲食生活環境,然後一邊愉快地吃、嚴肅地思索、悄悄地復胖。

對我而言減少體重並不困難,畢竟理論就是這麼簡單,實務也不困難。千百人看了我上一系列的文章都瘦下來了,熱量對照表依然受到喜愛。但我花了兩年思索現代文明人類肥胖根源,然後上溯人類文化、家庭教養、社會風俗、經濟環境、烹飪方式、飲食習慣、食材選擇、感官喜好及物競天擇後,驚覺一般現代人肥胖是常態,若想要脫離肥胖,需要的不是「減肥」,而是重新思索自己與飲食或者熱量攝取的關係,這兩年活生生是一次人體與文化的實驗,質化與量化研究都有。

這一次我重新利用自己建立的新觀念後,目前四星期瘦了3公斤多,但絲毫沒有飢餓的感覺,而且零食、點心也不忌口。不過今天的重點並不是談如何減肥,有機會,有讀者想看,日後有緣再寫。

飲食一直是人類文明的一個發展主軸。如果政府能夠穩定地供應民眾足夠的糧食,依照歷史的經驗,通常改朝換代的機率不會那麼高。如果老百姓吃不飽,馬上就會有耳語童謠,接下來就是不斷的戰爭,直到消費糧食的人口減少到大家都吃得飽為止。為了讓老百姓可以吃飽,以前是直接侵略鄰國,現在不太被允許這樣做,所以許多國家會大量進口食物,或者因為萬惡美國政府的淫威進口許多不一定健康的食物。


這隻日本農林水產省的影片相當有趣(日文發音英文字幕),風格是大量的機械化Pictogram與少量圖表,內容則真實反映了現代社會的人類飲食困局。當我們越吃熱量越高、越不健康時,影響的不只有自己的身體而已。日本有60%的食物依賴進口,所以當許多人去高級超市買日本進口食品時,可能裡面只有組裝製程在日本而已,全部的原料說不定都是從世界各地進口的。台灣人很喜歡去日本吃拉麵,心想「產地直送」,但根據日本官方統計,平均一碗拉麵有96%的食材是進口的,其實沒有多少「日本食物」。

進口食物這件事情用動態思考來畫Flow,會產生一個很大很大的圖表,有經濟、環境、貿易、財政、農業、人口、就業、國土規畫等等環節,牽一髮動全身,而且如果放在台灣與中國大陸的情境下,或者台灣與美國的情境下,都還要把政治畫進來。

現代社會進口食物很重要的一個誘因就是可以用較低的價格取得較高的「熱量」,用最低的成本取得最高熱量是一個很重要的原則,否則就沒有必要辛辛苦苦從海外進口了。進口當然也可以彌補當地食材種類或者產能的不足,不過這並不是主要原因,畢竟會吃DEAN & DELUCA或者去Paul買pain的人只是這個社會中的少數,只有低成本高熱量這個邏輯,才會驅使昔日蔗糖王國台灣今日進口蔗糖、昔日稻米王國台灣今日進口稻米。在這種邏輯下,全世界各國都有可能從中國大陸進口高熱量低成本的食物,而且食物只要從國外進口,即便台灣禁絕了直接從中國大陸進口的食材,除非全世界所有食物都採用嚴格的生產履歷,否則任何加工過的進口食材,還是可能包含中國大陸的食材,更何況,生產履歷就真的不能偽造嗎?

日本的食育是很有前瞻性的,架構與體系都很宏觀、完整,確實是針對現代人類熱量及飲食攝取習慣而來的。食物貿易是很複雜的一個動態系統,除非台灣人的熱量攝取及飲食習慣能夠從新改變,否則很難斷絕進口食物,尤其是那些來自對岸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