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June 2008

環保綠生活之油電價雙漲也嚇不到我

最近這一波油電價上漲,看起來好像對某些人而言很嚴重,每天看著新聞、電視這樣一直疲勞轟炸,我實在不知道心情該喜還是該悲?只能說德國多年生活養成的習慣還是有幫助的。

家中沒有浴缸,水費如果漲起來,我們受傷不多。幾個月前房間的廁所洗手台開始放了一個小水瓢,洗手的水剛好可以沖馬桶。小水瓢不大,兩公升左右,正常狀況下的大、小號都可以沖得乾乾淨淨,顯然目前動輒十公升的馬桶有大幅創新改善的機會。最近有開始思考如何回收淋浴的水,不過這點挺困難的。

房間內也沒有冷氣。如果天氣太熱,電風扇直吹效果也很好。電價如果一直漲,對我們傷害也不會太大。真的熱到不行,冷水淋浴5秒鐘立刻降溫。準備一條溼的毛巾隨時擦拭身體效果也不錯。房間內所有的延長線都是有總開關的,出門全關,減少碳排放。

家裡沒有汽車,只有一台125的機車,騎10公里以內的短程,差不多兩週至三週才加一次油,油價上漲是有一點點感覺,不過每個月只有差幾十元而已。路程遠一點就開始改搭捷運、公車、計程車。台北市的公車雖然無法照時間表行駛,但現在都還挺寬敞舒適的,不過每次上班或周末搭公車,發現車上以老弱婦孺居多,老人多、婦女多,青壯男子的比例超低,我實在很好奇台北市「正常」青壯男子出門都用什麼交通工具?開車又花油錢、又有折舊、又要停車費,搭乘大眾交通工具不是很好嗎?

前幾天看到聯合報上中華電信賀陳旦董事長跟捷安特劉金標董事長對談時,提到應該逐漸限制機車(嚴格說來是用引擎的機車),改成電動機車、自行車。今年初去成都時,看到滿街都是電動摩托車,所以這當然是可行的,我也很希望能夠有方便充電的電動機車,並且像德國一樣讓我免費把自行車推上任何大眾交通工具。只不過我每天在路上,都會看到很多掛「台灣省」車牌的機車在台北市呼嘯而過,更令人可貴的,是那種風雨無阻全靠一台機車的高貴情操。這些同胞住在台北縣、工作在台北市,一天往返可能到達40公里以上,但收入可能不太高。電動機車、自行車能不能讓他們每天穩定地快點上班、回家,這恐怕是在公務上應該有配車的劉董事長與官派賀陳董事長可以一起思考的問題,這是社會階級問題。

除了家中的Reduce外,現在也要開始力行在外活動時的Reduce,第一項就是攜帶水壺。台灣便利商店很方便,外出口渴的時候買一瓶無糖綠茶挺愜意的,價格也不貴,但買久了總覺得製造垃圾量太大,每丟一次瓶子都有罪惡感,所以開始攜帶水壺。除了水壺之外,環保筷、手帕也放進背包當中,看看能不能減少一些垃圾。

現在唯一有挑戰性的就是在辦公室內。辦公室為全棟中央空調,窗戶平常都不開,也沒有幾個窗戶,如果不開大概會被悶死,所以這部分只好當成「共業」。辦公室原本就有比市價低10元(所謂的:「通通便宜十元」)自動販賣機,一瓶 Coca Cola Zero只要5元,很快就會養成習慣,確實也養成習慣了,每天都在丟鋁罐,也覺得很缺德。應該建議公司買幾台用鋼瓶營業用的自助飲料機,這樣成本更低,而且垃圾也會更少。

Vero Possumus!

歐巴馬(Obama)的「候選人徽」因為太像美國總統的徽,引起很多討論。而這個候選人徽上面的口號(Motto)用拉丁文寫Vero Possumus,也有不少討論。

Vero Possumus用的字都不難,Vero是副詞的「真實的」,Possumus是第一人稱複數的「我們能」,每週六讀拉丁文果然有用,Vero還沒有背過,不過字典查一下就有了,維基字典是學習語言的好幫手。Possumus是學拉丁文很快就會學到的字,後來衍生出英文的possible、potent。Vero Possumus簡單來說,就是「我真行」、「我真能幹」的意思。

菁桐國小服務記(Yahoo!奇摩一日志工計畫)

最近社會有一股氣氛,好的氣氛,希望企業能夠隨時隨地認知到自己是社會的一環,要善盡企業公民的角色,擔負企業社會責任,漸漸地這股氣氛從美國傳到台灣來,台灣Yahoo!奇摩員工從今年起每年也有一天的志願服務假。可惜我平常當紅十字會急救教練都在周末,用不到公益假,陪學生上山寒訓也不行,因為學校不是公益組織,只好在公司跟團。

因為Yahoo!奇摩公益剛好就在本部門,平常與NPO多有聯繫,所以M同事就請伊甸基金會協助我們,找到了台北縣平溪鄉菁桐國小,替剛考完期末考的小朋友安排一天的趣味課程與活動,有點類似迷你夏令營的感覺,校長在致詞的時候是希望我們能夠開拓學生的眼界,希望沒有辜負校方的期望。

為了不讓課程太枯燥,所以規畫時募集了參加同事打算開的課程(還有善款),結果我的「簡報技巧」課程被打回票,沒有被學校老師勾選,如果學生幾年後發現在外面上我的簡報課要花錢時,不知道會怎麼想 XD。最後我們提供了「鋼彈模型教學」、「生活花藝」、「趣味成語」、「團康活動」及「益智玩具」活動,而我則淪為「名義主辦人」,負責開始與結束的致詞,代表致贈禮物及接受感謝狀這種雜務。

菁桐國小雖然離台北市不遠,但附近沒有什麼產業,雖然有平溪線的觀光客,不過能夠製造的就業機會有限,所以居民不多,國小學生人數才幾十人,也因此這次活動下來,很多同事都多了「替全校學生上課」的經驗,相當不錯。一天活動下來,感覺上小朋友跟同事都挺開心的,我想很多同事平常忙於事業,志願服務的機會也不多,也感謝伊甸與校方給大家一次學習與體驗的機會,同時能夠到台北市外走走。

因為我是沒有什麼實質用途的「名義主辦人」,所以當然要與校長聊聊天 XD 。曾校長告訴我,現在許多真正需要幫助的學校與學生並不一定在非常非常遙遠的偏遠地區。菁桐開車到台北市才30分鐘而已,距離不到20公里,如果房地產商來這邊蓋房子,代銷業者會寫「轉個彎就到台北101」。菁桐國小有些家長白天需要在外地工作,能花在孩子身上的時間不多,甚至有的家長無力扶養孩子把小孩丟給長輩就消失了,低收入、隔代教養的情形普遍,所以小朋友經常早餐沒吃就來上學。現在很多真正需要幫助的孩子就在大都會當中,或者都會郊區這種一般人認為可能不需要協助的地方,所以資源不容易募集。

還好菁桐國小目前資源看來並不是非常匱乏,目前已經有扶輪3520地區的幾個扶輪社贊助學生的餐費,菁桐最大的問題在於生源不足,隨時有被裁校的危機。最近扶輪社越來越要求每個扶輪社運用本社、友社及國際扶輪社的資源,更深入地服務社會,大家也都知道社會上有很多人需要各種資源的協助,但「供需」兩端的資源如何更有效地被結合在一起,是一個需要大家一起努力的課題。

聽陸以正談蘇丹 Sudan 達爾富爾/達佛 Darfur 問題

去年德國回來後,因為 Spiegel 的非洲專輯,一度點燃我對非洲研究的興趣,但畢竟研究戰線拉太廣了,書買了幾本之後,書架上多了迷你的非洲研究專區,然後就沒有下文了。今年課餘的重心放在商業簡報圖表新書與拉丁文,兩者耗去大多休閒時間,非洲老實說也不好下手,就先擱著。

今天天氣太熱,房間溫度持續在攝氏33度,書越寫心情越煩躁,就看看MOD有沒有啥有趣又免錢的片子可以看,結果找到了龍應台基金會的「你所不知道的蘇丹達佛」。非洲衝突地區很多,達爾富爾只是其中的一個,但這一個又是許許多多非洲種族問題的縮影,是切入非洲的一個起點,悲傷的起點。

蘇丹位於尼羅河上游,與埃及自古有關係,人口中還有許多來自跨越紅海的阿拉伯人,當地宗教、語言、種族複雜。我們在台灣已經看過了,(幾乎)同文同種的人因為想像與歷史的認同互異,就已經有這麼多讓少數有心人士挑起仇恨的空間。非洲許多國家被歐洲人用切蛋糕的方法左一刀右一刀這樣切下去,每一塊裡面都有許多宗教、種族、語言完全不同的群體,再加上政治立場的差異,還有政治權力分派與商業利益不均,背後可以被挑動的仇恨就更大,也更殘忍了,動不動就來一個種族屠殺(Genocide),也造成了達爾富爾衝突

陸以正是新聞界前輩,後來轉成職業外交官,曾經擔任我國南非大使,有非洲現場觀察的經驗,說起達爾富爾問題有一點點萬曆十五年的味道。


檢視較大的地圖

讓我們高喊三次潘孟安、潘孟安、潘孟安

我國第一大報自由時報今天非常罕見地(莫非我少見多怪?)將一位非重大新聞事件人物、也並非國家主要黨政首長的政治人物照片刊登三次,分在三個版上。

那位幸運兒是來自屏東的潘孟安委員,恭喜您!可以在同天同報連續三版出現三張照片,但又不是負面新聞醜聞緋聞,因緣殊勝,阿彌陀佛。

IMG_2599

讓我們來數數看,一、二、三,是不二版、三版、四版都出現一次呢?如果數錯了,可以再數一次哦。

IMG_2600

老實說這種狀況不獨出現在報紙上,現在某些立場堅定(或者還不確定要不要堅定下去)的電視台也很嚴重,因為老闆交代要多多「照顧」這些立場的立委,但偏偏這個立場的立委又是少數,所以這些立委的曝光次數會比上一屆多上許多,原本二流、三流的現在也被迫變成主流,這一屆沒有選上的打開新聞台一定嘔死。

日本雅虎出差照片散記

到日本雅虎開會,是一種很特殊的體驗,跟走在東京街頭散步,或者看日劇働きマンハケンの品格是不太一樣的。

不過我們畢竟還是「客人」,雖然進了辦公室,看到的情形當然跟整天坐在辦公室的同事不一樣。日本雅虎的一般員工座位非常小,大概只有台灣一般員工的2/3大。部長級的座位只 有台灣一般員工大,東京寸土寸金,這也是很無奈的事情。不過台灣的座位也只有美國的1/2大,可以放3個Yahoo!Japan的座位還有剩,日本同事如果到美國開會應 該會當場想要翻桌(但桌子太大翻不動)。

日本雅虎感覺上已經挺「美商」了,不過剛進公司的社員地位還是很卑微,基本上跑腿拿便當丟垃圾這種事情他們都會「主動」處理(這就是所謂的當責嗎?),而且那位同事跟我說他們規定要穿一年的西裝後才能自由穿著,這也很妙。

離開日本前一晚,好像每組自己帶開吃晚餐。因為許多日本同事英文不太流利,所以有些晚餐就脫離了,換來兩個能說英文的。席間不知道怎麼談到了自己讀的科系,當然之後就是學校,結果同桌三個日本人,分別是慶應、早稻田、早稻田,學歷之整齊也讓我嘖嘖稱奇。

Yahoo!Japan經營得挺不錯的,在六本木 Tokyo Midtown

IMG_2469

Midtown背面有一個小公園,很不錯,是整個開發案的一部份,真正的「公共空間」:

IMG_2459

Midtown辦公室外面:

IMG_2482

Midtown大廳:

IMG_2486

Yahoo!Japan在二樓有獨立的入口:

練習透視圖請來這裡

每天要換一張貼紙,一張 QR Code 的出入證:

憑證入場

這一陣子全日本(?)都在慶祝島耕作升任社長,Yahoo!Japan首頁的廣告也一樣:

狂賀島耕作就任啊

開會過程中很多東西牽扯機密照片不能貼出來,只能說日本人真的很厲害,開大會時請了兩個逐步口譯,投影機很多,第一天午餐有壽司跟豬排便當,我選前者,後來發現份量太少:

IMG_2363

這是吸菸室,那兩個是吸菸機,我之前在旅館 Lobby 看過這樣的設施,這次是在公司內看到,對於菸槍很方便:

日本雅虎吸煙室

以前只有在日劇啦、漫畫中看過的大壽司外送盤,這下活生生出現在眼前:

漫畫中看到的壽司外送盤

這是便當,可惜我沒有吃,所以拿了日本同事的來拍一下:

IMG_2381

六本木附近很多酒店(俱樂部),我沒有看到女帝或者孃王,但有一天走回旅館的路上看到一個小姐,確實挺好看的,這是樓下的廣告:

IMG_2403

第二天的午餐是茶泡飯:

IMG_2410

不知道如何吃?有指南!

IMG_2418

成品如下:

IMG_2416

吃完了不知道怎麼收?同樣有指南!

IMG_2419

下午累了嗎?點心是 Dean & Deluca 的:

IMG_2423

吃不夠?還有很多!

IMG_2422

台灣百元理髮停、看、聽外加三思而後行

我身為社會中低階層,而且自己一直認為自己所處的產業是純然 Commodity,所以對於各種 M 型社會左端、或者金字塔底端的商品特別有興趣,也經常親身嘗試,例如百元(千円)理髮,看看這種破壞傳統價格的創新產業流程,到底有什麼獨特的地方。

第一次嘗試百元剪髮其實是在發源地,也就是日本的 QB House 千円理髮。當時我真的是跟日本人的承諾(職人魂)來對賭,因為快要到集合回台灣的時間了,我在東京火車站算準約定的時間,果然剪完頭髮我還來得及搭遊覽車回台灣,一點時間也沒耽誤,我對於整個流程與品質都相當滿意,也十分驚嘆日本人對於服務業流程的創新能力。

IMG_4651

前幾天再去東京,發現QB House依舊,但競爭者也出現了,同時改變了產業結構,畢竟對於只要稍微剪頭髮,不需要 Seto 的人而言,千円可以完成的事情,何必多花錢?既然產業的標準被打到千円後,新的競爭者就要思考怎麼在這樣的基礎下來加值了。我在龜有商店街散步的時候,就發現了比QB House稍微加值一點點,把平價加上一點點奢華的 1300 円理髮 hair cut salon,價格只多一點,但看起來不那麼機械味,店內看起來很溫馨,我感覺QB House的服務人員比較有「工讀生」的質感,但hair cut salon則比較像是「設計師」,既然是設計師,當然也可以指名。上網看一下,這個集團還有1500円的髮廊連鎖 Hair cut salon Ciao

比QB有質感但只貴300日幣的理髮店

台灣人向來以學習皮毛為強項,老實說 QB House 的重要關鍵並不多,我拿50萬就可以從店面、流程到教育訓練完完整整 Copy 一家店了,但台灣這麼多仿冒店,就沒有一家學得像,流程不對、連最基本剪頭髮的水準也沒有。

第一次嘗試台灣百元理髮是在南投的大賣場裡面,因為是上班日的中午,我等演講開始的空檔,完全沒有人等,我抱著促進地方經濟繁榮的心理去剪頭髮,現在想想實在勇氣十足。南投這家業者的名字我記不得了,理髮技術就百元而言還可以,至於流程、設備與日本相差很多就不用多計較了。

第二次嘗試台灣百元理髮就是昨天了。家中附近的大賣場也有百元理髮,但看起來總是要等很久,沒辦法,我住的地方大家都跟我一樣中低收入,百元理髮熱門得很。昨天終於抽出時間,想要嘗試一下,要投幣之前有一位先生拿著他的卡給我,說他不等了,當時我沒有意會到那是一個警訊,就很好心的買下他的剪髮卡。萬華這家大賣場的百元理髮店叫做 F100,裡面三個年輕師傅,剪髮速度並不快,外面也沒有像 QB House 一樣有等待時間的燈號,我等了相當久原本已經排到了,結果還被插隊,外面等的人完全不知道自己要等多久,師傅也沒有能力在10分鐘內剪完頭髮,而且剪完了之後,看起來很多人都不滿意。

等到我剪的時候,明明溝通的是「平頭」,年輕稚氣的師傅一刀就從我的額頭開了一道高速公路下去,店外所有顧客都笑了。師傅一刀下去發現外面客人全部在笑,我也在笑,嘿,他也笑了,安慰我說:「你應該結婚了吧?結婚了沒有關係!」哦,是這樣嗎?先生啊,你剪的是「五分頭」啊,我這一輩子第一次遇到把「五分頭」當成平頭在剪的師傅,還好我這個月完全沒有演講或教育訓練,不然你怎麼賠我啊?我是來剪頭髮不是來練膽的啊!

更糟糕的是,在我開始剪的同時,有一位中年婦女進來抱怨她昨天沒有剪好,其中一位「工讀生」(?)沒有好氣先跟她說沒有問題,後來要求對方重新付錢才能服務。等客戶到外面等之後,三位小朋友,兩男一女,就開始一直罵客戶(!!!!!),大致上就是「這種客戶不要來比較好」、「百元剪髮你還嫌」、「看誰能把妳頭髮剪好你就去那家剪好了」、「你的頭髮我不會剪」、「我不要剪這種客戶」,邊罵邊替店內其他客人剪髮,而那個被罵的客戶還在外面等,而且店內店外並沒有任何屏障,基本上完全不尊重客戶,而且對自己也沒有任何一點點職業的自尊。各位讀者如果下次要嘗試百元剪髮,請務必先三思。

日本東京麻布扶輪社補出席

此次前往東京開會,因為來回都沒有多停留,所以開會之外時間不多,早到的那個下午拜訪龜有與體驗下町風光,返航前的下午就剛好去補出席,順便看看日本人例會是怎麼開的。

老實說要在開會空檔找到地點相近的扶輪社並不容易,此行之前我還是厚臉皮拜託日本同事幫我看看哪一個扶輪社離公司與旅館最近,畢竟我對東京沒有那麼熟,看到日文跟英文的旅館名稱,還是搞不清楚哪裡是哪裡,最後同事發現我們住的ANA Intercontinental(東京全日空)就有麻布扶輪社的例會,我只要開完會「跑」回旅館就可以了。

雖然之前去過韓國德國補出席,大約知道國外的扶輪社餐費與當地物價水準相較,都要比台灣便宜,但日本畢竟是一個物價超高的國家,如果當地餐費與物價水準的比例又高過台灣,地點又在這種五星級旅館,例會餐費就可能相當高昂,所以我預先準備了兩萬日幣的現金。後來在旅館內看了一下DM,原來旅館內包廂的每人餐費也不過就3000到5000多日幣而已,這樣扶輪社例會的餐費也不可能比這個高太多。最後答案揭曉,為4900日幣。

IMG_2501

東京麻布扶輪社吃的是西式套餐,前菜、主菜、點心就沒有了。老實說目前我也只有看過台灣吃合菜,吃得很好,但很貴,如果大家都改成套餐,不會每次浪費一大堆,而且稍微晚到的社友也不用吃剩菜。雖然我日文幾乎聽不懂,但可以聽得出來在報告IOU的時候都是講自己的近況為多,而不是只有歡迎某某蒞臨指導或者祝某某生日快樂、金銀銅鐵錫婚快樂,這點也可以給台灣的社友參考。

或許是因為大都市扶輪社步調快,所以用餐與行政事務是同時進行,30分鐘結束,剩下30分鐘演講或Close Meeting,沒錯,例會一個小時就可以結束。這次的例會是請社友來分享非洲之行的經驗,沒有幻燈片也沒有投影機,純粹口語報告外加當地的貨幣、照片,也是能夠賓主盡歡,所有的注意力都在講者身上。

IMG_2499

東京麻布扶輪社的社友都挺友善的,雖然很多人平常不習慣講英文,但還是很友善地試圖與你交談。當天除了我去補出席外,其實還有另外兩位日本社友補出席,加上報到桌上還放一個補出席餐費4900円的牌子,看來當地社友去其他會補出席的比例不低。

憩

原本以為例會會到2點,這樣在旅館附近晃晃就可以準備搭機場巴士回台灣了,沒想到例會只到1點半,這樣可以閒晃的時間變多了,就沿著旅館後門出去,才發現原來 Suntory Hall 就在旅館隔壁而已,而且前面的廣場就以 Karajan 命名。日本的建築與都市空間規畫是相當有趣的,第一次到東京之後,我馬上就發現在台灣學建築是人生一大錯誤,要學就應該來東京,起碼體會空間的機會要比台灣多,當地建築物配合地形地物立體交錯的空間變化非常靈巧,別人感覺我不知道,但我自己是嘆為觀止,所以當下決定四處走看看商業區的公共空間與人行步道。

沿路看到許多這樣的牌子,而且公共空間很多,都是真正開放給公共使用,而非台灣那種假公共空間,幾個花台把路堵死醜不拉嘰的。

IMG_2538

沒想到隨便走走就走到東京鐵塔。心想身上還有些現金,就上去逛逛吧。如果在東京有半天時間,我覺得上來東京鐵塔看看也不錯,上到中間的瞭望台820日幣而已。

IMG_2566

東京鐵塔大概是校外教學的必要景點吧,裡面最多的就是來自日本各地的中學生,二樓有很多賣紀念品的,有些東西跟機場紀念品商店不同,畢竟主要對象是日本中學生(?),所以更講究「東京土產」、「東京限定」而非日本土產,檔次價格應該都會比較俗民一點。但如果是要買給同事吃的,機場通關之後再買就好了。

兩津勘吉不在葛飾区亀有公園前的烏龍派出所

前一陣子某社會主流刊物的同業採訪我關於「宅」的看法,看吧,大家都沒有看到這一集,因為我的說法完全沒有被採用,我認為宅文化只是某一種的Mania行為,你不能說看漫畫的宅,玩百萬真空管的那群人就不宅。今天趁著開會的前夕,我來示範一下「宅男塾」的宅是什麼樣的行為。

因為日本Yahoo!就在六本木,所以旅館自然訂在六本木。我一下飛機,稍微休息一下,就動身前往東京下町的葛飾區龜有車站,追隨兩津兄的足跡,鄉親啊,沒有做到這樣,不要輕易說自己宅啊。「宅」也是會出遠門的啊!

(本文圖很多啊,請稍待!)

話說龜有車站在地鐵圖上不容易找到,我是搭千代田線直接前往,詳細位置就在這裡。在免費地鐵圖上這站位於JR常磐線上,在綾瀨與金町之間。
IMG_2286

地鐵走到陸上,大概就快到了。
IMG_2127

經過一間集合住宅,原來日本人也會在陽台曬棉被。
IMG_2136

東京地鐵千代田線在這裡會轉成JR常磐線,司機換人。
IMG_2145

然後龜有就到了。從六本木過去搭車要40分鐘左右:
IMG_2160

制服警察兩津:
IMG_2170

便服警察兩津:
IMG_2178

龜有中央商店街
IMG_2185

龜有公園非常小,四周都沒有派出所:
IMG_2268

現實社會中龜有自己有龜有警察署,所以看來不歸葛飾署管?
IMG_2270

現實位置上沒有派出所,不過龜有火車站旁有一個樣子類似的交番:
IMG_2274

小朋友遇到壞人記得找真的警察哦!
IMG_2197

這家伊勢屋是賣當地土產點心的:
IMG_2201

兩津餅乾、兩津銅鑼燒、兩津栗子燒:
IMG_2202

不知道味道如何?
兩津紀念品

我各買了一樣,兩津兄你開心了吧!
IMG_2281

照片左邊的那個糯米丸子師傅很熱情,知道在台灣叫做「烏龍Police」,還告訴我怎麼走去Gamepark:
IMG_2204

會經過香取神社:
IMG_2218

跟來看兩津的感覺有點不同:
IMG_2226

兩津Gamepark是一間以烏龍派出所為主題的普通電動玩具場,粉絲不要懷抱太大的期望:
IMG_2236

等一下大原部長生氣就會爆炸哦!
IMG_2238

小朋友你這輩子可能書都讀不好了:
IMG_2248

很有烏龍派出所的氣氛,但設備大多與此無關,從甲蟲王者、賭博電玩到大頭貼都有:
IMG_2254

Gamepark的所在地Ario是一個很典型的Mall,所以說呢,除了兩津的東西外,其他店面也挺好逛的,我花了不少時間在裡面的書店跟文具店,所以龜有其他景點就放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