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March 2008

如何成功推銷公民投票

公民投票(Initiative / Referendum)本來是一個好東西,但為啥在台灣連續六次都因為投票人數沒有過半而未通過?因為國民黨操弄?

我每次聽到有一些人口口聲聲說尊重民主價值人民智慧,同一時間又質疑別人操作而否定人民智慧時,總覺得台灣沒有在高中教批判思考是很糟糕的事情。身為好的政治人物,應該設法讓民眾漸漸了解公民投票的意義與功用,而不是批評選民(嘿,很多標榜民主的台灣政治人物很喜歡批評不投給自己的人民)。講一個極端的例子,如果這次大選多了一個公民投票案,提案內容是:「請問您贊成降低個人所得稅率至目前的一半嗎?」我想沒有什麼政黨可以說服支持者不去領票、不投贊成票。

為什麼我們從一開始就舉辦全國性的公投?依照台灣民主的軌跡,直選都是先從比較小規模的區域慢慢往上發展,先是鄉鎮市代表、鄉鎮市長、縣市議員、縣市長、立法委員(1947年選過一次,然後就隔了很久很久)、省長(已經退出「政治」了)、總統,經過幾十年,終於所有能夠民選的都民選了。這過程雖然有點慢,有點不順,但最起碼循序漸進,由下而上,方向是對的。假如一開始就先選總統、然後立法委員、縣市長、縣市議員,最後才開放鄉鎮市代表選舉,或許有人會把這種稱為「逆轉」,但很可惜這種的民主進程不會發生也不可能勝。

人民在一次又一次,一層又一層的民主參與中,知道自己的選票可以決定一些事情,而且要承擔一些責任,他就算再笨,也會用自己的智慧去思考。現在公民投票最大的問題就是沒有一個給人民學習與體驗的歷程,沒有試圖讓人民先在小小的範圍中,知道贊成或反對某事之後,確實會有些事情發生,把自己原本交給代議士或者民選首長的委任(Mandate)拿一部份回來。

三立的大話新聞在幾個月前曾經非常密集的介紹美國的公民投票,那段期間部分其實沒多少民主素養的來賓頓時也成了公投專家(依照節目需要,同一群人也曾經是中國近代史、民國情治史、日治台灣史與台灣現代史專家),但是節目中介紹的美國公民投票題目,有多少是全國性、政策宣示性的呢?老實說,這種宣示性的公投,當選民選擇你之後,不就是同時給了你 Mandate 了嗎?節目裡面介紹了很多不同層級的公民投票,很多都是鄉公所層級的,要不要蓋游泳池、要不要舉債建設這種。

台灣過去這六案公投,分別是強化國防(沒過政府就不買飛彈了?)、兩岸對等談判(沒過政府就不談判了?)、討黨產(沒過政府就不討了?)、反貪腐(沒過政府就 不反貪腐了?)、入聯合國(沒過政府就不入聯了?)、返聯(有過政府真的會返聯?),我想很多老百姓面對這些題目時,心中應該會有許許多多想法。

台灣人民絕對不是沒有意見,也不可能排斥公投(或者公投綁大選),但台灣人民(這裡說的台灣人民人數要遠遠大於某些政客口中的「台灣人」)心中真正渴望的,應該是一些可以看得到結果與改變的公投案,Yahoo!奇摩新聞在上次立委選舉專輯中有募集一些人民對於政治的期望(有些人會聯想到後來的希望地圖嗎?XD),裡面有很多都可以當成鄉鎮市區、縣市層級的公投題目,隨便挑一個,「蘆洲五股地區應有大型公立醫療機構」,這種不就是真正的 initiative 議題嗎?政府一直試圖廢止鄉鎮市層級選舉,首長改官派,但如果有這個層級的公投,不就可以制衡嗎?為什麼要喊著民主反民主?地方自治不好嗎?

其實我實在不清楚台灣這些口口聲聲民主的政治人物,為什麼不先在鄉鎮市區或縣市層級推行公民投票。如果我的出發點是貨真價實要導入公投、推動民主精神,而非把公投當成其他事情的手段,那我應該會先從地方層級開始,台灣如果現在開始在鄉鎮市區層級辦公投,十年、二十年後就可以辦那個真正最大的公投了。

乾女兒如何變成幹女兒

從政大借調教育部的莊國榮前幾天一時口快,在選舉的場子上說了一句「乾女兒變成幹女兒」,不知道有沒有勝,不過倒是預先體會了逆轉,或者被逆轉的感覺。

莊國榮用口語的方式,把「乾女兒變成幹女兒」接在任何一個人——不管在世或者往生——名字後面,通常都是大大大不敬,按照德文的說法莊國榮就是 Selber Schuld——自作自受怪不了別人,特別是你同時具有教授與教育部主秘的身份時,更是大大不妥。

不過在什麼情況下,乾女兒會變成幹女兒呢?我聽到莊國榮說這句話的時候,腦袋裡浮現的其實是鮮活的繁簡互轉圖像。在簡體中文裡,幹、乾、干同樣都是干,如果你有微軟 Office Word ,可以打「乾女兒」,然後轉成簡體(工具\語言\中文繁簡轉換),就會出現「干女儿」,再將簡體的干女儿轉成繁體(正體)中文,「乾女兒」活生生就變成了「幹女兒」。當然,如果你用「幹女兒」去轉,怎麼轉最後都也還是「幹女兒」,這是不會變的。

「乾女兒變成幹女兒」這一句話,如果前面不接任何的名字,以書寫的方式拿來作為討論簡體、繁體議題的例子,我覺得挺不錯的。但如果在選舉這麼容易被激化的場合、用口語的方式、接在對手已經往生的父親名字後面,就實在沒有什麼被原諒的理由了。前幾天在路邊看到一篇勸世警語,裡面有一句大約是「氣不平不語」,我覺得挺有道理的,自己默默記起來,也給大家參考。

百萬Pixel的社會行銷版-國際特赦組織的反關塔那摩網站

幾年前有一個聰明的傢伙,一個Pixel賣一塊美金,然後快速致富。現在國際特赦組織把這個概念反過來用,要匯集50萬人,一個人用一Pixel弭平關塔那摩(Guantánamo)拘留所,大約就是「一點一滴拆掉關塔那摩」的意思。

Screenshot

這個社會行銷網站叫做 Tear it Down,活動主體就是透過一人一Pixel的方式,收集50萬人的連署簽名,另外加上部落格、行動指南,希望能夠讓美國廢除這個屢次傳出不人道行為的「疑似恐怖份子」拘留所。連署過後可以看到那張照片變成一個一個Pixel,滑鼠經過每一個Pixel都會出現一個連署者的名字。

行動指南比較普通,捐錢、穿抗爭T恤、貼貼紙、Mail to Friend 就沒了,畢竟議題不是那麼討喜,要號召會難一點。網站裡面有提到一些關閉關塔那摩拘留所的原因,很多台灣人可能會認為與切身無關,不過我舉一個大家熟知的例子,就是朱學恒啦,他經常在美國海關被抓去搜身,一旦被懷疑成恐怖份子,就會被抓到那邊拷打刑求,這樣大家會不會心痛啊,要不要關心這個議題啊?(不要啊?那也沒關係啦……)

另外有一部電影叫做 The road to guantanamo ,台灣我不知道有沒有演過,如果還沒有,佳映要不要試試看啊。

untitled document

台灣奇蹟

越是到了這個密集演講需要訂車位又收到大量扣繳憑單的季節,就越懷疑自己繳稅到底哪裡去了。

可恥!為什麼高鐵跟Ezfly都可以24小時服務呢?

2008/03/13 Update:

有些讀者對於原標題不滿,那我就不放標題,造成不便敬請見諒。

小弟才疏學淺,沒有看過白天開放但夜間會休息的線上鐵路訂票網站,如有讀者知道其他國家也有這樣的習俗,麻煩指正小弟。德國 DB、法國 SNCFThalys 我都訂過了,沒有印象夜間會暫停服務。

同樣的,如果有讀者知道任何國內的政府網站會在 21:00 – 06:00 暫停服務者,也煩請告知,謝謝。

鬥牛士 B.F.C. 風味牛排與 M 型社會

很多人都說台灣沒有「M型社會」,或者「M型社會」是一個假議題,純粹是不肖學者、商人(或商人型學者?)為了做生意方便而炒作出來的。

就像很多名詞到了台灣社會之後意義會重新調整一樣(例如「宅」或「宅男」),大家也不用太拘泥大前研一到底怎麼詮釋了 M 型社會,媒體一般講 M-shape Society 也沒有那麼嚴肅,簡而言之就是描述一種常態分配曲線兩端成長快速增加,但中間的峰成長減緩甚至減少的狀態或過程。

雖然常態分佈看起來還是一個曲線:

MSociety1

但如果畫成「成長率」,大致上就會出現一個類似 M 的東西。

MSociety2

不需要懷疑這種趨勢,我畫過很多數據,都會出現這種兩端增加、中間減少的情況。

為什麼呢?因為越來越多人消費的時候會將部分預算集中在能力範圍內最好、最貴的東西,剩下不需要最好、最貴的領域,就直接跳至最差、最便宜的選擇,而價錢、品質中庸的商品或服務,就在這個過程中被忽略了。所以 M 型是每個人消費世界的小宇宙,當大家都 M 型消費的時候,整個社會的消費型態也就會漸漸 M 化。

就拿吃牛排來說好了,吃牛排這個需求我是有的,但我只要「吃到牛排」就可以了。但同一時間,我又希望吃得「好一點點」,最好是在室內,不要一陣風來就吃到滿口沙塵。我同一時間就在我的能力範圍內,朝 M 的兩端搜尋。我只能負擔得起200元的牛排,說實在沒有什麼好挑的,在價錢上我只能往 M 的左端選。但在這麼多200元牛排當中,我發現了鬥牛士也有B.F.C.風味牛排,顯然在這個價位帶中又是 M 的右端。所以昨天我就去了萬華家樂福樓上的鬥牛士B.F.C.風味牛排享受一下同時身處 M 兩端的感覺。我知道在大部分讀者的眼中,這可能連 M 的左端都排不上,現在大家都要吃什麼鮮切、低溫熟成的牛排,一個人動輒要兩、三千元,不過這是選擇的問題,你這裡選擇了最右端,一定得在另一個地方選擇最左端。

吃了鬥牛士B.F.C.風味牛排,覺得還算可以,在200元牛排中算相當不錯的了,沙拉、湯、飲料跟甜點都有。除了座位擁擠一點之外,我覺得賣300或400元,大部分台灣人也吃不出差別。為了讓自己感覺不是那麼M左,所以又點了瓶迷你的葡萄酒,結帳時兩個人才5百多,很好很便宜!

我以前對於鬥牛士的印象就是「鬥牛士」,牛排很大塊,價錢,嗯,對我而言很貴,吃一次鬥牛士的感覺就像以前在德國吃 Maredo 一樣。這次發現鬥牛士有了平價牛排,心想老闆應該也看過相關書籍了,或許也開了更貴的牛排館,上網看了一下,果然發現一家看起來不是我這種人吃得起,對我而言已經在下一個 M 的右端的 Toros ,一個 Set 也得要千元左右。

吃完了鬥牛士,下樓看到這裡也開了百元理髮。我在東京剪過一次千元日幣的 QB House,印象不錯,有一次在南投演講前也曾經去家樂福剪過一次,招牌也是藍色系的。昨天看到這家感覺上名字與色系都不同,不知道是不是又是一家新的競爭者。

我看到台北市內的百元理髮後只有一個感覺,那就是現在生意越來越難做,M型消費是血淋淋的趨勢,同樣是平頭,如果有百元理髮,那我為啥要花兩百或三百呢?如果你不調整,例如直接往最右邊走,或是成為「左邊的右邊」、「右邊的左邊」,在定位不變的情況下,也不用相信政治人物沒有根據的說法了,把你活生生打死不是別人,就是親愛的台灣人。

年滿20歲才能參加Google Adsense計畫?(20禁)

前幾天登入 Google Adsense 後台看看自己網站現在一天到底是賺1毛美金還是5分美金時,突然跳出一個新的合約,顯然是合約有所變動,我若不同意合約,連一天5分美金也拿不到。

IMG_9974這基本上就是一個:「沒人逼你參加,既然你主動要參加,一切都要以感激的心情來奉獻」的合約,可惜這個合約不像我國修改法令時有現行條文與修改條文的對照表,所以我看不出來自己權益哪裡可能會受到影響。

不過合約第一項「計畫政策」中有一行文字是我以前沒有注意到的,那就是「您加入本計畫即聲明您至少年滿 20 歲」。我自己是年滿 20 了,好險,但如果我的認知沒有錯,也就是說,沒有滿 20 歲的人要置放 Google Adsense Code 可能違反合約,或許帳戶要請一個年滿 20 歲的人來開設?我知道台灣有不少未滿 20 歲的積極部落客也都放了 Google Adsense 廣告,或許該找個時間跟家裡滿 20 歲的大人,或者自己的法律顧問聊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