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June 2007

轉貼Video做公益 – 陽光基金會

這支陽光基金會廣告其實已經不新了,不過我昨天又收到一次。既然有人轉寄,就表示還是有人沒有看過。

Web2.0的時代了,想要做公益、做功德不用真的轉寄「重達」3MB的檔案,只要轉寄連結,或者張貼在自己的Blog上,傳播的效應不會比轉寄小。想要轉貼的請使用下面這段碼,謝謝。

順便再夾帶一下董氏基金會的「華人戒菸網」,如果你在Blog文章中偶而不小心提到「戒菸」的話,可以連接到 http://www.e-quit.org ,也是做公益囉~~

Blogger 收到不請自來的公關行銷禮物怎麼辦?

話說前頭,小弟並不是反對針對Blogger進行公關或者行銷,民主社會只要不違法,什麼都可以。小弟堅信Blog或其他形式的網路個人媒體會對未來人類社會的傳播行為有極大的影響,雜誌專欄這樣寫、演講也這樣說,既然Blog是一種個人媒體,那麼公關、行銷會在此發生是必然的,動腦雜誌的讀者,應該也看過小弟針對Blog公關、網路行銷的一些建議。但,部落格行銷、公關怎麼只剩下花錢買報導了呢?是行銷人員的素質有問題還是Blogger素質有問題呢?

針對Blogger做公關的Stakeholders不只有廠商與Blogger而已,特別是「用錢買報導」的時候。從廠商與Blogger的角度來看,這事兒一個願打一個願挨(搞不太清楚到底誰打誰挨),外人沒有什麼好說的。可是Blogger與讀者之間的關係就不一樣了,當明確的利益介入後,很多讀者並無法分辨她/他崇拜的Blogger到底推荐某一項商品時是以哪一種身份出現。使用者?販賣者?傳銷者?收費代言人?

如果Blogger與筆下推介的產品服務之間只是單純的消費關係,大概不用特別敘述,除非你的Blog通篇都是置入的文章,難得福至心靈願意「免費」來寫一篇,我也不反對因為這樣而特別標示「這篇沒有拿錢」。如果之間的關係超過了單純的使用/消費,小弟認為Blogger只要誠實面對讀者(雖然贊助者不一定喜歡),清楚揭露文章背後可能的利益,那麼讀者也能自行判斷,這種Blogger不應該受到責難,反而可以成為大家的表率。就算是整個Blog中的每篇文章、每個連結背後都有利益交換,但讀者在按下連結、或甚至閱讀文章時心中有一個判斷的基準,這樣就沒啥好批評的。嚴謹的傳統媒體不就這樣過活嗎?依舊可以造就偉大的紐約時報、時代周報(Die Zeit)。

不過呢,根據小弟從事媒體多年的經驗,人非聖賢,只要有絲毫一點點的利益衝突存在,都會影響下筆的動機、意願、內容、立場。今天如果某公司主動提供我一台數位相機、一次價值數萬台幣的旅行、永遠不用繳費的電視預錄系統,然後跟我說:「本公司素仰李先生風骨,小小贈品不成敬意,無須掛念,也不用替我們宣傳,這純粹就是禮物而已。」當我收下禮物之後,然後開始感受到背後的價值的時候,我的心裡會不會有那麼一點點絲毫的影響呢?廢話,我人還活著,當然會受到影響啊!

如果你想要保持Blog的純淨,思維完全不受到任何外力影響,這裡再提供紐約時報新聞倫理手冊(Ethical Journalism)的範例做為參考。紐約時報經營那麼久了,當然知道東西寄來除非丟掉,否則記者難免受到影響。但直接丟掉對方並不知道,到時候還可能在外面講「某某人收我禮物也不知道回饋」或者「某某人就是收了我的禮物才寫對方壞處」,與其這樣不如直接退回。這封拒絕信是在手冊的附件 A ,標題是「Sample letter declining a gift」,試譯如下:


親愛的 XXXXXX

您最近寄來的禮物讓我又驚又喜,很感激您沒有忘記我。

不過您的禮物可能陷我於不仁不義的尷尬之中,因為紐約時報禁止記者與編輯從他們報導的相關人物或團體獲得任何好處。我們報社不願意擔冒這樣的風險,讓人家誤認我們會因為利害關係人的好處而特別深入報導某些新聞、或者逃避某些爭議性的話題。

我必須心懷謝意退還您的禮物,也希望您能體諒我的處境,感謝您的諒解。


但Blogger不是記者,沒有什麼Guideline好拿來推託的,更何況退回禮物自己還要貼錢,這樣的成本也未免太高了。還好,99.9999%的Blogger不會把自己的實體地址放在Blog上,不像記者都會在報社桌上看到禮物(台灣會直接將家中地址給公關方便遞送禮物的記者也很多 XD),所以根據小弟實際的經驗,公關、行銷要寄禮物給Blogger之前,通常會先:

  1. 詢問有沒有意願寫(通常就是要你表態願意用文章換禮物,確定對價契約成立)
  2. 禮物寄送地址(銀貨兩訖,貨到寫稿、玩完發稿)

問也不問就直接寄禮物給Blogger的機率很低(倒是新聞稿寄到E-mail信箱的多到不行 T_T),除非是可以網路下載的軟體或Coupon。

所以,如果你想當一個「純淨Blogger」,盡可能讓自己不受到外界干擾,或者不想見到這種低俗「用錢換報導」的歪風,下次接到公關或者行銷的電話、E-mail,詢問要不要禮物、旅遊時,就直接表明「禮物不要寄給我」、「我不接受免費旅遊」。

將Blogger納入Pitch的對象,針對Blogger公關或行銷是必要的,可是公關跟行銷不等於「用錢換報導」啊,這樣Blogger PR或部落格行銷還有什麼專業或者創意可言?要做到不花禮物、不送旅遊大家還爭相幫你推銷,這樣才是高招吧!?

衛生紙上放什麼廣告

做為一個偉大先進、有夢最美的國家,公共廁所放衛生紙是話題嗎?應該不是才對。人家沒有我們偉大的國家都放幾十年了,怎麼變成台北市公廁放衛生紙大家廢話這麼多?

也有人擔心衛生紙會被幹走,加上國家預算不夠,所以建議衛生紙上放廣告。做為一個誠實的納稅人,老實說我認為只要多開除不適任教師、打混公務員、將虧本的國營企業民營化,衛生紙錢就有了,一點都不用擔心。我寧願把稅拿來買公廁衛生紙,也不願意豢養少數浪費稅金的不適任教師或打混公務員「一輩子」。

至於衛生紙能不能放廣告?這就看創意了。這次去歐洲剛好在海德堡的某一間餐廳廁所內看到擦手紙的廣告。廣告中甚至還有 Coupon (Gutschein),不過拿這麼大張而且形式特殊的 Goupon 去買東西可能還真的需要一些勇氣。

這台ILLE衛生清潔公司的擦手紙機除了有廣告之外,還是感應式的,不用自己亂拉,十分先進,目前有放這種廣告的點多達16000多個,果然能夠放訊息的地方就是媒體。根據 ILLE 公司自己的統計,只有 9% 的人對這種廣告感覺負面,72% 表達正面,19% 沒有意見。廣告表現空間很大,最大可以接受長達72公分的廣告。價格不算便宜,每個月每公分高的廣告要價 650 歐元。

衛生紙廣告

至於與排泄物接觸的衛生紙能夠放什麼廣告呢?如果拿來放些腸胃用藥的廣告應該不錯,量太多、量太少、黃金先生害羞都有市場。女性衛生用品的應該也不錯(保證比這張衛生紙柔嫩一百倍!)。速食店拿來放 Coupon 說不定也能夠吸引一些生意。

選舉到了,或許也有些政治人物會願意替對手買這種衛生紙廣告,特別是黨內初選選輸的那些,想著對手的臉正在「吃X」,晚上也睡得香甜一點。

扶輪補出席經驗談

前一陣子去了歐洲,出發前決定要找機會「補出席」。

「補出席」(Meeting Make-up)是國際扶輪社(Rotary)一個非常聰明的設計,因為扶輪社要求社員的出席率(很嚴格),所以無法參加自己社例會時,可以透過補出席的方式來滿足出席率。感覺上是一項「不得不」的行為,實際上是協助社員到異地迅速認識當地人的極佳方式,看似「義務」,實乃「權利」,如果語言沒有太大的障礙,不應該貿然放棄。而且補出席很自由,想去哪個扶輪社補出席都可以,事先也不用通知,不論在旅遊途中或商務出差時,只要時間配合都能去。

扶輪社有一個線上目錄,查到適合的地點與時間之後,最好再上該社的網站查看看,畢竟我也是這次才知道國外很多社的例會會在中午與晚上交錯,去錯時間就不妙了。

決定補出席之後,就向社裡要了幾面交換用的小錦旗,放到旅行箱就出發了。但畢竟是第一次補出席,所以參加例會之前還「勘查」了一次,詢問櫃臺是不是第二天晚上真的有例會。國外許多有扶輪例會飯店門口或大廳都會有扶輪標誌,很容易辨別,看到之後詢問櫃臺應該都會有詳細的資料。

到了補出席的例會場地,因為早到了一點,所以半個人都沒有,不過飯店的服務人員就已經開始來服務了,親切奉上柳橙汁。第一個到的是秘書,手腳很快,馬上讓我填出席單,社長過沒多久也到了,招待十分親切,而且每個社友都來跟我握手,在那人生地不熟的異地。如果我是到「貴寶地」做生意的,那補出席實在是太迷人了。至於費用,一般都是例會前就主動繳納,讓我驚訝的是這個扶輪社的例會餐費比台灣的還低,所以也不用太擔心。

例會開始後,補出席的社友依照規定在會務時間會被介紹,但我沒想到起立揮手之後還被要求「致詞」,只好隨便講兩句蒙混過去,顯然下次補出席前要準備一些場面話介紹自己跟台灣才不會尷尬。

這個扶輪社的餐點很簡單,一盤主餐、一盤點心就打發了,重點還是在例會活動。他們的例會活動實在太有教育意義了,竟然是幾個社友宣讀一篇介紹水資源的廣播新聞專題,連串場音樂也有,這種活動我在台灣還沒看過。晚上七點半報到聯誼,到十點才鳴鐘散會,時間也比我在台灣看到的例會要長。最後與對方社長交換錦旗,我的補出席兼全民外交就功德圓滿了。

這次補出席的經驗十分良好,大有「參加扶輪、走遍天下」的感覺,果然是一個國際性的大社團。席間一位非常熱心的社友力邀隔日去參觀他的公司,題外話就不在此贅述。

歸納一下在國外補出席的小小幾點心得,供有興趣的社友參考:

  1. 攜帶錦旗、扶輪章、扶輪名片
  2. 線上目錄查詢目的地/所在地的例會地點、時間
  3. 繳納餐費
  4. 填補出席卡、Guestbook
  5. 簡短致詞
  6. 交換錦旗
  7. 回台灣交出席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