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May 2006

看守所吃什麼?

2004年的最後一天,天空下著不大不小的雨,我騎著機車從台北市直奔土城,然後我進了台北看守所,採訪。還記得為了凸顯農業政策矛盾而放炸彈的楊儒門嗎?

那是我第一次進台北看守所,孔子入大廟每事問,我去採訪則是每事拍。最近有位醫師被羈押於台北看守所內,大家紛紛討論看守所生活,包括囚衣啦、伙食啦、雨傘啦、閱讀刊物啦,建議台北看守所應該乘機仿效台鐵的鐵路便當,除了鳳梨酥這些東西外,應該將所內所有物品商品化,例如「看守所便當」(保證營養均衡)、「綠色囚衣」(各種Size齊全)、「黃色小雨傘」(遮臉不遮雨)等等,如此才有經費從土城遷離,同時減少納稅義務人的負擔。當然,現在要出紀念商品絕對不能漏掉盒玩,建議各看守所都自己出一套地域限定版,這樣才能活絡網路交易。

看守所吃啥呢?我當時看到展示櫃也覺得新奇。看到BBS上有人看到文字菜單後遂與軍中伙食比較,我不知道現在軍中伙食怎樣,但我當時看到的收容人伙食確實比我去成功嶺時要好。話說回來,看守所收容人未來不一定會被判有罪,有些說不定也是被誤抓的,既然還是無罪之身,吃得比軍中好也沒啥好驚訝。

Brench Prison of Taipei Prison 5

既然大家對於菜色這麼有興趣,建議各看守所可以將菜單(附上照片)以RSS的形式發布。

雖然看守所準備的菜色不差,家屬去探望收容人時總還希望替他們補充些營養,所以外面有幾個攤位賣「會客菜」,都是口味很重菜色。題外話,這一張照片是我Flickr的第一張照片。

Brench Prison of Taipei Prison 1

我看電影達文西密碼

這次去美國出差,剛好被電影《達文西密碼》的宣傳掃到。畢竟國情不同,宗教也不同,所以達文西密碼對於老美而言,並不是一部普通的電影,加上之前小說已經紅遍半片天了,上映當週美國可謂「達文西密碼週」,一點也不為過,去了幾家書店,都有達文西密碼的平台;翻開報紙,達文西密碼電影的介紹也是滿滿滿;打開電視,記者就直接在梵諦岡聖保羅廣場採訪神父對於電影的看法,Sony Pictures這次不知道耗費多少行銷廣告預算?

在美國沒有時間看(也看不懂),當然要回台灣看中文版。達文西密碼的小說我是看過的,而且是被迫看、不得不看。早在2004年繁體中文版還沒有出版時,就有看過英文版與簡體中文版的朋友爭相推荐,不過後來一直無法抽空。但為了協助翻譯此書,所以才在今年初以很短的時間內看完了Dan Brown的第一本小說《數位密碼》及最賣錢的《達文西密碼》。撇開宗教與歷史不談,我覺得丹布朗這一系列的小說真正的核心是密碼與解密,兩本小說都在無窮無盡地解密,而且一直解到最後幾頁,其他的東西如國家安全局、聖杯等等,反而都只是層包裝密碼的皮而已,只是達文西密碼的那層皮在美國與基督教掀起了不小的波瀾。

可惜的是,電影達文西密碼是要賣錢的,不是學生實驗電影,卡司陣容要堅強、劇情要緊湊、動作要刺激,導演沒有那個時間把小說中所有的密碼慢慢解出來,而且背景說明少得可憐,蘭登教授在羅浮宮解密碼的過程幾乎可以比擬科幻片,靠的是天賦、而非知識,小說中花很多時間著墨的五芒星、達文西、Mona Lisa啦,在電影中幾乎都消失了。

對於沒有看過小說的觀眾而言,fine,達文西密碼不能算難看的電影,導演真的很努力在拍,是一部殺時間的好電影;但如果看過小說再去看,就會覺得少了那種解密的快感,感覺就像看沒有前戲的A片,很多細膩重要的場景全部省略,馬上進入真槍實彈的階段,如果沒有看過小說直接看電影,走出電影院重見天日的那一刻恐怕會問:「這部片跟達文西到底有啥關係啊?

申請美簽經驗談

早上去美國在台協會辦了美國簽證,不同於1997年,現在美簽困難許多~~提供小小經驗,供各位參考:

  • 第一關要繳納所有電子用品,包括手機、iPod、PDA、筆記型電腦,所以沒有必要就不要帶那麼多東西
  • 第二關是金屬檢查
  • 第三關,其實也不能算關,會有許多工作人員幫你反覆檢查表格有沒有填妥,我自己DS-157(16-46歲男性專用,也就是說,for men only)漏填了兩樣東西:
    • 國小之後的完整就讀學校,我只有填大學以上(就滿了),所以臨時又補寫;
    • 在美國的連絡人,以為DS-156填過就不用再填,結果要補填。
    • DS -157因為不能在網路上填寫,我也脫離了用「細字筆」的時代,表格那麼小,很多欄位都填不上。其中有一欄是過去10年去過的國家,這過 去10年我去過將近20個國家,還要註記年份,所以我乾脆用電腦打一張當成Attachment,沒想到可以接受。早知道就讀的學校也打在同一張。
  • 第四關是檢查收據,其中資料處理費是有發票的,但美簽費用本身沒有
  • 第五關是核對證件、照片之類的,我一開始以為那就是面談
  • 第六關是指紋檢查,這一關我就漏了,結果被叫回去,所以慢了3分鐘
  • 第 七關才是Boss關:「面談」。面談的快慢就差很多很多了,因為大家都在後面排,所以你可以看到別人面談的過程,大致上都講中文,少數講英文。每個人時間 相差很多,有的三兩句話就放人了,預期停留時間越久的,好像面談時間也越久。實際上看到一個案例跟女性朋友分享,面試時穿著還是盡量端莊合宜,不要過份暴 露,否則應該會耽誤不少寶貴的時間。

當然這七關之前還有第零關,就是網路申請。根據美國在台協會的資料,網路填表後,通常能夠預約到最快的面談時間是9天後,我自己的經驗是6天。

從8:00放人進去,到我領回自己的手機等物品,總共花了50分鐘整,心理感覺彷彿已經2小時了。

看看別人都在看什麼 – Share your OPML

到最後,這又會成為另外一種強者恆大的名單,就像Technorati Top 100Bloglines的一樣。新人不知道要訂啥,當然又會參考這些名單。

OPML是一種描述RSS的XML,許多RSS Reader都可以將自己的訂閱清單輸出成OPML。Share Your OPML計畫希望大家把OPML都丟上去,然後:

過去幾年這些名單都一直以「英語最大」的本位邏輯在思考,如果未來不提供分語言的排名,嘿嘿,Technorati Top 100在可見的未來,裡面絕大部分的Blog可能都是簡體中文的(Web 1.0操作Blog的新浪博客第一名了)。Share your OPML的Top 100會不會變成這樣呢?這得問問新浪博客了。

從不可能的任務III到軍火之王

晚上原本想去看「別的」電影,沒想到西門町電影街被《不可能的任務III》「洗版」,幾乎每一家都在演,而且是集中火力地演,報紙的電影時刻表中,不可能的任務那塊特別綿密,只能說,遇到這種超級大片檔期,你想看別的片子,也算是不可能的任務,就像上次演《功夫》一樣,西門町幾乎沒有別片可看。上次我默默抵制了功夫,這次想說反正我前兩集都沒看過,就算是捧場吧,還是乖乖掏錢去看了數位版。

看沒多久,我馬上想到去年的《軍火之王》。

都是基層公務員與軍火商對幹,只不過男主角的立場不同而已,一個是軍火商、一個則是基層公務員。軍火之王的Yuri Orlov就是Mission Impossible III的Owen Davian,湯姆克魯斯飾演的Ethan Hunt不就是軍火之王的Jack Valentine?

Valentine在軍火之王逮到Orlov又怎樣,Orlov馬上就被放出來了。同樣的劇情在M:I:3被放大了,政府不但放人,而且背後牽扯的「國家利益」之大,大到把所有牽扯的國家公務員全宰了也不遺憾,但用到戰鬥機、飛彈與武裝直升機劫囚,這算是創意嗎?若不是因為此片為超級商業動作片,否則這種軍火商若真的被不長眼的檢警逮了,應該是像軍火之王這樣默默地放出來。

原本代表幸運物的「Rabbit’s Foot」,一直是全劇的關鍵。搞到最後,原來這幸運的兔腿就是小布希所謂的「大規模毀滅性武器」(
Weapons of mass destruction),當Musgrave嚴正告訴Ethan兔腿真正的目的是要讓中東國家建立民主制度時(國家利益至上),我不禁狂笑起來,拿這來諷刺小布希政府也未免太直接了點,可惜電影院此時一片鴉雀無聲,實在不知道這一段到底是不是刻意安排的笑點。

另外一點讓我很擔心的,就是Julia最後狂搥Ethan胸部這一段。美國心臟學會2005年版CPR已經改成30:2,即30下按壓(減少中斷)配合2次口對口人工呼吸,Julia身在美國用的是舊版15:2不說(壓額抬下巴也不確實),最後發現15:2的CPR沒用了(可見,AHA並沒有置入行銷),竟然瘋狂搥擊胸部(顯示該醫院BLS訓練還不夠徹底),結果這樣人就活了。希望以後教CPR的時候,沒有學員問我這樣的問題,否則我只能說:「你去搥Tom Cruise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