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February 2006

試作 – 區域立委73席縣市分配圖

台灣立委席次

不知道立委席次是否又會被翻盤,但在翻盤之前,2007年的立委選舉就只有73席,其中北台灣席次最多,台北縣12席(!)、台北市8席,兩者相加就有20席。桃竹苗10席,中彰投14席,雲嘉南10席,高高屏12席。花東雖然面積奇大無比,但,2席,至於面積小到不行的離島,一共3席。我原本以為新竹縣跟桃園縣是差不多規模的,沒想到實際上差這麼多。

這種比例地圖看起來很簡單,不過畫起來,嘿嘿,要兼顧地理位置、大小、區域,難度高過俄羅斯方塊。我電腦裡面還有一張是人口比例圖,怎麼畫怎麼不滿意。

我很幸福,我都經歷過了

昨天去國家音樂廳聽一場國樂表演,實在令我驚訝不已,原來台灣人自豪是有原因的。

我應該不算是很挑剔的那種聽眾,也不認為一定要盛裝打扮才能欣賞音樂,但在音樂廳中還是有些最基本禮節得遵守,以免壞了別人的興致。

昨天的票是花錢買的,不過打了折還自動升等,算是相當不錯了,但這也不代表我就要忍受附近坐滿沒有水準的聽眾啊?坐在後面的一位老兄,從頭到尾一直發出吸鼻涕的聲音,我說啊,老兄你有這種習慣或毛病,請買樓上兩翼的座位,比較不會吵到人,到時候你要吸在強拍或是弱拍都可以。

IMG_4025這位老兄吸鼻涕聲聲不斷就算了,手機還會響,手機響也不掛斷,更糟的是,他老婆還很大聲問他:「你幹嘛不掛?」真懷疑這些人是不是因為表演賣座不好,被花錢請進場充人數,所以一副大爺大娘的姿態。真以為你們是大宅門,請戲班在自己家中表演啊?一場表演下來,距離我2公尺內一共有3隻手機在啷,很好啊,下次國家音樂廳應該進場檢查手機,或是安裝阻擋訊號的裝置吧。或是乾脆安排一場《手機風情—鈴聲啷啷啷》的表演,每個人買票的時候還要附上手機號碼,到時候二樓啷完三樓啷,記得要看指揮啊。

手機、吸鼻涕已經夠糟了,還有人會跺地板,你們是DDR玩不夠還是怎樣?要跺去中正紀念堂廣場跺,不要在音樂廳裡面跺啊你們。我知道全世界沒有任何一間音樂廳會提醒聽眾「表演中不要跺地板」,但也不表示你們就可以啊!

第三個節目,是吳雅慧小姐的笛子協奏曲。後面那一群沒水準聽眾看到獨奏者出來,又用台語一直念「大陸仔」,進場念、表演結束也念,人家吳小姐是台灣人吶,你們是在不爽啥?

以為這樣聽眾的水準已經夠低了嗎?沒有。還有拍照的、吃東西的。同樣的,2公尺內被我看到吃東西的就有4個人。以為是在看電影嗎?還是你們買的是有可樂、爆米花的雙人套票?

至於每個樂章中間都拍手,這就不要說了。這雖然不好,但跟吃東西、拍照、碎碎念、跺腳、手機啷、吸鼻涕比起來,至少沒有干擾到我,比起來算是美德了。我第一次去國家音樂廳已經是快20年前的事情了。那時的我絕對想不到,我有一天會在國家音樂廳遭遇到這種水準的聽眾。要不是壓軸的申婷小姐技巧出神入化,讓我稍微平復一點,否則我真的很想扁人。

這又讓我想到另外一次表演的壞經驗。主要由全民納稅供養的公共電視偶爾會播出藝文表演,這本來是很好的,但你如果有幸參加過被公共電視錄影的表演,看到那種節目大概會很不爽。公共電視這些轉播當然都不是專門為了電視播出的表演,現場必然還有觀眾,而攝影機就安排在觀眾席中。可能是我運氣比較壞,或是耳朵比較好,攝影師耳機中導播的指令,我一個都沒漏掉,而且攝影師大概是太專注了、太認真了,認真的攝影師好帥,真的,絲毫不知道他旁邊還有其他聽眾,或是他覺得在為公共電視工作就應該是這種態度,所以跟導播對話的聲音大概舞台都聽得見。我知道「為人民服務」很偉大,但公共電視就有權利犧牲其他聽眾的權益嗎?有嗎?

鮪魚土佐船 – まぐろ土佐船 – 書介

原本是想去租火影忍者,沒想到要看的那幾集已經被借走了,只好隨便亂挑。小時候可以看那種劇情有連貫的連載,現在不行,一定都是等到出了幾十本之後,才開始從第一本看起,否則就要看劇情沒有串連的漫畫,例如《小職員週記》、《烏龍派出所》,或是最後一本上面有打一個「END」的、大約十本之內的作品。

沒想到這樣亂挑,被我挑到一部相當有趣的作品《鮪魚土佐船》。孟子曾說:「且一人之身,而百工之所為備」,小時候沒有感覺,但年歲徒長,才發現一日之所需,恐怕萬工也難為備,所以對每個工作都很敬重,也喜歡了解每個工作的內容、甘苦。無法親身體會的,就只好透過電視、電影、書籍或漫畫了。

《鮪魚土佐船》也是一部介紹職業的作品。原作者斎藤健次曾經數度登上「古老的」鮪釣漁船,擔任料理長(コック長)一職,鮪魚土佐船應該是混合他在船上真實經驗跟虛構而成的一部有趣故事。

我知道遠洋漁業很辛苦,但不知道有這麼辛苦,日本人愛吃的鮪魚,背後都是漁民的血汗。而且在日本的遠洋鮪釣漁船上,最大的是負責決定前往什麼漁場的漁撈長,船長反而是老二,故事中的漁撈長因病下船了之後,船長才終於有機會暫代漁撈長的職務。我也從來不知道遠洋漁業是牽扯金額如此龐大的工作,出海捕魚一趟的成本要台幣幾億,雖然一尾上好的鮪魚可以賣到上百萬,但成本也差不多那樣了。漁船要錢、燃油、魚餌、薪資……在海上航行,一天成本也是幾百萬,可怕。

船上是一個封閉的小社會,而且每個人的工作都很固定,累了不能換班、調職務,除非下船,否則再怎麼不爽,工作還是得做完,人際關係出了問題,還是得每天在一起工作,如果能力稍微受到心情或病痛影響,馬上會影響漁撈作業,瞬間成為漁船的困擾,也可能隨時被巨浪吞沒、淪為波臣。在充滿男子氣概的表面下,實際上是一個壓力大到很難讓人豪爽的工作,也難怪海上喋血時有所聞。

男主角斎藤雖然身份是船上的廚師,不過每天負責眾人的伙食,對漁船上每個工作的內容也十分熟習,除了典型的男子角色外,他也不忘描繪一些不太Man的角色,例如有經驗的老頭、少一根筋但開朗的傻蛋。

同名小說原著曾經獲得小學館非小說類大獎,漫畫一樣好看,看完之後多些對遠洋鮪釣漁業、漁船船員的了解,同時也增加了對於鮪魚的知識。

剛剛查了一下,才發現台灣在國際漁業上竟然被(很多台灣人內心的祖國)日本打壓,導致捕撈配額在今年要大幅縮減,只有15艘漁船可以在大西洋漁場捕撈鮪魚,影響所及,包括台灣(及日本的)造船業、船東、船員、近海漁業(因為魚餌的用量驟減),這應該是土佐船在外交舞台上的大勝利啊!

小眾網路媒體如何賺錢?從Rocket Boom到IMDB

最近看到兩個網路(小眾)媒體賺錢的例子,覺得很有趣。

第一個是Rocket Boom。沒有看過Rocket Boom的人一定很多,簡單來說,就是一個提供「美女主播播報網路新聞」的網站。這個網站掌握了兩個重要的關鍵:

  1. 網路新聞:網路使用者喜歡看此類新聞的很多;
  2. 美女主播:Rocket Boom有一個讓很多男性讀者會注意螢幕下半部的Amanda Congdon。要特別注意的是,Congdon小姐並不是業餘客串,她是專業的演員。

Rocket Boom在eBay成功的拍賣出5集的廣告。得標價是4萬美金,相當於一集廣告露出是25萬新台幣。根據Rocket Boom自己在eBay上的敘述,每一集節目大約會被觀賞20萬次,所以每曝光一次是1.28台幣左右,十分便宜,如果再加上後續的公關效應,其實4萬美金應該是低到不行的價格,買賣雙方大家都開心。可惜沒有被台灣的BenQ、Asus這些極力希望打國際品牌的廠商買走。

IMG_5206Rocket Boom這次賣廣告跟藝妓回憶錄中小百合的水楊都是用競標的,只不過水楊那次賣了,以後就不會那麼高價了(也可能品切了),但Rocket Boom未來的廣告如果還要競標,可能價格會比這次還高。

Rocket Boom還提到一些評估他們的指標,讓我很難不拿來跟另一個台灣的R字頭網站比較。

  • Rocket Boom在Technorati是159名(剛剛看是144名),敝站是4784名。
  • Rocket Boom在Alexa(本人很不相信這個指標有啥意義就是了)的排名是13715,敝站「剛剛」是84336名(每日波動極大的指標)。
  • Rocket Boom的Google Pagerank是6,敝站只有5。(意思是大約相差10倍,或一個數量級)

加上敝站只有文字、圖片,缺乏美女主播,這樣七折八扣下來,如果我這邊同樣放5天廣告,看看能不能收到台幣400元。不過台幣400元可能也比賣Google Adwords要高許多了。一天80,年約賣給客戶,特開一個版位出來,就算收25000好了,客戶大概會嫌貴,而我嫌太低,結果是敝站持續維持100%非商業使用的狀態。

剛剛說Congdon是個專業演員,是在IMDb有個人頁面的那種。IMDb是一個我挺常使用的網路電影資料庫,看完電影回家查看看演員叫啥、演過什麼其他角色。

IMDb經營這麼多年來,也算是一種網路媒體。要查電影、查演員,上面都找得到。IMDb到這種規模之後,已經不是他們去拜託片商、演員提供資料,商業模式完全顛倒。IMDb絲毫不會在意像Congdon這麼小牌的演員的資料是否完整、有沒有照片,反倒是Congdon如果希望自己的照片出現在IMDb的個人頁上,還需要負擔第一張美金35元的上架費

穆斯林可怕?

由日德蘭郵報漫畫引發的回教暴動越演越烈,我看今天MSNBC的標題已經打出「Volcano!」,顯然基督教白人文化對此也開始感到恐懼。

台灣對這些事情的觀點是少了一點。今天看到中時兩篇,蘋果一篇,都是老時報人寫的評論,我怎麼看都覺得好像是看到翻譯過的基督教白人觀點。騎機車的時候聽Podcast,不論美國、德國,都用了很大的篇幅、用自己的觀點在處理這次事件,台灣卻只能轉述人家的報導、拷貝人家的觀點。

這讓我想起陳文茜女士在中天的世界周報。世界周報很受好評,我身邊所有沒有在國外長期居住過的人都說好看,那當然,這麼符合台灣中產階級的調調。節目的廣告詞說「你不可以活在不知道大陸和世界的台灣」,讓觀眾以為自己看了節目之後,就真成了世界公民了,就像看天下雜誌一樣。我抽空看了幾集,發現其實廣告詞可以改成「你不可以活在不知道北京上海和白人基督教文明的台灣」。大陸?世界?遠得咧。與其看厲家菜要多早前預約,我還比較想看非洲農村的發展。

在德國讀書的時候,班上同學有嫁到德國的土耳其穆斯林,也有學成要回去獨立建國的巴勒斯坦穆斯林。住在我對門兒的辣妹,是摩洛哥的穆斯林,身材姣好、笑容甜美,從來也沒看過她戴頭巾面罩之類的。只可惜她常跟我說,要娶她必須改宗,信仰穆斯林,我除了這點無法認同之外,其他時間與穆斯林相處甚為愉快。

我景仰的莊珮璋長官今天在中時的評論中,坦言自己怕穆斯林,當然又是從基督教白人的框架去套穆斯林。台灣接收的國際媒體都是基督教白人文化的產物,這些媒體報導伊斯蘭世界本來就有固定的框架,你在台灣怎麼看,以為自己多「國際」,其實從頭到尾都只有一個角度,就是要你覺得伊斯蘭世界保守、穆斯林野蠻。在台灣看了這麼多有偏差的報導還不怕伊斯蘭世界,必是不忠不孝之徒。白人當然不需要野蠻、殘暴,他們對付一個國家或文化可以用的手段可多了,還不包括飛彈誤射大使館或是政治暗殺呢?

導火線日德蘭郵報(Jyllands-Posten)現在還是一派平靜,希望用和平的方法跟伊斯蘭世界溝通,可惜好像有點晚了。依照日德蘭郵報網站上的資料,去年10月當地穆斯林領袖就要求該報道歉,過沒多久當地穆斯林就在哥本哈根集會抗議。再過幾天,11個伊斯蘭國家的大使就正式表達抗議了。很遺憾的是,顯然伊斯蘭世界對丹麥及日德蘭郵報的處理並不滿意,或者是丹麥跟日德蘭郵報的危機處理並不理想,所以11月起就開始,更多對伊斯蘭不敬的漫畫被栽贓到日德蘭郵報的頭上。

日德蘭郵報的總編輯Carsten Juste是什麼時候道歉的呢?1月30日。中間隔了整整一季。你要嘛就都不要道歉,你現在道歉,就表示你可以更早道歉。吳宗憲皮歸皮,但是從冒犯穆斯林的節目播出到他在鏡頭前道歉,還不到20天,現在一點事情都沒有。

如果去年10月日德蘭郵報總編輯就道歉的話,現在還會有暴動嗎?我想穆斯林不是真的那麼可怕的。

東京之行-4 日本人好笨

Rail Road Crossing

在我們家,說某某人好「笨」,不全然是貶意。笨就是按部就班,不投機僥倖,當然,跟中國人或台灣人(如果你執意台灣人不是「中國人」的話)比起來,日本人是笨多了。

話說我在尋找新宿Book-off的路程中,行經了一個鐵路平交道,然後,開始拍照。這大概也是我不適合參加團體旅行,甚至是兩人同遊的一個主要原因。年紀大了,看的東西都很奇怪,旁人一般很難忍受

日本人很笨。很乖。很守法。很怕死。汽車在平交道上,是真的乖乖等到前車完全通過平交道後,才敢通過。就這樣,一台過了平交道,後面一台才跟上。新宿車站的流量這麼大,平交道柵欄上上下下的頻率這麼高,這些車就這樣乖乖在後面等,每一台車都如此的乖,每一個駕駛人都一樣的笨,也沒有人超車,假裝道路突然變成雙線道。我看到日本人這麼笨,幾乎感動得都快流下眼淚了。

Rail Road Crossing

不相信?再貼一張。

在台灣,每年幾乎都可以聽到平交道發生重大交通安全事故,很多是前車過到一半拋錨了,後面的那台車又被更後面的車給堵死了,進退不得,只好乖乖讓火車來撞。遇到這種情況,實在沒有什麼好同情的。我如果是保險公司,我就不賠。如果我是鐵路局,我還要向你高額求償。反正你那麼聰明、又不怕死,發生車禍,那不叫「意外」,是你自找的。

其實台灣對於汽車穿越平交道是有法律規範的,依照《道路交通安全規則》第104條的規定:「汽車駛至鐵路平交道前,如前面有車輛時,應俟前車駛離鐵路平交道適當距離而後車能安全通過後,始得通過。」我在火車站也看過類似的宣傳海報,台鐵網站上也有宣導。可是,你也知道,台灣的法令很多就是寫來的。我經常看到汽車在警察面前不禮讓行人,或是機車在警察面前在人行道上狂飆,啥事也沒有。

在日本,汽車駕駛人可以這樣慢慢的等、笨笨的等,眼看前車過去了,柵欄又快要放下來了,也不會想要衝過去。

在台灣,如果你遵循法律,等到前車完全通過平交道,然後才踩油門的話,可能會發生下列事項:

  1. 在比較有文明的地方,或許是台北市,你會被按喇叭。「叭叭叭啦叭~~」。
  2. 在稍微沒有文明的地方,後車駕駛會探頭出來,開始問候你的母親。
  3. 在更沒有文明的地方,後車駕駛會下車,然後打開你的車門,用西瓜刀砍你。
  4. 如果像照片中這樣對向車道沒有車子,你絕對會被超車。當然,後車駕駛超車的時候會重複1與2的行為。
  5. 如果你開到平交道前,看到前車沒有通過,因而煞車,你會被撞。然後請參考第3條。

更妙的是,在台灣如果你遵守法律,乖乖的在平交道前面苦等前車通過,因而發生上述事情,沒有人同情你,法律大概也不保護你,警察或許還會笑你。(我應該改天去平交道拍一張警察不遵守規定未與前車保持距離的照片)

老實說,我喜歡日本人這樣的笨法。就跟德國的那種笨是一樣的。就算怕死好了,我也覺得怕死是一種至高無上的美德。

很多台灣人自己不怕死,也不怕別人死,看似聰明,實際上卻愚蠢之至、低級之至。

社會行銷時代(Good Business)書介

社會行銷時代Good Business – Your World Needs You
作者:Steve Hilton、Giles Gibbons

I love U 台灣的企業很快就要進入企業社會責任(CSR – Corporate Social Responsibility)的時代了,《社會行銷時代》就是企業社會責任的小小入門書。

不知道是英文原版就很硬,還是翻譯得太好了,所以書中第一章與第二章闡述資本主義的部分我都覺得有點艱澀難懂,可能先跳過這一個部分,才不會翻了幾頁就像我一樣,放了整整一年之後才繼續讀下去。

第三章開始講解企業社會責任,以B&Q在英國的例子,說明企業可以如何成為社會的好公民,這個時代的企業好公民,已經不能再以19、20世紀的洛克菲勒式捐大錢做公益的方式持續下去,而是要將社會公民的價值融入企業日常的運作當中。這一章依舊很硬,不過不能跳過。

比較有趣的是這本書中的四至六章,裡面提了相當多實際或可能方案,可供台灣的企業參考。例如英國石油BP,知道石油是環境污染的重要來源,所以他們並不是把錢拿去贊助高檔藝術活動,而是贊助許多環保、減少用油的專案,像是贊助自行車道。比較一下BP中油台塑石油的網站,就知道有沒有企業社會責任認知的石油公司之間差距有多大。如果台灣的企業都開始有這樣的自覺,台灣的媒體也不需要天天去報導那些環保小丑的新聞了。

在第五章中,兩位作者更詳細的介紹了一些十分精彩的案例,有的利用的是企業的品牌知名度,尤其是對於年輕人有說服力的品牌,來從事非教條式的青少年服務,例如生涯規劃、減少中輟生、降低犯罪等等。這些方案的巧妙與功效,都遠遠超過台灣目前的單純活動、賽事贊助了。而可口可樂在利用他們現有的物流通路協助非洲國家抵抗愛滋,同樣也比單純的捐款更符合社會公民的角色。

這本書還有另外一個優點,就是在文章中收集了許多相關的連結,其中有我已經知道的英國政府企業社會網站(CSR.gov.uk),也有之前沒有聽過的社會投資(The Social Investment Forum),或許年輕的上班族可以跟我一樣邊看邊想,自己服務的企業要如何才能,讓自己的公司或工作,利用現有的資源、優勢,來改善我們的社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