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December 2005

網摘 2.0

話說上次跑去智邦吃吃喝喝(公民記者這種說法很沈重,先別壓在我身上)的時候,也被置入了「網摘達人」的介紹。

說到網摘,這個,我剛好也有一點點小小的經驗,而且當初是很認真、系統性的來摘,所以想說藉此小小園地來分享我對網摘這件事情的看法。

我如何摘

一開始網摘是很偶然的,只不過是一天的嘗試。然後不知不覺就經營了兩個月,當然,後期是非常痛苦的。我網摘的方式很簡單,就是從我訂閱的1000個Blog中,找出自己覺得有興趣的文章。這1000個Blog是怎麼挑選的呢?全部都靠Bloglines。Bloglines有推薦與相關Blog兩個功能。推薦的好像死很久了,但相關訂閱(Related Feeds)是很好用的。只要在每個Blog預覽中點選相關Blog,就會顯示數十個其他相關的Blog,這個相關當然是從訂閱者資料庫中去撈的。

找尋相關Blog其實是一個非常有趣的過程。台灣「Blog圈」,如果硬要這樣稱呼的話,可以找出一群確實比較資深、有名、彼此互相認識的小圈圈,你去任選其中一個人的Blog,馬上就會出現這個圈子的其他Blog,只要全部訂閱起來,這個圈子就Clean了。當然,網摘不能只摘這一個圈子的文章,而且這一個圈子很多人的Blog根本不值一摘(網摘也有社會責任的),只不過是有名而已。所以得去尋找一些更有趣的Blog。

Bloglines的「Related Feeds」設計得不錯,只要你訂閱過的,預設就不會出現,很多在這個圈子的Blog,經過幾輪已經無法出現相關訂閱,可見這些Blog有多麼主流。

離開了這個A-Class圈(當時大約是Bloglines訂閱人數100人以上,現在要200了),其他的Blog就很不好找了。但這時候可以發現有些B-Class的Blog穿梭在主流與非主流之間,有時候可以突然撈出一整串的新Blog。當初印象最深刻的是突然發現香港的Blog,相關訂閱名單又變得很長,原來全部都是香港的。之後還有幾次這樣的經驗,例如突然發現一群圖書館學的、醫學的、藝文的……

經過了漫長的搜尋過程,我大約找出了1000個在Bloglines最起碼有1個人訂閱的(加上我就2個人啦)各種Blog,這麼廣大的Base,我摘起來才安心。

痛苦的事情就在這裡了。1000個Blog,有人一天多篇、有人多天一篇,平均下來一天總有個250篇或更多。每篇看完、Clip、分類、整理、刪除,多可怕的工作。有時候還要觀察Buzz,例如電影、新書、新聞事件等等,這時候要特開新類別。這麼多的工作,每天大約要花90至120分鐘來處理,雖然辛苦,當然從中的收穫也不少,例如練習分核稿,哈哈。認真推薦台灣各傳播科系把「網摘」放入編輯課程當中。

網摘 2.0

同一時間,國外有一個Web 2.0概念的網摘網站也出現了,這個網站在台灣知名度好像還不高(事實上就連Del.icio.us也不高,被Yahoo!買下之後,國內媒體幾乎沒有報導),不過幾個月下來使用者還不少,甚至也出現了簡體中文的跟隨著(現在只要看同樣類型的網站有沒有簡體跟進版,就知道紅不紅了)。

Digg.com有一點社會書籤的味道,不過書籤貼上之後,其他人依舊可以針對那個書籤投票、評分,也就是說,「比社會書籤更社會」,個人網摘凸顯的是個人的思維框架與價值判斷,這種社會網摘則反應了某一個時段內群眾的集體觀感。這時候第一個摘的人只是拋磚引玉而已,個人的主觀喜惡幾乎已經不太重要。說來可能很多人不相信,但我在今年5月自己也構思過一模一樣的網站,而且白紙黑字,有書面記錄的。

個人式網摘有好處也有壞處,好處是反應每個人的態度,或者說編輯的功力,我相信某甲跟某乙每天就算看一模一樣的文章,因為編輯功力及知識背景的不同,一定會有一個人的網摘比另外一個更「好看」(我相信我摘的應該還不難看),而且個人的網摘,比較能夠針對特定主題發揮,這是目前社會網摘機制所不能及的。壞處呢,真正的好文章,如果某甲不摘,你能奈我何?友情爛文被摘了,你也不能怎樣。當然,現在每個人都可以開Blog,大不了自己來摘。

網摘 1.0 與網摘 2.0 各有好處,沒有什麼那個一定好或不好。可惜的是,digg.com畢竟只是一個美國網站,上面也都是英文的文章,中文的文章摘上去,不會有人幫你投票的。更可惜的是,大陸原本有一個跟進的17dig.com,我還貼了一些文章,但剛剛上去看,站長可能「没有在规定时间里面提交备案信息,所以被关闭」,唉。建議智邦不如將現在這種個人網摘的匯集改成台灣的Digg,可能更有用些。

一些個人網摘範例:

紐約時報如何用Google Map實踐網路新聞

紐約時報(New York Times)網站最近處理了紐約市大眾運輸系統罷工的專題,專題本身還好,一貫紐約時報風格,反正我是電子版紙本的訂戶,遲早我會看到(目前只看到八月)。

不過呢,這個專題有一個報紙看不到的,就是這個地方:

Snap-20051228-210053

他們將記者街訪的結果,依照地理位置全部放上Google Map,呈現出一種紙本、電子媒體都不能顯示的感覺。當然啦,這拿來當成「公民新聞」的實踐也可以。

後來仔細一看,原來這個點子的背後是一家叫做Faneuil的公司,這是他們最新的作品,感覺是一間能夠用Web 2.0技術來製作、呈現網路新聞的新公司。他們的Slogan是「We are journalists and we are web developers.」,這,這不也是在說我嗎?嘿嘿。

台股上漲的秘密

星期天晚上是中華民國紅十字會台北市分會醫護大隊急救教練團(故意寫這麼長,你以為這邊有稿費嗎?)的年終聚會,地點在長安西路海霸王。

八點多一點,才剛從佛跳牆撈完僅剩的一塊芋頭後,我就覺得全身不舒服,以為是下午去公司加班兼偷練兩次街頭籃球機的後果,原本想要硬撐,但終究不敵人老身衰的事實,匆忙告辭眾教練回家休養。一開始躺下,覺得怎麼樣被窩都是冰的,十點多的時候就變成全身都在發熱,趕忙拿出耳溫槍,「嗶!」39.7度,這下好了,發燒。上完廁所之後稍微排了一點熱,還是在39度左右徘徊。外面實在很冷,39度又不是一個很「急診」的溫度,只好且戰且走,就這樣昏睡到天明。

醒來之後溫度稍退,38度上下,不過卻開始行動遲緩。勉強上午去了公司,發現除了大腦靈光外,其他都不行,原本想要Brief東西給同事,只好作罷,在同事的建議下掛了台大公館院區的號,下午看診,當時只覺得肚子有點悶,醫生也說不是什麼大病,晚上突然「飛流直下三千尺, 疑是銀河落九天」,威力之強,讓我直接聯想到四眼天雞用可樂瓶一飛沖天的場景。我猜想,科學家發明Turbo、噴霧、蓮蓬頭、消防栓或水刀,大概都是感染此病時突然才有的靈感。

昨天將病況稍微透露在MSN Messenger的暱稱上,某網路公司的J兄馬上就以病友的姿態出現,跟我說:「這很難快好」,而且他周遭有很多人感染了。果不其然,昨天晚上情況還不錯,沒想到今天晚上又開始「大珠小珠落玉盤」,我才發現原來這一波台股翻紅的原因是:

Stomach Flu

沒錯,我也跟人家跑去達觀部落廚房網聚湊熱鬧了

上星期六下午跑去智邦參加為「達觀部落廚房」所舉行的網聚,雖然邀請函上寫的是「李怡志小姐」。

因為當天酷寒,內湖與寒舍又隔著台北城遙遙相望,所以不敢騎機車,只好將希望放在公車上。上Urmap查詢,裡面有許多實用跟可怕的建議,例如「最後步行2113公尺至終點」,當然我身體沒有那麼好,所以挑了一個「行經45站」,但只要走幾百公尺的方案。後來我對「行經45站」比較有概念了。加上等車,在台北市這得花上90分鐘啊。

由於錯估「行經45站」所需的時間,所以呢,到了智邦之後已經錯過室內的好吃、好料、好玩了,只能從網摘達人的插播廣告開始看起。關於網摘之後再提。然後是達觀部落廚房原住民婦女跟小朋友的歌唱,第二天還要參加兒童組馬拉松的小朋友應該心不在此,不過歌聲依然動人。數位相機(未來就是數位攝影機)真的是「個人媒體」的神器,不想寫沒關係,「有圖有真相」,唱歌的時候幾乎每個人都拿出了相機瘋狂拍攝,跟一般記者會現場沒有兩樣。由此可知我當天刻意抗拒攜帶數位相機要多大的意志力。

聽了社工督導黃盈豪等人的介紹後,我對部落共同廚房才算有一點點了解。地區產業要發展,一定根植於原本的文化、生活脈絡之下,否則你也種海芋、我也種海芋,要不然就是一堆民宿,不但土地會覺得無法負荷,人也會。

當晚的重頭戲(對於錯過麻糬、調酒的我而言)就是戶外烤肉了(平平是網路公司,智邦生活館為什麼就能戶外烤肉呢?)。達觀部落廚房特地從山上帶來了事先醃製好的小米醃肉跟山胡椒醃肉,首先登場的是小米醃肉,跟我以前吃過的鹹死人山豬肉完全不同,每一塊肉都碩大肥美,雖然戶外幾無亮光,但憑藉汽油桶薪火,片片烤肉都閃爍著晚霞般的迷人光彩。

烤肉切起來很豪邁,每片厚度都有一公分左右,大片的甚至無法一口吞入。由於是現烤現吃,所以肉汁相當飽滿,與調味的鹽分、小米在口中融合在一起,味道十分平衡,不但沒有一般烤肉的煙燻味,甚至有一點清新的感覺,若是搭配ChardonnayRiesling應該更能將山野與自然的味道牽引出來。

可惜的是,我後來嘴饞,就跑去吃其他的漢人烤鑫鑫腸、甜不辣之類的東西,結果限量的山胡椒烤肉就這樣錯過了。我原本想說:「胡椒咩,不是到處都有?」不過負責烤肉的羅班長(應該沒有記錯)告訴我,山胡椒是山裡土生土長的,不是外面買來的。山裡的山胡椒只長在山壁崩塌過後的地方,個性剛烈、孤傲,即便向來懂得與山野打交道的原住民拿山胡椒也沒輒,以往曾經將山胡椒整株移植回部落,要不然就是枯死,即便苟活,也不結子。也因為這樣,山胡椒要比到處都有的小米珍貴許多,我想,味道應該也更為鮮美。雖然沒有真的吃到,但我猜山胡椒烤肉搭配Shiraz應該會很對味的。

原住民朋友烤完肉之後,並不是急著躲到室內聊天,而是拿出吉他來唱歌。令我驚訝的是,這些年紀應該比我稍長的原住民朋友們,唱的歌都是年紀跟我相仿的校園民歌,不過歌本沒有帶出來,又不像KTV有螢幕可以提詞,所以大家只能有一搭沒一搭的唱,忘詞的地方就一起哼哼哈哈過去,就算記得詞的地方,也可能每個人唱出來的都不一樣。

掃興的是,唱歌唱到後來又上演了漢人沙文主義那樣的戲碼:「你快表演啊,我好拍照,拍完要走人了。」就不說誰了。

6.5台機車

今日比報:

花蓮兩少女命案很快就破了。鄉下人,教育程度差,不知道與16歲以下「少女」發生性行為是公訴罪,原本以為和解,後來又收到傳票,媽媽護子心切,所以跟兒子一起把女友殺了,真是單純得可以。

聯合報終於加入3D現場重建圖表的行列了。一張是「三貼」(活人夾死屍)騎機車,一張是從橋上將兩少女同時拋下。這兩張純粹是添加娛樂價值的,對於新聞的理解幫助甚小,功用遠低於地圖。如果是一人一台機車同時載兩屍,讀者可能需要(我不需要)知道是怎麼樣辦到的,但三貼顯然就非常容易理解。從橋上棄屍就真的不用畫圖了,除非是男嫌一人只有30公斤,但女屍重達200公斤。不過聯合報的地圖還是比其他三報好,這點要肯定。

自從蘋果來台後,最早跟著畫這種3D重建圖的是中時,然後是自由,現在終於聯合報也淪陷了。到此為止,台灣已無質報。中時現在還有固定版面介紹「姊妹拖牌」,鄉親啊,這在外國是只有小報才做的事情啊,跟賽馬版是同樣的東西。

中時
IMG_4993
聯合
IMG_4988
自由
IMG_4996
蘋果
IMG_4994
主嫌照片
O
O
O(打矇)

O(打矇)
主嫌母親照片
-
O
-
-
共犯照片
-
-
O(打矇)
O(打矇)
Timeline
-
-
-
O
3D圖解打人
-
-
-
O
3D圖解棄屍
-
O
-
O
違反性自主配稿
O
O
-
-
現場地圖
O
O
-
-
圖表內機車數量
3
2.5
-
1

階梯專欄一周年

我第一個雜誌專欄(現在同時有3個)滿一年了,哦耶!回顧這一年,我發現自己也很像Web 2.0傳教士,幾乎全部都是跟Web 2.0技術或觀念有關的題目。整整一年的主題如下:

由於有2個專欄屬性都是網路,所以還特別用excel整理了議題表,以免衝突。一個月3個專欄,看起來只是3篇文章,事實上難度頗高,現在看到其他人可以在報紙上寫每日連載,就覺得十分敬佩,顯然時間管理十分得當,值得學習。

兩則BusinessWeek的消息

現在越來越多消息是從公司的Blog上看來的了,甚至我自己公司的事情,我也是先從美國的Blog上看到。

今天在BusinessWeek的Blogspotting上看到兩則新消息,其一,BW亞洲版、歐洲版都要收了,我自己是訂戶,都還沒收到通知咧,不過我覺得BW也沒有必要提供這麼多版本,北美版這期的封面故事是「The MySpace Generation」,我收到亞洲版卻是講中歐的事情,老實說我在這個產業,對於美國的無名小站興趣必然多過於中歐,分版雖然分眾,但我總感覺我漏看了什麼東西。除非是成立「BusinessWeek Asia」,作為獨立的雜誌,否則我也認為一個Worldwide的版本比三個分開的版本好,而且不需要偏重北美、歐洲或亞洲。

同樣由Blogspotting拋出的還有一個有趣的試驗。如果在雜誌有限的版面下,你覺得某篇文章或許加入觀點會更好,那你要怎麼加,又要刪除哪些文字?有人或說這在網路上是一個不存在的問題,不過網路雖然「容量無限」,但讀者的時間有限,文章能夠寫短,當然就沒有必要拖長。或許當成傳播科系學生的練習不錯。

一點點的希望

這幾天台灣選了三合一,特首由北京指派的香港要求普選,甚至有人表示羨慕台灣。

台灣當然是非常「民主」了,每一個候選人當選的時候都會說他是獲得民眾的支持、民眾眼睛雪亮……云云;但落選者則會哭泣社會沈淪、台灣沒救了這種屁話(都是同一群人)。這種民主的缺點在這次三合一選舉中愈發地清楚,選到最後可以公佈對手病例並詛咒對方早死、率眾到地檢署前靜坐卻辯稱只有兩人不違法(以上全數落選,感謝天),結果民主到最後,只能比誰比較不爛,但政見呢?選前已經沒什麼政見了,選後更無從監督起。

Blog是一個很適合監督政策的地方,每個人顧好自己的選區,緊盯候選人,然後挑自己熟習的領域來觀察。這次在終極邊疆BLOG中看到周錫瑋和羅文嘉的幼教政策,就是其中一例。可惜我不學無術,只會畫畫圖表,所以沒有什麼能力來監督政策。不過這幾年來台北市政府在交通政策上極度歧視機車用路人,或許我也會看看候選人有沒有在這一塊著墨。

而嘉義的研究生portnoy最近也呼籲北高兩市的Blogger一起監督候選人,其實我覺得不用特別動員(因為很難,這不像貼貼標籤串連一下展現愛心那麼討喜),只要鼓勵大家寫,多寫、勇敢寫(這特別難,如果你開放了Comment,立場鮮明偏偏又思路清晰,就會被痛幹)、找自己專注的領域寫,就可以了。倒不用特別講究立場中立公正,如果我是泛綠的,也可以專門緊盯泛藍的候選人,反之亦然,讀者自然可以拼湊出全貌。

當然了,我覺得少部分人在監督他人的時候還是應該表達一下身份,例如黨職人員、候選人辦公室成員、候選人後援會成員、政治任命的公務員等等,你要弄什麼歪哥部落格是你家的事情,但好歹光明正大一點。如果羞於表達自己的身份,不等於間接否定自己認同的那個團體、理念麼?

Roach兄今天感慨台灣在網路發展上失去活力,我倒覺得還好,技術是一件事,應用又是一件事。就算是Web 3.0好了,結果這些東西對於切身的政治生活、社會問題沒有什麼影響力,或不敢(不能、不准)用他來發揮影響力,老實說也挺鬱悶的。台灣未必要在Web技術上搶第一,但應用沒人說不行,在台灣可以利用網路創造的可能性,或許多過於對岸。

再提一個技術與應用(兼老王賣瓜)的例子。中時今天大作民進黨縣市長抱怨三合一選舉影響縣市長選情的新聞,當然,在台灣的所有媒體裡面,要看議會選舉的結果,這張或許最快,只有嘉義縣泛綠可以主導議會,而鄉鎮市長藍綠不均的情形,可以參考這張。跑這些選舉資訊的Flash在技術上一點也不新,更不是Web 2.0,但沒有人好好拿來應用(我是Yahoo!Kimo員工),就永遠只是空的技術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