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August 2005

血汗工廠何須遠求?

血汗工廠在台灣

其實我有沒有當記者都一樣命苦啦。手癢,自己來畫一張。

高雄捷運局每月支出29,500元(真的很多),其中「管理費」就有7,669元,其次是依法支付的就業安定費、行政費、勞健保雇主負擔,最後外籍勞工獲得形式上的15,840。

這15,840中還要扣掉膳宿費、勞健保、每年遞減的仲介費(第一年 1,800,第二年 1,700,第三年 1,500),每半年一次的健康檢查費用起碼1,000 ,平均起來一個月166元,如果沒有其他見不得人的隱藏成本(以上詳見這個.Doc檔),一個外籍勞工能夠拿到口袋的現金最多也只有一萬多一點點。加上加班的加班費、減去在泰國給仲介、牛頭的前金以及在台灣可能的「隱藏支出」,來台灣如果3年整,不知道能不能寄回去30萬?

09/02 更新
剛剛上網打作業時發現的「外勞權益維護報告」,2005年2月的官方版本(既然是官方版,格式必然為.doc)。

Podcast 二、三事

前一陣子替報紙寫的Podcast稿,雖然對那份報紙而言,在科技層面上有點超前,不過讀者顯然都看得懂的。

今天有一個基金會就打電話 來,想要多了解一點Podcast的資訊。或許是報社編輯跟基金會講了我的實際身份,所以基金會以為Podcast與本公司業務有關,我連忙澄清:「一點 關係也沒有!」本公司現在連Blog都沒有,哪來的Podcast呢?況且我也不需要替公司服務刻意打廣告,一來我不是公關、二來我自己負責的業務也不需 要這樣推廣。

那個基金會已經有網站了,我就告訴他們,如果已經有自己的網站,那麼要弄Podcast幾乎不會再發生費用,要擔心的,反而是節目的企畫、製作,畢竟未來Podcast節目會越來越多,只有好的節目才可能脫穎而出。

政府最近打算要再花92億建構公共媒體集團,如果這個公共媒體集團也能夠有市場競爭力,節目比現在的公共電視好看(這一點真的很重要),又能夠讓政府完全把髒手拿開(不管誰執政),那麼我並不是那麼反對。不過在此之前,不如先花個92萬替這些有能力產生優質內容的基金會、協會開班,讓他們學習廣播節目的企畫、製作等技巧,ROI可能比公共媒體集團高。還有,公共電視的新聞、全球現場怎麼還不提供Podcast版本呢?

前幾天我也推荐已經有廣播節目的陳文芬開闢自己的Podcast,讓她當台灣廣播人開闢Podcast個人秀的先鋒,不過她老人家編務繁忙,後續就沒有消息了。但我前幾天看到蘋果電腦的新聞稿上說,文芬的電台未來也會有Podcast,說不定她就不用自己辛苦DIY一個Podcast啦。

之二

報紙的Podcast稿刊出之前,編輯問我是否可以在Podcast裡面放音樂,我說最好不要,容易有版權的問題,連我自己也都還在苦惱Jingle的問題。不過今天在老地方冰果室看到這篇文章,國外已經有一個網站提供不會有版權爭議的音樂讓播客使用啦。

之三

這幾天開始固定聽德文的Podcast,能夠利用這種方式聽到廣播節目,真讓我老淚縱橫。最近比較常聽的是ARD的Tagesschau、SWR3的Topthema跟Ö3的Sternstunden,唉呀呀,不知道是因為騎車時環境噪音太大(我不敢開到最大聲)或是德文真的退步,開始有些地方跟不上啦。

心都碎了,真的

對於一個急救教學者而言,今天最大的新聞不再是驕傲無情的台灣人凌虐外籍勞工、也不是政府顢頇無能拖延撥款,整天占據我思維的,是景文高中那個助人因此被判賠的學生。

我以前每次看到報紙介紹那種願意「無償」協助不便同學3年的故事,都十分感動,覺得這些人簡直是活菩薩再世,犧牲自己的時間推輪椅、抬輪椅、抄筆記、畫重點、陪曬太陽、陪上廁所、中午餵食、下午送回……這種事情幫忙一天或許很容易,但要3年無怨無悔,若非菩薩再世實在難為,我承認我再怎麼有愛心,很抱歉我也無能連續幫3年。

在中時的資料庫中隨便找找,就看到這些新聞,為了保護當事人,名字都省略:

  • 彰化:極重度腦性麻痺的●●從小就不會寫字,日常生活都需要旁人協助,但學會打電腦。在●●三年期間,大多由母親接送上下學,到學校之後,就由同學幫忙推輪椅、抄筆記、畫重點、餵中飯。
  • 台中:蕭●●與簡●●,三年來照顧腦性麻痺的同學陳●●,經常抬著輪椅上下樓梯,包辦住校的生活起居,真情感人,校長陳●●十七日在畢業典禮上頒給兩人友誼獎,勤學向上的陳●●獲頒力學獎。
  • 龍井:林●●罹患肌肉萎縮症,整天離不開輪椅,體重也直線上升,上學要人抱上抱下,他的同窗好友發揮愛心,義務替他推輪椅,下課陪他上廁所,推他晒太陽,逗他開心,有了同學的溫情,林●●儘管對讀書不太有興趣,還是很愛上學。
  • 南投:國小畢業生魏●●由於罹患小兒麻痺不良於行,四年多來均由班上同學李●●等三人主動攙扶上下學,這段溫馨接送情昨天在畢業典禮後將劃上句點,魏●●與協助他上下課的同學依依不捨, 同學表示,以後若有機會將繼續扶他上下學。
  • 關西:●●國中三年●班學生游●●,近三年來,無怨無悔照顧罹患肌肉萎縮症不良於行的同窗陳●●,校長曾●●計劃在畢業典禮上,頒發一個特別的「愛心獎」給他。 游●●從陳●●抵達學校開始,幾乎全天照顧他的行動,揹著他上廁所,揹他到二樓上電腦課。陳●●的體重有五十多公斤,揹他上四十個多個階梯,每每讓游●●氣喘如牛。然而,這些舉動對游●●而言,就像照顧自己的兄弟一樣的自然。
  • 台中:自幼罹患小兒麻痺的應屆畢業生廖●●,行動不便,班上六名男生照顧無微不至,抬輪椅上下樓,輪流換尿片,三年來從未間斷,讓廖●●相當感激,特別在昨 (十二)日畢業典禮上公開表達謝意,場面感人。
  • 台中:十六歲的「玻璃娃娃」江●●國中畢業了,能夠順利讀完國中課程,●●最感謝同班熱心照顧她的同學,如陳●●、林●●、陳●●、楊●●等人,雖是二年級的學弟妹,但都能不辭勞苦為她推、抬輪椅,讓她也可以參加戶外教學,其中林●●還是她的英文小老師呢。

中午問了一位法律人,她說在法律上既然造成傷害,民事就要賠償,在法律上確實是這樣。我想那位法官判下去的時候心中應該也很痛吧。台灣,或者說台北,已經是一個完全法理情的地方了,情理法在這邊是說不過去的。家屬既然要告,法官也只好依法判決,在法律上就是如此,只能說被告命中註定。站在家屬的立場,小孩養到這麼大,好不容易讀到高中,卻因為同學失手把孩子摔死,當然也很難過,只好訴求法律途徑來主張權益。

家屬說的也沒錯,助人是種專業,沒有能力就不要幫忙。我們現在教急救也越來越小心了,深怕學生有天把人救死了,最後把帳算在我們教練頭上,畢竟急救證上都會印我們的名字,「以證追人」,我只是志工,到時候還得出庭,有沒有這麼難當的志工啊?

景文高中當然也有責任。無障礙設施從我讀大學一直講到現在,我以為陳水扁當總統之後,因為吳淑珍的關係,會把台灣的無障礙空間弄好,結果沒有。我大一上在學校參加了殘障體驗營,對我影響很大,所以讀建築系的時候,所有設計都執意要規畫無障礙空間,當然在那個時代,無障礙空間是多餘的,而小毛頭建築系學生在作業中四處安排無障礙空間,更是多餘。我那時候心理的質疑是:「建築系以人為本,為什麼其他同學都沒有把無障礙空間規畫進去?」但那些說得一口好建築的教授都跟我說,我弄無障礙空間是多餘的,只要把設計做好就可以,喵~~無障礙空間不是設計嗎?再見,不讀了。

會有這樣的建築養成教育,也難怪台灣無障礙空間規畫還是不良。前幾天去參加一場在政大公企中心的教育訓練,有一場是大塊的郝明義,開場前主辦單位四處找無障礙空間,很抱歉,就是沒有,我跟幾位男學員只好幫忙搬上搬下。肢障的無障礙空間況且如此,就別說視障等其他障別了。

我很擔心,不知道未來會不會有一天,所有人要助人之前,都會打一通電話給律師、法扶會或手機業者提供的法律熱線,問問看這樣幫人,如果不慎失敗了,最嚴重的責任會有哪些。經過了10分鐘諮詢跟20分鐘思考後,才決定要不要把那個溺水的人撈起來、將傷者身上的火撲滅、或是將傷患從內車道移到路邊。CPR?想都別想,患者又髒又臭又有血水,我還要擔心法律責任,直接助念恐怕快一點。怕事的媽媽們,大概都已經把報紙剪下來了,然後邊抖邊教訓小孩:「看到沒有,少管閒事!」

以後這些在學校不辭辛勞、義務幫助同學3年或更久的活菩薩,等到畢業典禮時拿的不是「愛心獎」,而是「最佳勇氣獎」。以往領這種獎時,校長會說你很有愛心、值得同學效法。但未來領勇氣獎的時候,校長只會搖搖頭,拍拍你的肩膀,然後在你的耳邊悄悄地說:「算你狗運,到現在都還沒出事!」

不只有台客而已

這幾天「台客」是否有歧視意味,藉由政治外圍團體的炒作,在某些場域發酵起來。

台客當然是有歧視意味的,還用問嗎?台灣是一個容易歧視他人的小島,歧視的名詞從來不曾少過。台客之所以會被反彈,主要是用了「台」這個神聖光耀不容褻瀆的字,如果改成「土客」、「俗客」,同樣拿來形容那群人、那種風格,這些政治外圍團體理都不會理你。

我最支持反歧視了,所以希望這些政治外圍團體能夠多點良心,也為這一串污名化的標籤說說話:

Et Cetera

請參考:

難忘的消費經驗,難忘的燦坤

會去燦坤賣東西,大多是因為別無選擇。

燦坤的點確實很多,這個街頭一家,轉過身,那個巷尾又一家。而我們公司的位置很不好,路口就有兩家燦坤,難免總是會買到燦坤,跟7-ELEVEn很像,果然是一種好策略。

最近外稿有點多,很多人臆測小弟沒有持續網摘的原因是公司太操,其實背後真正邪惡血腥的原因是晚上要寫稿。話說最近寫了兩篇Podcast的文章,一篇後發先刊,前天已經見報,另一則月初交稿,但下月初才會面市。當然,我是實務派的寫手(也難怪從來沒有人找我寫性愛情感育兒投資的稿子),所以寫完兩篇稿子後,iTunesOdeo也訂閱了滿滿的Podcast,同時又草草設了一個自己的Podcast(毫無內容,恕暫不公開)。雖然早早就知道Podcast,但實際花時間去寫稿後,才發現此物相當有趣味,我不但可以邊騎腳踏車邊聽ABC News,也能夠在搭飛機的時候聽Tagesschau,而且我估計在Apple的強力push下,一年內傳統主流廣播電台勢必都會將節目Podcast化。既然如此,我就鐵了心,自己貼一點錢,加上稿費的「應收帳款」,決心買一台好的MP3隨身聽,以後專聽Podcasting。

公司附近其實賣MP3隨身聽的店還不少,我承認我之所以會走進燦坤,可能是加班加太累了,而且才剛上完一整天的面試教育訓練,理性判斷的能力已經降到空前最低。

原先挑的是Sony一台銀白色小小的20G。可惜,沒現貨。國外賣展示機多少會給點折扣,但是這家黃色商標的不曉得這種道理。iPod當時並不在考慮之中,原因之一是太重了,比我的PDA還重。另一台Sony的多媒體機又有點太大,而且尾巴不知道在翹個什麼勁,所以也不列入考慮。看來看去,只好挑Toshiba Gigabeat 20G的,心想:「Toshiba耶,應該不會比Apple或Sony龜毛吧?」

你會買Toshiba Gigabeat嗎?

當然,我不是聖賢,我錯了。Gigabeat其實還挺炫的,螢幕可以轉90度,一開始感覺還很不錯。邊摸邊興致勃勃地把Driver什麼都灌好,然後戒慎恐懼地按下同步,原本以為此後我會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正打算吹起愉悅的口哨時,出現error訊息。ㄎㄠˋ!合法CD轉的歌竟然過不去。好唄,這年頭版權保護的東西越來越多了,一首歌轉不過去,我可以接受,人生不如意事十之八九,何必在意一首歌呢?接下來,我發現不能轉過去的東西越來越多了。「不明來源」的MP3有些也過不去,那也就算了,這種事情不能敲鑼打鼓聲張的。但是,Podcast的檔案也過不去,這到底是怎樣?Toshiba的Gigabeat難道也想當MP3隨身聽產業的規格制訂者?格式轉換的條件竟然苛刻至此,連100%合法的Podcasting也不讓過?喂喂,我買來就是要聽Podcast的咧!二話不說,立刻打包,準備退貨。

昨天中午原本要去退貨,不過部門相關人員臨時起意去拜拜,後來又去吃了好吃的珠麗月比薩,所以一直到下午才有時間去退。我原本以為這麼大的零售品牌、花了這麼多行銷預算的公司,對客戶應該很友善的,退貨、換貨跟國外一樣,不會囉哩半天。

最好是退貨這麼困難

接受退貨的小姐跟前天晚上賣給我的是同一人,我以為比較好處理。說明完原因之後,售貨小姐馬上露出被倒會3000萬的表情,當時我想,不會吧,這對你又沒有什麼損失,怎麼突然表情這麼不好看。售貨小姐原本是希望在第一關就把我阻擋下來,但面對這樣高達1萬多元,又完全無法符合預期功能的機器,我很難退縮。「口頭阻擋」無用,遂進入標準作業程序的第二關「測試阻擋」。燦坤的工程師按照標準的程序連結機器、安裝軟體、執行同步,哇(ㄨㄚˊ),結果跟我的情況一樣,有些歌曲過不去。

我家的歌曲過不去,維修工程師的歌曲也過不去,這樣,可以換了嗎?當然不是。剛剛只是關卡「測試阻擋」的前半而已。維修工程師後來發現他測試時插的是USB 1.1的孔,所以改插電腦上的USB 2.0,再來一次。結果還是一樣,就是有些歌曲無法被Gigabeat偉大的軟體轉檔。

「測試阻擋」這關結束後,橫在我前面的是什麼呢?結果是「退回原廠」。才買了十幾個小時的機器,但燦坤卻要求我回到原廠去測試,哇咧,那如果是南部的消費者該怎麼辦?我當然不能接受,要求馬上讓我退貨。這時候店員搬出了「主管的意思是這樣」,當然,那是你的主管,但不是我的。跟所謂的主管溝通後,主管表示要「依照正常操作流程無法運作」才可以退貨。

Boss關通過後,維修工程師只好把說明書拿出來,要按照正常操作流程重新操作一次。何苦呢,有問題就是有問題,剛剛嘗試兩次不都有問題嗎?測試結果,還是不行。雖然連續三次都滿足了「依照正常操作流程無法運作」的要件了,燦坤還是不死心,工程師跟售貨小姐開始焦急要找Toshiba新禾的維修部門問個清楚。

隱藏關卡這時候出現了。燦坤的維修工程師電話怎麼打,也都無法聯繫到新禾的維修工程師,對方當然是說搬出:「以前從來沒有這種狀況」這句老台詞,認為我跟燦坤的工程師操作有問題,最好是啦!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燦坤不敵新禾。經過了一個多小時的周旋,我終於把那台不能聽Podcast的Gigabeat退掉了,換了一台奇重無比,可以鍛鍊身體健康的iPod回來。

在售貨小姐跟維修工程師的對話過程中,我才了解為啥燦坤退貨如此困難,我想,該公司退貨率應該也其低無比。如果售貨小姐的意思無誤,原來燦坤把退貨所衍生的所有責任都轉嫁到銷售人員身上,如果銷售人員讓客戶退貨,但是後經過了可能長達七七四十九天的繁複檢測後,發現其實機器沒有問題、或是客戶白痴,無法參透說明書中的真意,那麼,銷售人員要賠錢,哇塞,每個成功的企業都有自己的訣竅,而燦坤竟然用了這一招!

在我買Toshiba Gigabeat的同時,還有另外一位體型比較顯著的小姐在買快閃記憶體的MP3隨身聽。好玩的是,當我最後完成退貨,要溜回去上班時,看到那位小姐走進來,一開口就說:「小姐,我昨天買的MP3有問題。」

能源危機之我要改騎腳踏車上班

標題當然是虎爛的。

其實我還挺喜歡騎腳踏車的。讀高中的時候,經常騎腳踏車迎著陽光上下學。迎著陽光聽起來浪漫,事實上一點也不,因為陽光不但會刺進你的眼睛,還會讓柏油路變成一片金黃,嚴重影響行車安全。

上大學之後,腳踏車也搬去淡水。可惜的是,學校內汽車呼嘯而過,但卻禁止騎腳踏車。我嘗試過幾次,都被校警逮到,所以很抱歉,雖然浪費很多分數考進去的,卻不爽在這種學校讀到畢業。

去 德國沒多久,也買了一台腳踏車。大陸的,鳳凰牌。我也很想買捷安特啊,但出過國你就知道了,捷安特在國外動輒幾萬台幣,絕對不是我們這種人可以買得起的。 在Mannheim的時候還挺常騎的,有一次還誤闖高速公路,也幾次騎到Ludwigshafen等鄰城。可惜到了Dortmund之後,學校距離宿舍不 遠不近,實在沒力天天騎(這難道是後來肥胖的原因?),加上當地的學生票是強迫的學期票,不用白不用,幾乎就很少騎自行車了。

剛進報館的時候是內勤,一開始騎了幾天腳踏車,當時鐵路還沒拆,所以要繞行小巷。報館附近的巷弄狹小,居民又沒有公德心,才騎幾天,就被巷弄內的橡皮水管絆倒,無奈環境惡劣,只好改騎機車。轉任外勤之後,想要騎腳踏車上下班更不可能。

這 次換新工作之前,我就開始在想,嘿嘿,這次終於可以騎腳踏車上班了。7月因為還在適應(其實現在還是),生理時鐘需要調整,所以繼續騎機車上班,直到我上 週加油的時候,才發現汽油已經到25塊多1一公升了,挖賽,應該要共體時艱一下,謝長廷說3天不買蔥,則蔥價必跌。我則想試試看如果3天不加油,油價會不 會掉到8毛之類的(看,我支持謝長廷,就是挺行政院;挺行政院,就是幫阿扁;幫阿扁,就是擁護民進黨;擁護民進黨,你怎麼能說我不愛台灣?),所以昨天出門的時候心一橫,就沒有往地下停車場走去,而是把前輪已經快沒氣的腳踏車牽出來。

其實在新公司騎腳踏車好處 多多。第一,因為家裡離公司很近,所以不用騎很久,剛好到開始冒汗時,就到目的地了。其次,我現在中午都吃Subway,Subway走路說遠不遠,但說 近也沒那麼近,這時候腳踏車就比機車好用了,不用特別找停車位,而且可以偶而騎上人行道,機動性特高,偶而去銀行辦事、去台大找朋友、遠征師大路、參加公 企中心教育訓練都很方便。

可惜我身體老邁,昨天來回才騎6公里,加上中午在附近辦事大約騎2公里,總共不過8公里,晚上睡到一半小腿肚就突然抽筋,哇咧,最好是我身體已經那麼不好了啦!下週等身體開始習慣之後,或許應該嘗試繞遠路上班。

巧遇(我以前不知道的)偶像

老外的公司比較重視教育訓練,這是跟以前在報館不太一樣的。聽說報館以前也有教育訓練、演講之類的,但是我生得晚,進報館之後別說內部教育訓練,連演講都幾乎沒有,至於外部要花錢的,就別想太多了。

前幾天公司詢問有沒有人想參加雜誌公會的教育訓練,看了一下課表,比較吸引我的都是發想類的課程,包括今天下午的圖文書。

老實說我對出版業不太熟,所以看到講師名字黃盛璘時,一點感覺都沒有。原本以為是那種繪本出版社的年輕編輯,想說:「啊,反正公司出錢,聽看看繪本書怎麼編輯也好!」誰知道完全不是那麼回事。

沒想到我小時候非常崇拜的漢聲小百科、上大學又十分崇拜的「深度旅遊手冊」,背後都是黃盛璘女士在負責。

黃盛璘講了一些經驗跟例子,顯示台灣在當時就已經有很好的圖解編輯能力,可惜後來傳統似乎沒有擴展開來,相對於日、美的發展,台灣顯然並沒有跟上。

黃盛璘說,當初漢聲小百科花了3年時間製作,但第一年純粹只有收集資料,第二年才開始分題、落版、打稿、拼版,之後才繪圖,所以資料、編輯、企畫都已經準備就緒,最後才利用視覺的手段呈現出來。她認為圖解書最重要的是資料,唯有大量的資料,當初漢聲小百科才能實驗各種圖解的形式。黃盛璘也透露,漢聲小百科有一張魚的圖片,是將魚浸泡在福馬林防腐保存後,再請畫家忠實呈現出來,十分不簡單。

後來在遠流協助深度旅遊手冊系列的時候,由於性質不同,所以特別強調讀者的閱讀、「使用」經驗,而戰線則與漢聲小百科差不多,要先研究、找專家、落版、撰文、攝影、排版,之後才是繪圖。黃盛璘指出,為了不讓讀者造成困擾,所以地圖都先扭轉至適合讀者的方向。

帶著對偶像的崇拜,我也問了黃女士問題,請教她一個好的圖解編輯,到底要如何自我培養。黃盛璘認為,第一是收集大量的資料,其次則是隨時遇到事件時,都想一想該如何利用視覺溝通。這些雖然我都做到了,不過從前輩的口中獲得驗證,也是很難得的經驗。

這一篇是黃女士關於編輯行業的文章,有興趣參考看看。

7 Zwerge oder wat? 我看七矮人

為了支持國片(呃,德國國片),今天跑去看了號稱德國最近票房最好的德國片-七矮人(7 Zwerge)。不知道是宣傳不力還是德國片向來就是這種票房,早場整個廳大概不到十個人吧,雖然如此,七矮人在德國已經開拍續集了,可見在德國確實很賣座,但台灣觀眾是否能夠接受,老實說我就不知道了。

七矮人的劇情就不在此多說了,基本核心還是出自格林童話的白雪公主,有「Es war einmal」(英文叫做 once upon a time)、有壞人、有英雄、有公主,最後有人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只是過程、角色、結局都有點不一樣。劇情介紹有將此片拿來跟史瑞克比較,但我覺得史瑞克顛覆得還比較厲害一些。

當然,七矮人除了向格林兄弟致敬外,Kuso的範圍還包含現代作品,例如愛爾蘭的River dance,這是比較容易看得出來的,此外還有一些是很德國的,或許可以跟沒有去過德國的朋友說明一下。

七矮人之一的Cloudy每次遇到其他人質疑這些矮人怎麼沒有比想像中的矮時,都會說這是人們常有的偏見(Vorurteil)。Vorurteil跟英文的Prejudice一樣,字義上都是指「預先的判決」,也就是在沒有全盤了解之前,就先判定某事物應該如何,Vorurteil在德國又特別被用來形容對於外國人的偏見。(台灣當然也有很多對外國人的Vorurteil,尤其是「白種男人體貼浪漫」,天曉得?)當七矮人要進攻城堡的時候,遇到了土耳其裔的守門員,挺符合土耳其人在德國的形象,所以當土耳其裔的守門員聽到Cloudy說一般人認為矮人會比較矮是一種Vorurteil時,守門員才會說他很能夠體會矮人的感覺。

另外,守門員跟攻門的6個矮人說可以有自己的連續劇時,畫面突然出現「Gute Zwerge, Schlechts Zwerge」,然後6個矮人都有短暫的浪漫特寫,這完全是模仿德國長壽肥皂劇Gute Zeiten, Schlechte Zeiten的片頭。RTL電視台的Gute Zeiten, Schlechte Zeiten(直譯「好時光、壞時光」)跟ARD的Lindenstraße(橡樹街)一樣,都是超級長壽的不死肥皂劇,前者是每日播出,從1992年到現在已經有3千多集了,而後者每周播出一次,今年已經第20年,也有一千多集。Lindenstraße與GZSZ在德國都培養了許多年輕演員,迄今都還有數百萬以上的觀眾。當年近60的Otto(中文翻成傻B)成為偶像肥皂劇片頭時,我猜德國的電影院大概是一片狂笑吧。

另外一個短暫出現在弄臣選角的角色是Harald Schmidt。沒有到德國的人絕對沒有聽過這個人,而即便到德國讀書的人,在德文還不到一定程度時,大概也不會知道他是誰。Harald Schmidt是德國最有名的時事脫口秀(Kabarett)演員之一,嘴巴特別賤,如果要用台灣的現實環境解釋,大概有點像是唐湘龍加上吳宗憲。吳宗憲嘴巴雖然賤,但也就只是賤而已。Harald Schmidt賤歸賤,但是能登大雅之堂,許多聽眾都是高級知識分子。當我看到Harald Schmidt出現在七矮人中時,著實嚇了一跳,然後聽到他講自己不擅長說笑話,的確讓人笑破肚皮。

還好早上那一場沒有多少人,要不然其他人聽到我偶而「莫名其妙」的笑聲時,大概會把我當成瘋子吧,哇哈哈哈哈哈。

題外話:劇中噁心的女皇Nina Hagen出身戲劇世家,本業是龐克搖滾歌手,媽媽Eva Maria Hagen是老牌女演員,現在仍持續演出,女兒Cosma Shiva Hagen也出現在七矮人片中,飾演白雪公主 X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