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July 2005

夏夜網摘

2005/07/31

今夏‧話題騷動

電車男

提錢來吃

人物誌

文化衝擊

資訊版

我很好奇

今天早上買了蘋果日報(啊,電視說要漲價,最好漲到200),雖然左邊那位女士我很喜歡,但更引起我注意的是右邊的那位男士,陳高超先生。

IMG_1604

下面這張是放太的圖。我真的很好奇,新聞工作者、或聽起來更屌的「觀察家」,從什麼時候開始可以這樣毫無規範的一邊替產品、廠商拍廣告,一邊又可以在電視上評論廠商或產業呢?這個行業真的這麼沒有尊嚴了嗎?或者,這才是新聞這個行業的新出路?

IMG_1605

當然這不是陳高超而已。陳高超可能「賣相」稍微差一點,所以我很少看到,這還是第一次。鄭弘儀廣告已經拍到爆了,他不知道會不會在節目中找人來談冷氣滴水抑或是韓國車?

我很好奇,未來陳高超先生如果在電視上繼續談論房地產行業,讀者會不會轉台呢?讀者對於他的言論還有多少的信任?會不會直接當成廣告?讀者如果聽了他的推薦買房子,未來如果沒有賺到錢,在電視上看到他的時候會不會怒砸電視呢?

或者說,既然這些名嘴都可以拍廣告、推薦產品,那麼我們為什麼不能乾脆邀請廣告左邊的蕭薔來上談話節目談房地產呢?講得好不好,不重要,但畫面起碼看起來不會如此難堪。

題外話:支藝樺現在的消費高手現在已經成為另外一種電視購物節目了,所以她拍廣告我覺得還比較沒有問題,支藝樺拍「油切」的廣告,為了規避相關法令,沒辦法直接提及「療效」,所以用暗示的手法雙手向前一劃,象徵把油跟脂肪排掉,還真是經典啊!

公民記者之後

這個月台灣某個圈子最大的事情應該就是「青年公民記者研習」,公民記者是一樣很新的東西,尤其是「以網路作為媒介的公民新聞」,最近一年十分火熱。而這麼火熱、「公民」的東西,竟然不是由第三部門出來倡議,反而是直接由國家機器來發起,老實說我看不出來國家這麼早介入的急迫性到底在哪裡?

說真的,活動很讓我想起十幾年前國民黨的活動。國民黨北知青以前每年暑假也都會辦大量的營隊,其中也有編採營,我還記得1991年的編採營在海洋大學,4天3夜還是3天2夜我忘記了,國民黨北知青辦編採營大概是一種習慣,沿襲中央幹校的老傳統,但我想北知青、青工會乃至於國民黨對於那些小朋友上了編採營之後可以幹嘛、應該幹嘛,是否能確保國民黨永續執政(那年頭這不是問題),應該是完全沒有想法的,畢竟很多人是別的營隊報不到才參加編採營,或是剛好那時有空,回來之後大概過幾天就忘記什麼倒寶塔了。

這個社會現在對於記者的厭惡大概已經到達頂峰了,從有記者這個職業以來,台灣的記者大概是最被看不起的。公民記者也是要改變這種現象。不過這個社會就是這樣,越被討厭的職業,其實越多人想要來試試看,很多人報名公民記者時,對記者這種工作大概還是又愛又恨的,企圖經過這兩天的短暫洗禮,就成為所謂的「記者」(而非「公民」記者)。

其實根本不應該叫做「公民記者」的,記者這兩個字有太重的包袱、太深刻的形象,這之中包括「受邀」參加記者會、接近名人、進入官署、擁有記者證、獲得「好處」……等等。這當然不是記者的全貌,但很多人還是會這樣認為,並且希望藉由國家機器舉辦的公民記者研習活動,取得國家機器委託的權力、授與的記者證。天哪!

公民記者是Citizen Journalist或Citizen Reporter,怎麼翻都好:公民報導者、公民媒體工作者、公民記錄者,就是不要叫做「記者」。

記者證當然也不用。有沒有記者證,跟對公民社會是否有影響,完全沒有關連。沒有記者證除了不太方便進入立法院、總統府等官署外,沒有太多的不同。路邊會有公民新聞、遊行中有公民新聞、弱勢團體有公民新聞、踢爆也是公民新聞,當然,被邀請吃芒果也是一種,沒有一樣要記者證、也不需要獲得誰或誰的授權。

公民記者或公民新聞,其實不過是實踐公民社會的一環而已,你如果以前從來沒有參加過(最好是組織過)NPO / NGO / 倡議等活動,沒有投書給媒體,沒有寫信給政府或企業表達你的意見,甚至連119、110或環保署檢舉電話都沒打過,那麼突然想要當公民記者或從事公民新聞,我覺得,有點太快、太浪漫了。

———– 有一點點公民味道的分隔線 ———–

研習第一天晚上被關在慘白的電腦教室那都不能去,必須乖乖寫作業,然後上傳,我不知不覺就打了這麼多,藉此一角貼出來騙流量。

變成兩日摘

2005/7/25 – 27

公民‧新聞

網路書寫

讀書人

入口網站

數位時代

一堆電影

網摘又來了(sorry前幾天不在台北)

2005/07/23 – 2005/07/25

現場記錄

公民新聞

媒體監督

公民思考

破紀錄

日本文化

平平是入口網站

革命不是請客吃飯

IMG_1565
青年公民記者研習

IMG_1564
哦,Pizza耶!

IMG_1563

革命不是請客吃飯,不是做文章,
不是繪畫繡花,不能那樣雅緻,
那樣從容不迫,文質彬彬,
那樣溫良恭儉讓。
(毛澤東,1927)


夜間消夜更新:

IMG_1571
「兩個都要拿哦?好棒哦!」

IMG_1572
公民新聞的在地實踐

我去參加青年公民記者研習啦

說過了。我是年輕人,青年人,whatever,反正我年紀沒有超過35歲,所以可以來參加青輔會的「青年公民記者研習」,在高雄,冷氣房,外面熱不熱其實我不太知道。

因為講師台北場與高雄場不同,所以拿到的手冊是「南區版」,看起來很像德國大學的「講義」,所有相關的文章全部編在一本,資料非常豐富,十分感激,裡面有些東西我已經很熟了,但也有不少可以彌補我先前知識/觀點的不足。

令我驚訝的是,青輔會主委鄭麗君導言《往青年傳播權的一小步》的推荐閱讀(另一種網摘?:P)中出現了小弟的拙文《搶救甜心之後》(內有廣告),謝謝啦。

現在這一場是「講你我的故事,寫我們的新聞-公民新聞怎麼寫?」,剛好是(就是此刻)任將達介紹韓國的一個典範OhMyNews,我是乖小孩,要專心聽課了,再見。

小周末網摘

2005/07/22

7/21 網摘

2005/07/21

兒童發展

公民新聞

喜歡買書

也要有時間讀

飯前洗手

飯後漱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