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May 2005

生活化的題目

國中基測社會科的題目,請作答

圖(十二)是好鄰居菜市場平面圖。若依據攤位的分布與市場內人們可能的移動路線判斷,哪一個攤位經過的人潮可以最多?


以上是今年第一次國中基本學力測驗社會科的考題。我在考場問了幾個同事、同業,回到教育部也問了幾個人,大家的答案都不一樣,後來才發現補教老師也把這題當成「爭議題」。

我們如果在國中基測闈場外就 發現爭議題,其實有機會當面跟試題組的溝通,當天試題組的來了幾個地理老師跟我說明,告訴我這是地理區位的觀念,「不要考慮菜市場」,可惜我的書讀的有點 雜了,以前讀建 築系修過環境心理學,然後都市計畫也讀過幾年,我可以理解正確答案,但不知道國中生在這麼短的時間內,會不會不受到「菜市場」的個人生活經驗影響,然後很 快的選出正確答案,而不選另外一個也很接近的答案。

從許多大人的解答看來,生活經驗越多、越常上菜市場、考慮越多的,這題越不容易答對。

這幾年國中基測、大學學測都很喜歡出「生活題」,把理論用生活經驗或現象來包裝,但是否真的每一題都包裝得好,恐怕值得商榷。

最後關卡:國中基測闈場

IMG_0350

目標:進入神祕基地

IMG_0346

關卡:破壞攝影機

IMG_0345

NPC出現

IMG_0342

任務要求:不得破壞外封條

IMG_0347

關卡:破壞電信偵防車(不知道實際叫做什麼)

IMG_0351

關卡:擊敗電信警察

IMG_0354

闈外辦公室竟然有這樣一個陷阱。

IMG_0371

最後一科缺考人數回報。闈場即將開門。

IMG_0373

隱藏關卡。郝龍斌突然跑到闈場說明紅十字會人事支出。

IMG_0381

Boss發現

IMG_0383

解開第一道封印。

IMG_0384

撕第二道封條,急急如律令!

IMG_0387

平常都是稱霸一方的老師,這時候還是得乖乖排隊。

IMG_0390

出闈了。等在各位面前的,是~~(原來沒有內閣改組啊!)

IMG_0392

等半天,我們要的試題終於出來了。

新聞不死,只是形式轉變

Poynter Institute 的 Anne Van Wagener 日前在「網頁是小報」(Is the Web a Tab?)中提到現在越來越多報紙的形式開始小報(Tabloid)化,在台灣確實也如此,早期只有破報、立報、國語日報等,後來捷運報也都用小報,然後呢,聯合報系底下的星報最近也開始變成小報了,一版一個主題,確實比較方便閱讀。

而文中也提到網頁囿於螢幕大小,所以跟小報格式有點類似,不過作者的文長也呼應她文章的觀點,很短,其實沒有講什麼。

但最後兩段卻很令人感動,多少也符合我現在即將換工作的心境:

Someday, the Web won’t exist in its current form. Blogs will be out
of fashion. And words printed on paper could be the equivalent of cave drawings.

All that will be left is the journalism.

網站更新三篇

最近三篇在中晚寫的「高論」

別的媒體發表過的文章,到底要不要直接貼上Blog呢?我想想還是不要好了,這邊保持原創即可。

無所不在的廣告,扭蛋也有!

 前幾天接受一位研究生的論文訪談,因為研究生前一個行程耽誤,所以我又在西門町探索了一下最新扭蛋。原本是想集滿Keroro最新情境扭蛋的,但是另外一樣扭蛋吸引了我的目光(還有錢),就是藝術大理石雕像與石膏像的扭蛋。因為身上現金不多,所以只轉了兩顆(改天去轉光光)。

雕像扭蛋

 實在很酷啊,這麼藝術的東西也能弄成扭蛋,日本扭蛋跟食玩的領域越來越廣啦,下次如果扭出李登輝或希特勒我也不意外了。不過我想如果有人能夠製作整套的忘憂宮(Sanssouci)雕像扭蛋那就更好啦,食玩也可以。

扭蛋說明書附上廣告

 翻到說明書的背面,才發現日本人真的是很瘋狂。這套藝術扭蛋是跟一間升大學美術補習學校すいどーばた美術学院合作的,所以背面就有這間學校的廣告,還跟你說2004年有多少人考上東京藝大等等。所以扭蛋廠商知道會轉這種扭蛋的以年輕小朋友(是的,我也是)居多,而且多多少少對於藝術有興趣,廣告就這樣跟過來了。

 下次總統大選時,西門町會不會出現長達4個系列,隱藏版是有露兩點的馬英九扭蛋呢?大家拭目以待。

對目擊者雜誌的回應

 上個月我應台灣記者協會的《目擊者》雜誌邀請,為這期封面故事「Blog!部落格來了」撰寫一篇關於Blog的簡單介紹。不過出刊幾天了我都沒有收到雜誌,只好自己去書店買一本來瞧瞧,畢竟我還嫩,不是「射後不理」的大牌寫手,總還是要看看稿子刊出來長什麼樣。

 目擊者除了拙文外,還有中時電子報新聞總監、資深前輩黃哲彬先生的大作,黃總監長期經營網路新聞,對於新聞與部落格之間的分析十分精闢,而文末更期望中時電子報的編輯部落格在年底可以推荐五千萬個部落格,雄心壯志、令人感佩。天佑中國時報,阿門。

 這一期目擊者也刊出許多關於網路新聞的文章。前一陣子社會上有一些關於「如何處理網路新聞」的討論,大大小小研討會不斷,很多都邀請了我,但我不是沒有時間、就是要去教急救,所以都錯過了。至於網路新聞該如何報導、媒體該如何呈現「網友」,我陸續也寫過一些文章,在此不再贅述。

 不過我覺得論證思辯還是要有原則,不是媒體處理網路新聞偶而不得人心,以後就不能報導網路新聞,這世界上沒有這麼粗暴的事情。根據目擊者雜誌第90頁的報導,在某一場我缺席的座談會中,台大歷史系的涂豐恩同學認為中時晚報在4月1日的頭條:

一則發表在笑話版的文章,卻被記者報導得煞有其事,顯然是沒有理解虛擬空間的使用習慣。

 很不幸的,那個煞有其事的記者,叫做李怡志,也就是我。我1994年開始上網,所以我想我不用為自己是否理解虛擬空間而辯解,但我想說說看媒體是如何處理那則新聞的。

 那天是4月1日,愚人節。

 台大另一位還頗具知名度的同學,將聯合新聞網的網頁抓下後,把標題改成「北京斬首行動,總統府遭到轟炸」,署名為「中央社」,內文則是謊稱總統府、博愛特區陷入火海,然後放在自己位於台大的個人網頁空間中。以目前網路詐騙的手法來看,這個網頁是典型的網路釣魚(Phishing),只不過騙的不是你的錢,而是你的注意力。

 就我研究網路謠言的經驗來看,這實在不是一則聰明的玩笑或是謠言,維基百科當天早上宣佈被大英百科全書併購才真讓人驚訝,也夠幽默。但從當天早上開始,許多上班族都從MSN Messenger、Email等管道收到了該網頁的連結,有些沒有習慣從網址判斷內容真偽的人,確實在當下都上了當,而且這個Hoax早就已經不是涂同學所說的「Joke版玩笑」,而是進入了上班族口耳相傳的循環,依照估計,看過的人當在數十萬人次,比「藍爆」影響力還大。

 當我收到第三次連結時,報社覺得茲事體大,因為在某些記者室傳出有人上當的「災情」,過了一段時間,被盜用的聯合報系也發現事情並不小,所以在聯合新聞網首頁澄清,並且要求聯晚的記者處理。聯晚的同業告知台大有學生惡作劇之後,沒有多久同學回電向聯合報系致歉,並撤下網頁。

 愚人節無傷大雅的玩笑可以被容忍,但所有的玩笑都一定會有一個界線,界線在哪、又是否跨越,不是我或任何一個個人能夠判定。用聯合報的版型、署名中央社、謊稱中國攻擊台灣,這到底是不是只在PTT Joke版的小玩笑,還是一個越過界線的惡作劇,從當天早上許多網友的反應、台大、聯合報系及Skymirage的反應,很多人心中應該會有答案。至於這個事件需不需要「煞有其事」去報導,我自己是否了解虛擬空間的習慣,恐怕都還是次要的。

當天中晚頭版頭如下:

愚人節笑話,中共「轟炸」總統府
台大生假冒udn.和中央社發稿,觸法恐挨告

李怡志/台北報導

 國民黨副主席江丙坤不是還在中國大陸訪問,怎麼中共就打過來了?上午許多網友紛紛透過電子郵件或MSN Messenger等傳訊軟體傳送一個連結,打開一看,赫然發現「北京斬首行動,總統府遭到轟炸」的新聞。

 這篇出自於聯合新聞網、署名「中央社台北一日電」的新聞指出(見圖,王明仁翻攝),中共轟炸機今天清晨0點5分飛抵台北市上空,總統府、國防部等機構都已遭轟炸,博愛特區陷入火海,正副總統目前已經進入衡山指揮所,並對中國宣戰。美國和日本也同時對中國宣戰。

 中共斬首台灣政治中樞的新聞一出,許多網友紛紛轉寄,不過大部分的人看到網址前面的 homepage.ntu.edu.tw/~b90203046後,都心知肚明,知道是台大學生的愚人節惡搞。但還是有少數人被騙了一下,甚至開始擔心是否應該買黃金來囤積。

 這名充滿幽默感的台大學生平常暱稱為Skymirage,在校內十分活躍,也是BBS站PTT的笑話版版主,但這種玩笑到底有沒有問題呢?

 律師簡榮宗表示,這篇愚人節的玩笑因為使用了聯合報的版型及中央社的名義,所以兩家媒體都可以主張偽造文書。而根據刑法第151條的恐嚇公眾罪,如果致生危害於公安者,可以處2年以下有期徒刑。但不論是偽造文書或恐嚇公眾,前提都是Skymirage要主觀有犯意,而且有可能產生損害,今天因為很多人一看就知道愚人節玩笑,所以不太可能構成違法。

所以我才會教學生寫讀者投書

聯合報民意論壇今天刊出一篇由「東華大學資工系教授兼教務長」張瑞雄投稿的「新聞部落格 別變成吹噓格」,大概說明了一下Blog的部分現狀,也希望Blogger能夠參考Cyberjournalist的A Bloggers’ Code of Ethics等等。

其實我覺得不論是讀者投書或是Blogging,都是一種表達言論的管道,媒體形式或容不同,但意義卻相仿。

我從高二升高三的暑假開始寫讀者投書,經過一段時間的「揣摩」後,幾乎可以百發百中,合計在聯合、中央、自由見報約十篇。當時如果有多元入學,憑藉這些讀者投書(當然還有兩枚「成功榮譽獎」),我想應該可以進入國立大學熱門科系的。

上了大學因為要批評母校淡江的政策,終於投了一篇給中時(之前因為沒稿費,不想寫),完成「大滿貫」之後,覺得寫讀者投書也沒什麼,人又在國外,所以好幾年沒有再寫過。出了社會沒有幾年就進入媒體,基本上發言的機會很多,所以偶爾才以紅十字會急救教練的身份寫過幾篇,純粹娛樂而已。

我認為報社開闢Op-Ed的用意應該是彌補自己編採言論人力跟角度的不足,所以應該廣納百川,盡量讓大多數的讀者都能夠表達多元意見,而非淪為吹捧自己、打擊對手、促銷產品或畜養御用寫手的地方。

所以我去年就對大傳社的同學講授了自己投稿讀者投書的心得(也包括必上的祕訣),希望學生能夠在高中時期就培養近用媒體的習慣與能力,有意見就發表,一來能夠讓媒體的Op-Ed可以有更多元的風貌,二來可以淘汰御用寫手。今年又在網路新聞的課程中跟同學介紹了Blog,希望同學可以在Blog寫自己的意見。可惜高一的學生對於近用媒體沒有什麼感覺(我在課堂上當然不是用這4個字),迄今無人投稿。

但隨著Blog書寫越來越流行,越來越多人可以不需要傳統媒體的「憐憫」、不用依靠可能要換行的頭銜,才有近用媒體的機會。只要在自己的Blog寫得夠好,讀者人數、影響力都不會比在紙本的讀者投書低。或許有些人認為報紙或電視才是「媒體」、才有影響力、才有Readership,但很抱歉,我還年輕,我不相信這一套。如果報社的讀者投書一再成為打壓異己、吹捧自己、促銷產品的地方,那麼有能力、有思想的寫手、讀者,自然會轉向Blog的懷抱。

其實網路上的Blog規範不只有Cyberjournalist這一個而已,而Blog的內容也不只有時事新聞評論這一種而已,IBM的「IBM Blogging Policy and Guildlines」更深入以企業公民的角度規範了該怎麼blog,其他不同角度的規範也很多,但這麼多Blog規範背後要傳達的訊息其實很簡單,就是要你守法、符合倫理。

網路上彼此互相監督力量其實很大,反而是平面媒體雖然影響力大,但不易監督,所以我覺得「報社讀者投書規範」恐怕要比Blog規範還更重要:

  1. 切勿吹捧:平面媒體經常有許多活動、改版、企畫等等,然後就會在讀者投書看到大量的吹捧文章,甚至上版頭的都有,有時候還可以一刊好幾天,擠壓其他的「民意」。民意論壇空間有限,這種「上下交相賊」的文章大可不必來文照刊。另外一種則是讀者投書的作者其實在報社相關企業內有業務往來,例如出書、策畫活動等等,然後又讓這些人利用讀者投書的珍貴版面來替產品促銷,這已經不是「利益衝突」而已,根本就是「置入性行銷」。報紙版面這麼大,這種東西大可以放在別處。
  2. 容納異己:既然是Op-Ed,那個Op當然很重要,而不是每次都放政治立場跟氣味與自己100%麻吉的投稿。有的報社偶爾也會刊登「異己」的稿子,不過版面通常很差,而且過兩天會刊登更多其他讀者反對異己的稿子,藉此呈現所謂的「民意」,給異己投稿者「好看」。
  3. 廣納百川:長期看讀者投書的讀者應該都知道,台灣有一群職業投稿人,大多是靠納稅人的稅金維生,所以經常「行有餘力、得以『寫』文」。這些職業投稿人的文筆、論述當然比「平均」普羅大眾好,不過之所以能夠大量曝光,我想可能還是憑藉他們好看、好聽的頭銜;而且文章都很長,想必也會擠壓其他非職業投稿人表達意見的空間。如果報紙真的有心經營「民意」、「輿論」,那應該讓多元身份、多元背景的普通投稿者有同樣的曝光機會,至於這些職業投稿人,不如列為專欄作者或主筆,讓他們安心寫,也是對這些人的尊重。

從圖表的角度來看任務型國代選舉

號稱台灣第一次選黨不選人的任務型國代選舉日前落幕,不過大家都不太重視,各報紙圖表都只有小貓兩三張,選民也不熱絡,雖然有百萬抽獎,但投票率還不到1/4,但這次選舉真的如此無趣嗎?

去年總統大選及立委大選,兩次我都「攬」下了中晚的所有選舉圖表,不過這次任務型國代報社根本沒有想要什麼圖表,我只好自己私下「研究」了。

繪製圖表之前,當然要先了解這次選舉的目的、數字的意義在哪裡,否則很難用圖面快速、精準地呈現資訊。這次選舉雖然說是「選黨」,但選出來的國代其實沒有什麼功能,只能投票,選一個博士跟選一個輕度智障的基本上沒有差異,因為候選團體已經表達了對於修憲案的立場,我們投票的同時,就表達了對於修憲「贊成」或「反對」的立場,這些「任務型國代」說穿了就是莫名其妙領了一堆錢,然後賺到民意代表資歷的爽人

所以任務型國代圖表最重要的意義是「贊成」跟「反對」修憲案的選票有多少、席次有多少。因為這次是選黨不選人,又採用最大餘數法,所以得票跟席次之間會有一些差異。要呈現「民意」,應該是以得票率為準,不過實際能夠發生效用,則該繪製「贊成」跟「反對」的席次分配圖,畢竟政黨選得如何並不重要,修憲案能否通過才是重點。而圖表上還應該標示1/2、3/4等參考線,並且說明各自的意義。

那麼個別政黨得票率重要嗎?這次每個報紙都把任務型國代當成立委選舉來處理,選完就把政黨排排站,民進黨、國民黨、台聯、親民黨、民盟一字排開,但真的能夠這樣排嗎?

對於已經充分了解選舉意義的理性投票人而言,這次投票應該是先問看看自己到底贊成或反對修憲,然後才在兩群的政黨中,依照個人的政治立場,選擇不同的政黨或團體,如下圖所示。

rwxgd002

選民真的是這樣選擇嗎?我從中選會的資料中繪製了兩張圖表,可以交叉來檢驗。如果選民是選黨不選態度,那不同立場之間的選民可能在贊成或反對之間,會有比較大的歧異。可是下面這張圖表可以說明,其實不論立場偏藍或偏綠,贊成修憲的比率卻非常相近。在「其他」的部分會有較大的差異,主要是因為張亞中老師的民主行動聯盟,吸引了許多選票,但如果將民主行動聯盟跟意外賺到國民黨選票的中國民眾黨都劃歸泛藍,則泛藍贊成跟反對修憲的比率還是會保持在83%對17%左右。

rwxgd001

如果確定了選民是決定自己的態度,然後才選擇不同態度的政黨,那麼政黨得票率就不應該放在一起看。在贊成這邊,其實是民進黨及國民黨(有不少票被洗衣店老闆賺去)廝殺,一起在83%左右的選票中,分別吸引泛藍跟泛綠的選民。在贊成的這邊,泛綠得票率要比泛藍高一些,雖然這次投票率只有1/4不到,卻還是某種指標。

在「反對」這邊,藍的有親民黨跟新黨(竊以為民主行動聯盟也算啦,不過還是尊重人家,放在其他,沒有擅自抹藍),綠的有建國黨跟台聯黨。從比例上來看,兩邊也差不太多,同樣是泛綠比泛藍多一些些。

對於「反對」修憲幾個政黨,確實不容易去跟國民黨、民進黨,或是過去選舉的成績來比較。畢竟那一個pool只有17%左右,除了金、馬兩個離島有較多人選黨不選態度,反對的高達25%外,台灣本島大部分都在17%上下幾個百分比,只能在這麼小的範圍內你消我長、捉對廝殺。加上選民政治立場現在藍綠各半,所以親民、新黨、台聯、建國這四個小黨,就只能在這17%分選票。有幾個縣市這種趨勢特別明顯,只要親民黨有票、台聯就沒有票,效應比國民黨對民進黨更為強烈。

rwxgd003

由於泛綠在反對的這邊,主要只有台聯在搶選票,所以輕易拿下7%。但親民黨還要跟新黨、民主行動聯盟競爭,所以最後只拿下6%左右,比上次立委選舉要低。但大致而言,藍綠在贊成、反對兩邊,都拿到差不多選票。

藍綠之外的政黨可以當成另外一個指標。在贊成這邊的幾個迷你黨,得票都相當得高,否則反對的新黨(0.88%)得票不可能還低於沒有太多人聽過的中國民眾黨(1.08%),建國黨(0.3%)也不可能選輸農民黨(0.4%)。

我雖然不喜歡親民黨、宋楚瑜這些機會主義者,不過也要替親民黨叫屈,因為這不是立委選舉,只能將親民黨放在「反對」的這邊來看成敗,既然反對的選票全部只有這麼一點點,那麼親民黨在「反對」這邊的表現不算太差,不過親民黨一堆人因為這樣就大哭大鬧,實在好笑得很。如果親民黨這次的立場改為「贊成」,我相信得票率一定會比6%多很多很多,如果國民黨又跟親民黨互換,國民黨放在反對這邊、親民黨放在贊成這邊,那不知道國民黨現在會亂成什麼樣子,而宋楚瑜或許就已經安排第二次宋胡會了。

我家的ISP倒閉(?)了

唉唉,當初是因為採訪PCHome跟曜正科技合作,想說PCHome(爛)掛保證,應該沒問題,所以之後也申請了曜正的無線上網ADSL(沒有用任何特權,一分一毛都是自己負擔)。

過去幾年上網品質都還好,沒想到傳出財務危機後,不到一個月就無預警斷線了。

星期六上午去紅十字會總會替「紅大服」的小朋友上急救概述,下午回家,才發現我家的ADSL也需要急救,歐依歐依。當下直覺是「我又被中華電信斷線」,然後馬上打去中華電信,結果多方查證,線路都很正常。後來打去ADSL的客服,連線也沒問題,不過客服冷冷地說了:「你是曜正的吧?」我當場倒退200步,想說這種事情怎麼這麼快就發生了。

所以呢,嗯,在新ISP來裝機之前,Blog是很難更新了。特別是允諾在「事件結束」後會完整更新的倪敏然新聞學的Mindmap,看起來不會那麼快就更新。今天早上看TVBS還說倪敏然死前看了海,唉,這張Mindmap到底會多大,我也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