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September 2004

說來說去還不是為了自己

 國民黨第十六屆中央委員會第四次全體會議日前選出中常委,新舊交替,雖然國民黨彷彿已經在野幾百年了,不過媒體還是稟持關懷弱勢的立場,給予相當程度的報導。

 中常會(理論上)是國民黨最高的權力機構,如果在國民黨執政的時代,身居其中可謂呼風喚雨,影響力絕對在立委之上。這次選出31位中常委後,就有落選者大肆批評國民黨保守、不重視年輕人。

 國民黨中常會真的沒有年輕人?新科31位中常委中,立委林益世是1968年次的,台北市議員林奕華也是1968年次,說小不小,但都還在40歲以下,符合「最廣義的」青年人標準。而這位落選的「年輕人」到底有多年輕呢?說了大家別難過,也是1968年次的,36歲呢!對於六、七年級生而言,都已經老得發酸、發臭了,而且也不比其他兩位已經有專業政治資歷的中常委年輕。

 搞政治本來就沒有年齡的區別,革命如此、民主制度也一樣,如果沒有魅力(Charisma),最少也要有實力,勝敗都是自己的事情。如果選舉選不上,還要怪罪環境或自己的「成分」,那不是涉世未深,就是無恥。

 我還在德國讀書的時候,當時德國人眼中又老又肥的柯爾(Helmut Kohl)卻找了一位年輕女孩諾特(Claudia Nolte)來當「家庭、老年、婦女與青年部」( Bundesministerium für Familie, Senioren, Frauen und Jugend)的部長。諾特是1966年次的,1994年入主部長室的時候,才28歲!當時雖然大家紛紛認為諾特是因為同時具有年輕、女性及來自東德的三合一條件,所以順利入閣,但可別忘了諾特從1990年開始就擔任聯邦議員,25歲已經是基督教民主黨(CDU)聯邦議會黨團發言人,政治經驗可豐富了。

 民主制度如此,搞革命也一樣。周恩來26歲出任廣州黃埔軍校政治部主任,30出頭就已經領導當時的中國共產黨了。切‧格瓦納(Che Guevara)踏上機車長征,進行「社會調查」的時候才23歲。30歲時,切‧格瓦納就已經與卡斯楚合作,一起推翻親美的巴蒂斯塔(Batista)政權,解放古巴。  老實說我還要4年才36歲,但我實在想不透怎麼會有人36歲了還在「裝小」,希望以根本不存在的標籤來換取同情的選票?國民黨這些口口聲聲要替年輕人爭取參政空間的「年輕人」,在我眼中怎麼看,實在都不年輕。

 這又讓我想起台灣二十年前的一個怪現象:「資優教育」。台灣好些知名教授在孩子還小的時候,紛紛鼓吹資優教育,當然資優教育的對象不是別人,而是自己的孩子。一旦孩子順利連番跳級、留美之後,你就再也聽不到這些教授出來談資優教育了,說來說去,還不都是為了自己。  

現在國民黨這些「五六七」的成員中,有好多人年紀都已經超過35歲,而且大多在國民黨知青系統「混」了好久,一點名堂都玩不出來,只好在40歲的前夕出來裝小,更別說今年四月在中正紀念堂前的那些「學生」,有的年紀還比我大呢!如果這些人真的希望替國民黨注入新血、真的希望國民黨年輕化,就應該鼻子摸摸、退居幕後的幕後,信守自己的理念,真的好好替國民黨找些年輕的新血輪,鼓勵20歲上下的年輕人透過選舉的途徑步入政壇,這樣不才是真正的年輕化?

 老實說我很擔心現在這批假冒的年輕人一旦過了40歲,還是會拿出種種弱勢的標籤,例如「學者」、「矮子」、「近視」、「胖子」、「禿頭」、「瘦子」或「學生」等不知道與民主政治有什麼關係的標籤往自己身上亂貼,只要自己能夠參選,管他年輕不年輕。

(從另外一個只貼了一篇的Blog移過來,那個就刪了)

去大陸,回大陸

不管怎麼說,我就是要離開台灣啦!

時間很短,別緊張。台灣事情還很多,所以9/19就返台了。

如果新聞稿不是很重要的話,就不要發給我了,也不要奪命連環追問我「會不會出席?什麼時候見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