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April 2004

來講一件噁心的事情

先聲明:以下描述的情節或許會對某些人造成不悅的感覺,有心臟病、高血壓或是特殊政治立場的人請先離開。

這年頭大概很少人用手洗衣物。我家也是。

洗衣機很方便,所有東西一股腦地丟進去,經過一堆繁複的動作之後,好啦,乾淨的衣服就呈現在你的眼前。

乾淨歸乾淨,但不保證顏色跟原本一樣。

我要說的就是這樣的事情。

我的底褲(或稱內褲),有些是白色的。沒想到最近跟紅色衣物一起洗了之後,就成了「白色 + 紅色 = 粉紅色」。我對粉紅色沒有什麼敵意,色彩學的書說,粉紅色可以安定情緒。我當初申辦PHS的時候,因為其他顏色缺貨,給了我一隻粉紅色的,我也就用到現在。不過因為只當成發稿傳輸工具,所以一般朋友沒看到我隨身攜帶。

內褲粉紅色的,有什麼關係呢?平常穿在裡面,除非是「至親」,否則沒有人看得見。

但是這年頭警察很壞的。如果哪天我穿了被染過色的粉紅色內褲,剛好遇到擴大臨檢或怎樣的,這時候問題就來了。

我沒有當過社會記者,所以常常無法思考警察的邏輯與行事風格。但是電視打開,常常看到有人被扭送警局後,就會出現這樣的新聞:「男扮女裝:工程師穿女性內衣」。送到警察局都要檢查內衣褲的嗎?這我實在搞不太清楚,不過這樣的新聞一多,真讓我有點擔心。

如果下次有人在報紙上或電視跑馬燈看到「男記者愛穿女性內褲」這條新聞的時候,各位,那如果是我,也絕對不是女用內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