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February 2004

張讓評魔戒

最近因為某些不太可告人的因素,我又開始看起報紙的副刊。

其實是很愛看副刊的。

以前拿到報紙,總能從第一落的紛紛擾擾一直看到副刊的花團錦簇、分類廣告的人生百態。但是幹了記者之後,拿到報紙的目的跟意義都變了,第一落翻完,看到自己沒漏新聞,大抵閱報就已經結束,沒辦法,我要看很多份「第一落」呢。

最近幾天又開始研究起中國時報的副刊,包含消費家庭跟影視那些部分,意外讓我撿到好東西。

作家張讓在中國時報人間副刊連載《魔戒手記》,討論原著、也評電影。他說電影太戰爭片,離原著太遠,我沒看過原著,但我也認為電影是太過偏重戰爭的場景與鋪陳。我後來也玩過王者再臨的電玩,這款遊戲有點類似「電影王者再臨補述」,將電影中實際打鬥的場面交由玩家控制,一會我是山姆、一會又是甘道夫,從頭到尾就是跑跑跑、打打打。破台之後的感覺跟看完電影差不多,尤其最後把Smeagol踹下烈焰熔漿的時候,心情更是舒暢,電影中要踹幾次我忘了,但是遊戲中可要紮紮實實地踹六次呢,你根本不知道Smeagol有多會跑~~

張讓的魔戒手記從2/25開始連載,今天是第三天,評文字與人物,把一些重要的主角都拿出來評論一番。台灣在電影魔戒之後,評論的文字很多,但多以電影為主,像張讓這樣左右開弓,游刃於原著及改編之間的大部頭評論(或可當作入門),確實不多見,值得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