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business

Collaborative Consumption 共享消費:P2P的O2O – 筆記

最近修Coursera的Gamification,期末作業是針對一間虛擬的Collaborative Consumption企業來設計一套遊戲化的系統。這等於是兩個題目了,如果不先了解Collaborative Consumption是什麼,作業也寫不出來。由於這個領域的核心是未來網路的一個重要關鍵,我把收集到的資料整理一下,以後大家都用得到。套最流行的術語,Collaborative Consumption就是讓P2P可以O2O。Collaborative我認為翻成共享比較好,對岸有翻成協力,但協力消費感覺是一起去血拼,共享消費比較是你買的東西我也可以用。

Collaborative Consumption

Rachel Botsman認為共享消費的系統要成功有四個因素,分別是閒置的資源,特別是昂貴的閒置資源(Idling Capacity),再來就是足夠物件數目(Critical Mass),然後使用者要能相信這樣的共享消費對社會是好的,例如可以減少浪費、提高物品使用率等等(Belief in “the commons”),最後一點是要能夠信任陌生人(Trust between strangers)。Rachel也認為,信任與名譽(Reputation)會是人類未來最重要的網路資產。

Rachel Botsman 定義的共享消費系統有三種:

  • Product service systems 產品租用平台:消費者以租代買,例如台北市的UBike。主要精神是消費者只需要服務內容與體驗,而非其工具。
  • Redistribution markets 流通市場:使用過的物品重新回到市場上流通,可以是販售或以物易物。
  • Collaborative lifestyles 生活型態共享:我有的東西給你給你用。例如空的房間如果以日租的方式給別人住,就是AirBnB,如果免費給別人住則是CouchSurfing

以汽車出租為例,Product Service Systems是指Zipcar這種公司,車子是公司的,但你幾乎隨時可以用車,是B2C的模式,。而Collaborative Lifestyle模式下車子是私人的,你是跟他租車,屬於P2P模式,平台商仲介資訊。Uber則是幾種模式都有,很多車子是屬於不同程度的私人,有的是一般老百姓、有的是企業的老闆用車,其實屬於 P2P 交易。

共享消費的三種模式(哈佛管理評論 2010/Oct)

共享消費的三種模式(哈佛管理評論 2010/Oct)

共享消費 Mesh 企業

Lisa Gansky 認為共享消費(Mesh)的企業有四個特點:首先,核心產品可以在一個社群、市場或價值鏈中被分享(產品、服務、原物料),其次,要有好的行動網路協助追蹤與聚合資訊,第三,專注在實體物品上才能讓發揮在地的價值,最後,社群網路可以協助共享資訊的流通。

Lisa Gansky認為社群網路、行動資訊與實體物品是共享消費的三個主要元素( TED)

Lisa Gansky認為社群網路、行動資訊與實體物品是共享消費的三個主要元素( TED)

書籍:

TED影片

Rachel Botsman: 新經濟的貨幣是「信任」 The Currency of the new economy is Trust

 

Lisa Gansky: 分享是商業的未來 The future of business is the “mesh

 

Rachel Botsman: 談共享消費 The Case of Collaborative Consumption

網站:

魔球是討論商業智慧的職棒小說╱電影!

魔球是一本談Business Intelligence的書!

最近《魔球》(Moneyball)很紅,電影跟小說都有,我知道我一旦看過電影就不會回頭看小說,所以先買了一本來看看。如果你有看過《蘋果橘子經濟學》(Freakonomics),或許看魔球的時候,會有種Déjà vu的感覺,以為是把其中一個篇章變成一本小說。如果你看過魔球再回頭看蘋果橘子經濟學,大概也會有一種延伸閱讀的感覺。這也很像是《目標》這樣的企管小說,只不過魔球的故事並非虛構。

魔球與美和中學棒球隊照片

快速用2天看完之後,有很多共鳴。首先,我是一個非常喜歡將大量data轉換成視覺化資訊的人,我也用同樣的方法在經營網路內容服務,加上我從1997年開始用webtrends到現在,我已經看了10幾年的網路統計數據,所以我(想)看的數據很多,角度也跟很多人(或者所有的人)不一樣。其次,我雖然四肢不勤,但我曾經催生過一個網路運動頻道(就是那個沒錯),所以書中提到的很多東西我都曾經接觸過,例如STATS的數據,臨場感很高。

魔球這本書處理了很多重點,有些我看不懂,有些看得懂但沒有共鳴,就我自己經營媒體的經驗而言,奧克蘭運動家隊(Oakland Athletics)的比利比恩(Billy Beane)證明了知道自己在什麼產業,客戶是誰,賣什麼東西很重要,當然,這也是相當困難的一件事。其次,針對達成目標所需要的知識去找尋可以描述的資訊也很重要。最後,要獲得這樣的Business Intelligence,就要再從資訊回頭去找尋數據。

魔球書中最重要的一個角色,或許不一定是比利比恩,而是現在服務於紅襪隊的比爾詹姆斯。他在自費出版的Baseball Abstract中寫道:「守備數據只有數字的意義,而非語言的意義。令他感興趣的是語言,而非數字;是文字,及其傳達的意義。當這些數字取得語言般的重要性,也就取得權力去做語言能所做的一切。」而這句話實在非常精準描述了從數字到資訊的意義。而他不斷創造的新統計項目或者資訊,其實都是在完備這個語言所需要的語彙。事實上,我的圖表教材中大量充滿了各種文字及語法,多到學員無法相信這是「圖表課」,或許之後我應該在教材中特別放一頁引述比爾詹姆斯的這段話,來提醒大家圖表最後的目的也還是語言與意義,不是圖像,也不是數字。

當目標很清楚時,你就會知道哪種資訊是關連度很低、零相關或甚至負相關的,也知道當你資源相對有限的時候,你必須保留什麼最重要的東西,或者是可以犧牲什麼東西。我自己過去的經驗是,很多傳統媒體看重的價值(可惜我不能寫出來),其實讀者並不會排在第一順位,甚至不會放在心上,而且某一項缺陷,確實可以從另外一項專長補回來。當這種排序清楚之後,取捨就變得很簡單,資源調度、用人配置,全部都變得清爽明朗,好處是績效快速成長,壞處是成長得不像是真的,需要時間事後證明當初的成功原因是策略而非運氣或自然成長。

看到書中一再提到四壞球、上壘率,我馬上就想到在2008年奧運跆拳道金牌賽中的陳詩欣。當陳詩欣第二回合成績大幅領先古巴的對手後,第三回合的策略就變成滿場被對手追著跑,還因此被扣分。畢竟重點是拿奧運金牌,比賽規則只要贏一分也是贏,雖然整個第三回合都很難看,但防守的策略最後還是拿到金牌。

當然,所有策略都是可以被學習的,Billy Beane在運動家隊的策略建立了典範,不代表這套策略永遠不會被學習、改善、創新,任何組織短暫領先之後又再度被超越也是很正常的。運動人隊如此,CNN也是如此,所以不斷創新,才能確保企業長青,唯一不變的,大概就是對產業與消費者的洞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