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npo

好人體驗經紀人

這個世界上,據說只有少部分的人天生是壞人,其他大部分的人都「人性本善」。這些好人只要有機會、有能力,大多願意付出自己的資源,來換取更好的世界。

前幾天被政大NPO-EMBA辦公室邀請,去參與「公益要熱血,勸募要創意:迎向公益勸募新浪潮」座談會。原本我以為只是在台上跟其他與談人(後來找到李取中)隨便閒聊而已,但後來告知我要「準備」30分鐘的開場。我一時也沒有完全意會到主辦單位希望我把全部的時間拿來介紹「Yahoo!奇摩公益」,而且這個小頻道也說不了30分鐘,所以我就稍微回到活動的主題,就往公益、勸募、熱血、創意這個方向跑去了。當天30分鐘開場結束後,可以感覺到我「製造衝突」了,現在稍微有時間,把這個「衝突」寫出來。

我雖然在NPO的全職工作經驗只有一年,而且那還是企業型的基金會。但「參與」公益活動的經驗就很豐富了,有當過「一日志工」,也有長期的志工,現在還在公司內負責規劃企業志工與公益假期,又弄了一個Yahoo!奇摩公益,還參與過兩本關於台灣NPO及NGO的書籍撰寫工作,只是大部分的經驗,都在NPO之外,是志工、是客戶、是消費者、是捐款者、是倡議者,也在企業內從事相關工作。

綜合我多年的經驗,還有我從「教科書」上看到國外NPO的表現(與一點點在德國當志工的經驗),我覺得台灣的NPO可以花多一點在資源提供者與參與者身上。

經過幾十年的發展,台灣的NPO服務案主已經非常專業,但公益這件事的利害關係人與案主不只有NPO與案主而已,在NPO之外的參與者還有很多很多。

這些參與者的動機可能都非常不同,而且你也不能忽略他們的動機或者試圖大幅改變他們的動機。這些動機在個人身上都經過幾十年的發展,而背後還有更龐大的家庭、文化、社會、宗教與哲學脈絡,我們只能尊重不同個體的需求與動機,然後思考如何滿足這些動機,替NPO與社會增加資源。更重要的是,這些動機很多又跟西方教科書不同,例如「陰德」,老外怎麼知道什麼是「陰德」呢?基督教文明根本沒有陰德這種東西,但偏偏台灣人因為陰德而從事善行的人數量是如此龐大。這不是隨便套一句「普世價值」就能夠解決的,就像孝順父母跟奉養父母一樣,可不是在所有文明或地區都是常理或常態。

為了滿足這些不同的行善動機,並且爭取更多的資源,NPO必須在服務案主之外,認真去思考如何滿足這些參與者的需求與動機,我們只能假設,當這些參與者,特別是資源提供者的動機被滿足之後,他們會更有意願提供更多的資源出來。

所以我的建議是,NPO/NGO可以開始思考,如何成為一個「好人體驗經紀人」。

好人,就是這些願意將自己資源提供出來的人。但大家也知道,好人難當,某位藝人最近的體會應該特別深刻。台灣願意當「好人」的人總有個一、兩千萬,這些人都是NPO的「客戶」,需要被滿足。

體驗,是一種綜合的感覺,遠遠超過「捐款」、「從事志願服務」這種層級,而是一種全方位的經驗、體會、領悟等等。同樣捐錢或者當志工,相信我,有些NPO就是能夠讓捐款者後悔、志工生氣,這種NPO我看過不少,但也有些NPO有能力讓參與者可以獲得相當難忘且美好的經驗與體驗。這跟投入的資源大小無關,但卻會影響未來再次投入的意願。

一個好的「好人體驗經紀人」,可以讓捐款者、志工等等的付出與投入,轉化成一個可以終身回憶的體驗。我投影片中用了一個字:「爽」,雖然有點粗俗,不過我想這件事情還是很重要的。如果一日志工可以開心,或者,「爽」,他或許就會更長期投入。如果小額捐款者可以有「爽」的體驗,那他可能就會轉換成長期捐款者或者 Major Donor。企業如果在小的合作中覺得「爽」,那麼未來成為大型專案贊助者的機會就會提高。

爽的體驗不太可能憑空而來,需要NPO投入資源,但從長期的效應來看,我覺得NPO花時間讓自己成為「好人體驗經紀人」這件事,對NPO工作者而言,終究也會是一個很好的體驗

我的專業志工主義新體驗

從14歲第一次幫伊甸基金會在當時還要門票的榮星花園義賣麥斯威爾咖啡包起,已經當了很久很久的志工了。19歲進了台北市紅十字會急救教練團,當了一年助教之後到德國,在德國紅十字會也當了幾年的基層志工。回台灣,在紅十字會當急救教練,迄今也十幾年。

話說20年前有一次也是幫伊甸在街頭義賣德恩奈牙刷時,還被抓進台北火車站的鐵路警察局(第一次,也希望是最後一次啊),看到裡面一堆穿著黃背心的其他大學志工一起被留置在警察局時,心中當然覺得好氣又好笑,但也開始讓我思考,除了這種「出力」型的志工外,如果我要從事公益活動,到底有什麼更好(而且不會被抓進警察局)的方法呢?

我想到的是專業志工,或者,如何透過專業志工主義(Professional Volunteerism)來實踐。

在紅十字會當急救教練,雖然之中經歷了急救員、高級急救員、教練班,加上我自己還有德國水上救生員證,又考了EMT1,甚至自費上「防火管理人」班,但說真的,我很清楚自己又不是醫護專業,頂多就是個初級的Paramedic。年輕時還覺得教急救有點「專業」,但教了十幾年,漸漸覺得跟出力沒有差太多(還有很多教練教搬運傷到腰!),跟專業的關聯性很低。而且,紅十字會的專職員工也不認為你是專業啊,這是最糟糕的一點。

我心中理想的專業公益有兩個方向,一種大概就是像醫師這樣,直接用職業專長來從事志願服務,不管是遇到窮苦人家不收錢,或者上山下海遠赴戰區去義診,提供的都是別人不容易取代的專業服務。另一種則是對非營利組織提供專業服務,例如會計師幫忙簽證或者提供財務專業教育,擔任董事等等。

職場誤打誤撞幾年,我的職業專長不慎落在視覺溝通、新聞傳播、(網路)公關行銷與教學上,感覺都是不太能夠直接服務的專長。免費幫人寫稿?到偏遠小學教小朋友經營社會媒體?看起來相當不討喜。在高中當了快七年大傳社指導老師,我覺得是我最接近我自己理想專業公益的一個活動。

另一方面,因為採訪撰寫這本書的時候,看到許多非營利組織經常受於外在環境限制,缺乏某些一般公司常備的專業。有些專業需要請到專人才能擁有,但有些只需要接受教育訓練,就可以被專業賦能。

我服務的公司前一陣子推動了 Random Kindness(隨機行善)的活動,但明眼人都看得出來,這是什麼性質的活動。我恰巧也獲得邀請,可以受到「贊助」來行善。遺憾的是,我一開始並不知道 Random Kindness 是什麼,只知道我有一筆小小的預算可以來行善,然後想了很久,到底這一筆少少的費用,如何能夠最佳化、發揮最大的效用?後來決定,我可以透過自己的教學,替非營利組織增加資訊視覺化與簡報的能力。與公益自律聯盟討論後,決定用青輔會志工中心的場地,他們負責報名與行政,我則是出人(現成的)、出時間(年底放假),然後自費提供「惡名昭彰」的圖表講義作業本。

等報名結束後,我才收到公司的通知,原來 Random Kindness 並不是我想的那樣,Random Kindness 老實說還挺難的。而且公司還規定完成日期要在12/21之前。所以我跟我的「隊友」M小姐最後替「網路星期二」的參加者提供了一些咖啡暖暖身子,並且買了許多公益彩券,希望中獎的人還可以 Random 下去。當天晚上又買了一些夜來香,在另外一個慈善餐會上隨機送出,乖乖把答應完成的事情做完 XD 。

那說好的的圖表班呢?當然是繼續開啦!反正講義印一本沒多少錢,我自己出沒關係。


很高興趕在2009年的最後一天,可以把這個班開出來(也感謝公益自律聯盟的幫助,還有漂亮的的文宣),這樣我今年在許多的「第一次」之中,又多了一個新的體驗,也是我第一次用這種方式,當專業志工。

這樣的課程,不論學員自己繳費來上公開班,或者我去企業內訓,「市價」都相當可觀。但,今天當一天的「專業志工」,除了表面上貢獻的這些「價值」外,因為非營利組織的夥伴們感覺上平常更少以視覺方式處理量化資訊,我想對於很多進教室才知「上了賊船」、被活活操死的非營利組織朋友而言,將這一天下來的衝擊帶回非營利組織,未來組織不論對內或對外溝通時,可能創造的價值可能會比我一天的小小付出更大上許多,這才是讓我最開心的地方。

NPO與工作者的Plurk整理(隨時更新中)

最近台灣好多人都在用Plurk,漸漸地,非營利組織也開始進入這塊領域。我常替NPO上網路行銷的課,從兩年前起開始提到社會媒體(Social Media)跟微格(Micro Blog),不過呢,之前台灣用微格的人少,投資報酬率低,學員很聰明,李老師你講你的,我們才不上當耶!

不過最近台灣使用 Plurk 的人數越來越多,非營利組織開闢帳號的比例就逐漸增加了,我列出我知道的,若要增加請再通知我,謝謝。

最後更新:2009/11/30

組織

工作者

先起個頭,後續要補充的應該還很多。請各位多給這些非營利組織與工作者鼓勵與建議哦,謝謝。

小心,PETA要來台灣了

PETA是一個台灣人陌生,但又熟悉的組織,就像Greenpeace一樣。熟悉,是因為在媒體上經常都看過他們的照片;陌生,是因為台灣並沒有他們實體的活動。

每隔一段時間,台灣人透過媒體總能看到女模特兒裸體抗議肉食或者虐待動物等等的照片,這背後通常都是PETA的媒體公關活動。

現在PETA,或者「善待動物組織」可能也要來台灣了。就像GreenpeaceAmnesty International一樣,PETA在國外都可以請到相當不錯的人才,所以議題操作起來聲量大、訊息精準、可以Call for Action,而且口碑的效應又好,最重要的是,質感很高。同樣是裸體抗議,人家就不會變成鬧劇,然後模糊焦點~~

今天在PETA的電子報上看到正在招募亞洲區一些職位,包括台灣的「活動助理」(Campaigns Assistant for Taiwan)。說實在我看到職務說明及需求時還挺驚訝的,因為他們的工作範圍跟需求,在台灣大概要一定資歷,例如外商公司的公關經理或資深經理或許才可能完全勝任。我對於動物權沒有那麼投入,而且目前還不太可能完全吃素,說實在的,除了「Ability to work from home」、「Ability and willingness to travel, if necessary」這兩項,我自己也都不能保證可以滿足他們其他的需求。

不知道台灣有沒有公關、行銷人才願意轉換跑道到「專業跨國倡議型NPO」試試看?我相信這個職務對台灣或許會造成很大的影響,而且工作的挑戰也不會比跨國企業小,我也很好奇PETA可以給這個職務多少錢。在台灣,這種跨國倡議NPO的工作機會相當少見,對於生涯應該是相當好的磨練,而且回頭還可以去一般企業當CSR Director,一定很受歡迎(我的想法真邪惡)。

如果PETA能夠找到適合的人才,台灣的社運界及倡議型NPO應該就有很多可以觀摩與學習的機會了。

PETA在國外打起KFC (kentuckyfriedcruelty.com)McDonald’s (mccruelty.com)是完全不手軟,其他在地跟肉食、皮毛、動物實驗有關的企業可能也要開始留意啦。

說到這裡,我一直有一個目標,是在3年內號召全台灣扶輪社,於任何餐會中都不吃魚翅,希望三年後我可以成功,或者PETA可以助我成功。

Position Objective:

To assist PETA Asia-Pacific’s work with activists, members, celebrities, and the media in order to bring attention to animal rights issues throughout Taiwan, as assigned by the director. This position is based in Taiwan or Manila.

Primary Responsibilities and Duties:

  • Assist with coordination and management of a media plan and an agenda of celebrity events, campaign protests, and other campaign issues in Taiwan
  • Encourage and facilitate activism across Taiwan by communicating with activists, encouraging them to be active in behalf of animals
  • Regularly update and maintain a Taiwan media database
  • Develop and manage cutting-edge campaigns against companies and industries that abuse animals
  • Organize and maintain a database of local celebrities, and help develop ideas to increase their involvement in animal issues
  • Help send out news releases in Taiwan, make follow-up calls to the media, and work to keep PETA Asia-Pacific’s campaigns in the media spotlight
  • Assist with the production of Taiwanese versions of PETA ads and the translation of materials, as needed
  • Direct media calls to the appropriate PETA representative(s)
  • Assist with demonstrations or photo shoots, when needed
  • Travel for demonstrations, speaking engagements, and other events, as needed
  • Help with other campaigns, as needed, and work on special projects, as assigned by the supervisor

Qualifications:

  • Passion for fighting cruelty to animals and desire and willingness to participate in provocative campaigns
  • Outgoing and personable manner with exceptional communication skills
  • Excellent oral and written communication skills
  • Fluency in spoken English and Mandarin and written English and traditional Chinese
  • Must be a self-starter who can deal with multiple and various tasks at once
  • Ability to deal patiently with the media
  • Proven, thorough knowledge of animal rights issues
  • Supportive position vis-à-vis PETA Asia-Pacific’s philosophy and the ability to professionally advocate PETA Asia-Pacific’s positions on issues
  • Must adhere to a vegetarian lifestyle
  • Ability and willingness to travel, if necessary
  • Computer proficiency
  • Commitment to the objectives of the organization
  • Previous activist experience preferred
  • Ability to work from home

謝謝凹司釘,與其他捐款者,支持Yahoo!奇摩公益

Yahoo!奇摩公益這週大改版,星期一上線,星期五找來志玲姐姐代言,剛好這週又是新舊職務交接、年度考評,什麼東西都混雜在一起,所以還沒有時間來好好說說我們家的捐款平台,順便,講一下我對於「慈善捐款」這件事情的看法。

先貼幾篇以前寫過的文章:

台灣人很有愛心、超有愛心,這不是新聞。只要報紙寫誰窮、誰可憐、誰無助,通常善款就像洪水一樣洶湧而至,數十萬都算相當少的了,普通一點的,可以馬上勸募到幾百萬,記者如果比較「會寫」,造成議題,七千萬的例子台灣人也不是沒有看過。但如果稍微跟這個圈子有關係的人,都會知道這些錢絕大部分缺乏「監督」,怎麼被使用,沒有人管,也沒有人在意。畢竟台灣人捐款有很大部分出自於「功德觀」,重點在於錢捐出去,而不在於如何被使用,反正人在做,天在看。

但缺乏監督的善款,也不完全是好事。幾年前有一位懷孕還去站壁的女士,被報導之後迅速獲得一百多萬台幣的善款,這些善款幫助她度過一段好時光,她拿去買了毒品,兩年之後選擇結束生命。我不知道如果同樣的金錢給了從事婦女救援的機構去協助她,情況會不會更好,但我想一定不會更差。

台灣的捐款有幾個特點,這些也不是秘密了。首先,出於功德觀。功德觀不是不要回報的,但這回報未必在現世。也因為這樣,除非是捐廟,否則也不需要具名,因為「為善不欲人知」(神明知道就好)。另外一個特點就是特別喜歡捐助「個案」,最好能夠親眼為憑,可以自己送錢過去的。

功德觀是我們大部分台灣漢人的共同文化基礎,沒啥不好,我也希望我做好事能在現世或者來世回報。不過我也希望我付出同樣的資源,可以有更好的結果,讓我的回報更大,能成就更大的功德。

確實許多個案很需要直接的捐助,但有很多時候,同樣的金錢如果捐給「管理完善」、「財務透明」、「績效卓越」的非營利機構,同樣的錢會有更大的效果。今天同樣的100萬,如果拿去協助「被家暴婦女」或者「宣導婦女權益」,我想效果會完全不同。一樣的,如果1億新台幣拿來援助貧困家庭,跟從事脫貧方案,影響的層面也會大大不同。

過去很多人也無法相信公益團體,總擔心錢就這樣被污走了。畢竟在台灣或者國外,都常常聽到善款沒有被NPO妥善利用的例子。NPO無法妥善捐款有很多原因,有的是真正被污到私人口袋,但也有的是績效不好、募款成本太高、無法消化捐款等等非營利管理上的因素。確實,非營利組織也需要被監督。私人企業有董事會、股東會可以監督,都還經常出狀況,但非營利組織呢?一個年募款幾億的非營利組織,誰來監督?不過最近民智已開,許多非營利組織都漸漸引進了專業經理人,而且也願意提供財務報告及業務報告,對捐款者負責。

就我個人而言,一個管理妥善並且能夠對所有利益關係人負責的NPO,應該被當成另外一種「企業」,只不過這些企業的業務並非一般商業活動,而是替捐款者去從事良心業務,開發(Business Development)服務領域,將捐款與社會資源最大化,並且創造志願服務的機會。在這種情境下,「捐款」這樣的行為比較類似「社會投資」。社會投資形式有很多,包括當微型貸款的金主,或者捐款,抑或者付出自己的勞力與專長去當志工。身為投資人,有權力要求效益最大化,而NPO的專業經理人,也可以選擇透過直接服務、倡議、遊說、開創社會企業等等方法,滿足社會投資人的需求。

既然是社會投資,那麼大大方方公開自己的名字,不但可以增加人氣,而且未來也會更有動機去了解捐款是否達到當初的目標與績效。

如果能夠滿足社會投資人的需求,我認為這些專業經理人,即便在非營利組織,也可以獲得應有的酬勞,年收入幾百萬也是被允許的。根據Charity Navigator 2008年的非營利CEO薪資報告,美國非營利組織的CEO年薪為148,972美金,500萬台幣,在美國應該也不算低薪。若「營業額」超過5億台幣的NPO,CEO平均年薪甚至可以高達25萬美金。

拉拉雜雜談了一些自己對於捐款的想法,這也是支持我們這次Yahoo!奇摩公益改版的一些基礎。


(題外話:林志玲每兩秒鐘可以換一個角度或表情,實在很專業)

Yahoo!奇摩公益這次改版,等於是重新生一個服務。Yahoo!奇摩過去已經有不錯的公益拍賣、公益部落格,但在勸募捐款這一個環節上,比較薄弱一點。這次改版的目標就是先建立「線上捐款市集」的雛形,在平台上,捐款者「必須挑選」自己認同的專案,然後捐款給專案,而非個案或者非營利組織。我們希望透過這種方式,增加捐款者與專案之間的連結,未來能夠更關心自己捐的錢如何被使用、績效如何,同時可以在捐款過的專案與結案報告留言。

此外,每一個捐款者都會有一個自己的Profile頁,上面可以闡述自己的理念,也可以看到每一個捐款者捐過的專案,而每一個專案上也會詳列有哪些捐款者。我們也希望這種(選擇性)具名的方式,能夠讓捐款者號召更多其他人捐款。我今天發現賤豬三兄弟凹司釘也出現在捐款者的名單上,實在非常高興,也希望更多捐款者能夠表明自己的身份,這樣能夠號召更多人上網捐款。我自己看不到實際捐款者的個人資料,所以也只能從願意公開的捐款者名單中找尋熟習的臉孔,但願有更多捐款者願意公開自己的身份,甚至表明自己的服務單位、公司,這樣也能夠吸引更多企業員工上網捐款。

同時,我們也將物資志工需求同時放在目錄當中,有錢出錢、有力出力,如果有多餘物資的,也可以直接捐給非營利組織,讓物資的價值能夠最大化。

可惜目前因為許多Yahoo!奇摩無法控制的環節(勸募字號、銀行簽單)等等,所以現在專案還很少,等未來專案增加之後,捐款這件事情也會變得很有趣的。許多人已經指名的動物保護及權益類專案,在下個月會逐漸上網,也希望大家可以踴躍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