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travel

大甲媽遶境為什麼會有這麼多人?因為參與自由度高、能促成社交與強大的遊戲化

台灣很多人都知道台中大甲有個鎮瀾宮,每年鎮瀾宮大甲媽祖遶境時,都有數十萬人參與其中,被媒體稱為世界三大宗教活動(另外兩個是麥加朝聖與梵蒂岡耶誕夜彌撒)。我今年因為工作的關係,從起駕當天也參與了兩天遶境,訪問了不少人,除了對於這個活動能捲動的人數之多感到驚訝外,也有一點點小小的觀察,覺得從遊戲化的角度來看,大甲媽遶境確實是一個非常成功的活動。

遊戲化的活動

從遊戲化(Gamification)的角度來看,大甲媽遶境滿足了很多點。Gamification最基本的就是外顯、可以被看到的 Point、Badge與Level,先看大甲媽祖遶境有哪些PBL:

  • Point:許多信眾參與遶境時都會先去求令旗,在遶境期間到每一間廟都可以收集平安符,然後將平安符綁在令旗上,其他人都可以看到你收集了多少,這是大甲媽遶境時,信徒最容易收集到的點數。我問到很多人都是在收集平安符的,這種人是大甲媽遶境非常重要的骨幹,因為他們每一間廟都會去蓋章、綁平安符,然後立刻動身前往下一間,而且都走在媽祖鑾轎前面,到新港之前,集平安符的人理論上是不會看到鑾轎的。他們的令旗最後都會綁滿所有廟宇的平安符,非常壯觀。
  • Badge:大甲媽遶境的進香旗或令旗就是最好的Badge,只要把進香旗拿在手上、插在背包上或者乾脆焊在進香推車上,所有人都可以知道你是進香客。而且這個Badge還可以年年使用、平常放在香案上,非常具體。
  • Level:進香旗理論上一戶只需要一面,每年參與遶境時都只要攜帶同樣一面即可,不用年年添購新的。但是每年去進香,都會在令旗上面蓋廟章,加上平常放在神台上面吸收天地日月精華,參加過很多次遶境或者年代很久的進香旗,立刻可以看出歲月的痕跡,這是大甲媽遶境的Level,參加過不只一次的人,就知道進香旗的歲月感是什麼意義。當然,走過的距離、天數,也都可以是Level,因為有9天,所以Leveling很容易(我是2天的)

SAPS 獎賞與外部動機

另外再從Gamification常見的SAPS外部動機與獎賞來看,大甲媽遶境可以提供參與遶境的信眾什麼?

  • Status:Status是一種非常強烈的遊戲化動機,而參與或參與過遶境本身就是一種Status,我是沒有走九天,但我猜走過九天的人應該會覺得自己身上有發亮。參加過的、遶境過的、遶境完全程的,都是不同的Status。
  • Access:大甲媽遶境有些活動是非常特殊的,只有在大甲媽遶境期間才會開放,例如鑽轎底稜轎腳,你平常是沒有機會可以鑽的。還有抬轎,這也是平常沒有辦法參與的事情,而且抬過的都會感到驕傲。
  • Power:許多大甲媽遶境沿途的店家、民眾都會給遶境信眾許多方便,例如讓你睡在家騎樓下、借用廁所、睡在廟的大廳,只要擁有進香客的身分,突然間在特定路段可以做很多平常不能做的事情,這就是SAPS的Power
  • Stuff:沒參加過不知道,一走嚇一跳,原來沿街都會有人布施三餐、用品給你。平常只有跑馬拉松的跑者或者法會的師父可以有這種機會,但是參加這種長天期的遶境也能體驗。(與NPC交談獲得寶物的概念)。

大甲媽遶境活動提供給信眾的Power與Stuff,也是許多遶境者口中的「強大人情味」,而且是很多人走了第一年之後,每年不斷來走的主要原因。

社交、社群功能強大

大甲媽遶境活動因為時間非常長,加上遶境活動的體力負荷大,裝備要很齊全,跟玩MMORPG很像,你在路上一定會遇到其他玩家。由於動機類似、目標差不多,非常容易交朋友,除非你真的像我一樣非常害羞內向,否則一定會有機會與他人交談、共餐、共眠(路邊)、交換Line、手機號碼與FB等等。一個活動可以在很短的期間內,滿足Mikolaj Jan Piskorski所說的

  • 範圍(全國的人都來了)
  • 呈現(很容易看出來誰是進香客)
  • 搜索(人都在你身邊不斷變化)
  • 溝通(大家都很樂意交談)

等4個完成社交的元素。許多人也因為這樣找到以後一起走大甲媽的夥伴,連結成為一個以大甲媽遶境為核心的社群網路

大甲媽遶境容易參與、自由度高

此外,大甲媽遶境是一個自由度很高的活動,活動也很多元,隨時可以登入、登出。不論是在大甲的送、迎媽祖、遶境、駐駕、新港奉天宮的祝壽大典、陣頭、鑽轎、抬轎、搶轎(好孩子不要學)、夜宿戶外、夜宿廟內、布施、被布施、在大甲溪橋上看起駕煙火(超猛)等等,整個遶境活動實際上比較像是移動的民俗露天體驗博物館,即便信仰不同的人,都可以找到參與點,不是只有在旁邊觀看而已。

同時,大家也可以選擇各種不同時間長度來參與,從半天到九天,玩法各有不同。即便是要遶境,不論是步行、騎自行車、開車、騎機車都可以,沒有一種很強烈的文化壓力要你非用走的不可。因為彰化現在有Ubike,有些人走到彰化就趕快租Ubike節省一點精力,一點壓力都沒有。我中間有搭兩段火車,其實火車上也是滿滿的香客 XD。

我也遇到很多人是每年不斷增加遶境長度的、原本自行車騎過改成步行的(自我挑戰),或者來還願的,讓這個活動還有非常強的內在動機支撐,所以人數會越來越多。

由於大甲媽遶境的時間很長、有九天,這非常重要,因為無論如何,都會遇到週末,少則2天,多則4天,所以還有很多週末進香客,週末有空來看看,我就遇到一位連續三年都是週末來的台北年輕女性上班族,她完全沒有進香旗也很愉快。今年因為起駕與回鑾都在週末,也有遇到不少人表示頭尾參加,但中間不走。

大甲媽遶境的核心當然是一個宗教活動,有信仰的力量在支撐。但在宗教因素之外,一個長達9天,高度遊戲化、自由度高並且可以促成社交與社群的活動,在台灣是很難得的,也非常有吸引力,不論是當地人或者外地人,都可以很容易在活動內找到自己想要的那一塊或者很多塊,也難怪參加的人會不斷增加。

iPhone 的歐陸火車時刻軟體 SBB Mobile

台灣很多人喜歡到歐洲旅遊,搭火車(其實挺貴的)。昨天剛好看到 iPhone App 推薦了我一款瑞士國鐵的App SBB Mobile,用了一下,值得推薦給大家。

大家也知道,瑞士就在歐洲的中間,而且歐洲的火車都是通的。所以呢,瑞士下載的火車時刻表查詢軟體,大部分歐陸主要國家也都可以用,就是這樣。我查了法國、德國、瑞士、奧地利、波蘭、捷克的地名,其他的各位可以再嘗試看看。

可以輸入地點查詢,也可以靠定位查詢,很厲害。上面那個房子,是「自家」,如果你有輸入,就可以自動告訴你下班回家的火車是什麼時候。


Rolle就是我們公司的歐洲分公司所在地,如果從歐洲分公司想到英國分公司怎麼走呢?


點進去還有細部的資訊。瑞士國鐵還有客滿程度的指標,但歐洲不一定每個國家的鐵路都有。


這個歐洲鐵路時刻表軟體還可以「模擬」火車到哪了。當然,歐洲的火車是會誤點的,所以不要盡信。


常用的行程,可以輸入到我的最愛。


決定好了之後,透過這個軟體就能買票了。就是這麼簡單。


這樣的軟體,多少錢呢?不用。是瑞士國鐵「免費」提供的。

但,為什麼你在台灣要花錢跟第三方買類似軟體呢?台鐵沒有,高鐵這麼簡單也不做。我就不知道了。

散客團遊成都都江堰、青城山散記

前陣子去了趟四川成都,行前並沒有什麼特別的規畫,想說到時候再決定去哪玩就好了,反正都在「成都」。哪知道成都這麼大,總面積約台灣的1/3,並不是隨便打D就能夠去到任何地方。

因為成都城中心景點已經很多,杜甫草堂、武候祠(三國志的Fans不能不去啊)、青羊宮、文殊院,每個起碼都要半天,所以時間不夠,最後決定只去幾十公里外的都江堰。中國大陸國民旅遊十分發達,路邊到處都有旅行社,每一家都有都江堰的行程,後來在錦里找了一家報了名,230人民幣,含交通來回、午餐與門票,就這樣出發了。

大陸人目前的時間觀念還不太精準,約早上7:00在旅館前面接,結果晚了快20分鐘。上了小巴才發現大爆滿,我只能坐走道中間的折疊椅。還好就是「市內旅遊」而已,否則我大概不會答應這樣的安排。

小巴坐滿大約20人出頭,因為是在當地報名的團,所以各省旅客都有,包括廣東、西藏、山東、河南,旅客之間開口都會問對方打哪來的。後來我從導遊口中才知道,這種五湖四海共聚一堂的團叫做「散客團」。大陸現在各地發展不均,可以看到有些省的人已經很有「文化」了,講話輕聲細語進退得宜,但還是有人吃完一樣東西就開窗一次,塑料袋、蛋殼、飲料瓶全部飛奔而去。

不知道是否因為市場競爭激烈,所以散客團的價格相當便宜。230人民幣的費用當中,門票就去掉了180元,一團以20人計,利潤只剩下1000元,還要扣掉油錢、司機、導遊、地陪講解與午餐,顯然是沒有啥賺頭的。導遊說這種團最大的利潤是購物行程的回扣,不過我們遇到的導遊一心想要早點回成都市跟愛人同志去蹦D,據說還漏了一個購物行程。

這一趟只有去兩個購物行程,第一個是藥用動物的養殖點,這我幾年前去雲南也看過類似的,就是賣你熊膽、鹿茸產品,我都買不起,所以隨便拿了幾個茶包回來,價格也還算合理。

另一個購物行程是軍方單位轉民營的刀具公司,時間稍微長了一點,基本上就跟台灣百貨公司賣菜刀的一樣,跟你說他們的刀子可以削紙如泥,而且剁刀剁鋼管也不會壞。我自己很喜歡看這種銷售「武場」,所以略能分辨好壞,這裡的解說小姐功力不錯,有空可以跟台灣的交流交流,而且價格確實很便宜,一套刀具三大件另外又送些有的沒有的,最後500不用、400不用、300不用,武場內價格2百多,可惜沒人買,最後小姐追上車,開出底價,成交了4套的樣子。可惜我自己不做菜不犯案,否則我也會想買一套。

中午吃的餐廳就是大陸專門經營旅遊團的餐廳,這種餐廳我吃過很多次了,只不過這次是跟大陸人一起吃。這幾天在報紙上看到溫家寶同志說要穩定豬肉價格,所以旅遊餐廳的餐桌上是沒有鮮肉,只有一盤菜有幾片臘肉,同團旅客因此紛紛大嘆「今天吃素啊!」

IMG_6392
(紀念都江堰專案經理李冰的二王廟)

上午遊已有2千多年歷史的都江堰,我以為是有什麼超級複雜巨大類似變形金剛的水利工程,後來發現外觀上平淡無奇,重要的突破在於觀念創新、流程創新,僅僅利用三道工事來逐次分流,從岷江引流出一道穩定的「內江」,不論澇旱,都不影響成都平原的灌溉,也不擔心淹大水,而且不太需要人為管理、調節。想想人類歷史科技發展有時候挺令人驚訝的,早在2500多年前的秦朝,就能夠利用這麼多物理原理來建設一個可以使用幾千年的水利工事,

IMG_6366
(遠眺都江堰)

IMG_6416
(第一次分流的魚嘴,左側為岷江,部分水流引入右側內江)

下午遊青城山,老實說我之前對此並沒有什麼深刻的印象,但據說是道教非常重要的一座名山,張天師據說就在此羽化成仙,與都江堰現在都是登記有案的世界遺產。這次去成都,才發現成都是一個很宗教的城市,就佛教而言,市內有文殊院、近郊有峨嵋山與樂山大佛;就道教而言,遠有青城山、內有青羊宮,我在成都幾乎天天都在拜拜,實在很適合愛拜拜的台灣人組進香團去旅遊。

IMG_6503

青城山分前後,我們團只有去前山。到了青城山就要換成青城山自己的「道教解說員」上場,解說員講得挺仔細,但感覺得出來也有「銷售壓力」,畢竟山上什麼開光啦、符咒都有,也都要錢。

IMG_6523
(前山山頂的太上老君閣)

除了230元團費外,山上有一小段路程可以走水路(5元)與索道(30元),這都要外加,來回票則為60元;再加上都江堰還有一小段觀光車10元,所以外加行程通通參與,一個人就是300人民幣,還算挺合理的。大致上我覺得這種簡單的行程參加散客團,還算方便,比自己規畫、轉車要方便多了。

IMG_6524
(青城山上欄杆的老鼠,祝所有讀者金鼠年賺大錢!)

大家都公開Travel Expense吧!

昨天在最新一期的遠見雜誌上看到楊瑪利與游常山訪問策略管理學者蓋瑞哈默爾(Gary Hamel)時,哈默爾提到只要公司制度清楚而透明,就不需要太多的「管理」,我想這裡的「管理」應該是 Administration,而非 Management。

哈默爾舉了一個他在新書《管理大未來 The Future of Management》(無償連結)中提到的例子,我覺得實在非常精妙,而且原理簡單、易懂,台灣任何公司都學得會,並且可以擴大到其他領域,減少商業倫理與企業治理上的風險。

這個例子是說,巴西有一家 Semco 公司,並沒有規範員工出差時必須住多少錢的房間、搭什麼艙等的飛機、吃多少、喝多少,只要員工自己覺得有需要,就請自便,吃什麼、住多好,都可以。

當然,如果這間公司規定只有如此,可以想像公司將會負擔多少不必要的成本開銷,就像台灣的社福制度一樣。但 Semco 還有另外一個聰明而且制衡的規定,就是你自己認為出差應該的支出,到最後會被公開出來。別人出差一餐吃500台幣,你吃5000?沒關係,你願意讓別人知道就可以。員工這時候就會在績效跟自律間取得平衡。

這就跟商業倫理檢測表中的問題一樣。當你出差正準備點價值5000元的晚餐前,就會考慮到這筆費用回來要申報、公開,難免得多想一下:「我的同事知道了會怎麼想?部屬知道了會怎麼想?」假如你吃500元的簡餐,或許比較沒有什麼好顧慮的,但如果吃到5000台幣的豪華全餐,恐怕吃飯的時候就得編很多很多故事了。

以後我真的開公司了,這一套我一定會拿來公司用。說實在對公司、對員工都有好處。遇到真正有需要的時候,員工可以不考慮任何規範,大膽花錢。假如真的沒票了,當然可以從經濟艙升級到商務艙;機場巴士罷工,搭200公里的計程車也OK。但如果沒有特別原因,就省吃節用一點,搭經濟艙、機場巴士也不影響工作品質。

商業公司能夠從中獲利,政府與人民當然也可以。我不知道除了牽扯國家機密的差旅支出外,有哪個政府機關有權力拒絕民眾看到這些資料的。有的政黨口口聲聲改革,那就麻煩順便在「公務出國報告」中,增加每位出國人員的實報實銷帳目吧。

璞石麗緻溫泉會館房間會積水

上個週末承蒙廠商招待,去了一趟烏來璞石麗緻溫泉會館。啥,李怡志你自己滿口仁義道德、利益迴避的,還不是接受廠商招待?哈,其實這家廠商就是小弟服務的公司,俗名叫做「員工旅遊」。

員工旅遊的特點就是公司負擔了部分費用,所以自己不用花很多錢,某些團甚至不用花到自己半毛錢。但因為這樣,遇到了比較不好的服務,就會不生氣嗎?當然不可能。何況裡面有我自己繳的福利金哩。

我們這一團是委託時報旅遊安排的兩天一日遊,上午先去看台灣故事館,這個地方我每次經過都無法提起勇氣進去,因為入場料太高了,這次剛好滿足了我的好奇心,老實說還挺不錯的,值得推薦去看看,我甚至還看到裡面的餐廳有扶輪社聚餐的告示,不知道是不是例會,不然下次也去補出席一下。

晚上到了璞石麗緻,房間第一眼看起來還好,該有的設備都有,但開始洗澡之後就不行了。我家因為請過抓漏的來施工過,所以知道一些眉角。那間房間(R 219)一旦開始淋浴,水就會在廁所流竄,不會自然排掉,等你發現積水的時候,已經到腳踝了,老實說用腳將水撥入排水管還挺有海邊戲水之趣的,一波又一波,但我是在溫泉會館啊,老天。

這水流竄的利害,可以水淹整間浴室、廁所兼湯屋。真正噁心的是馬桶四周也滿滿是水。你也知道,(男)人非聖賢,大中至正、剛正不阿者,鮮矣。吃燒餅都會掉芝麻了,上廁所難免會雨露均霑一下,所以馬桶四周的地面是十分「有機」的。腳底沾著這樣有機的水再去泡湯,怎麼泡都有噁心的感覺。

更糟糕的是這些「有機水」是不會消退的。我到隔日早上十一點多退房時,馬桶邊依然有退不了的積水。

璞石麗緻積水徹夜不退溫泉會館

既然有機湯屋泡不得,我想說手上還有大眾湯屋券,去看看也好。下去地下室大眾湯屋的櫃臺前等十分鐘,都沒有人,想說到底是怎樣了,拿起櫃臺上的電話一問,才知道那是一個作廢的櫃臺,要泡大眾湯屋還得去大廳櫃臺換鑰匙。算我歹命吧,一上去就看到一堆要Check-in跟Check-out的客人。就這樣看著櫃臺小姐拿著 Catalogue 一間一間湯屋介紹,然後在後面打著哈欠等泡大眾湯。這樣也等了有十分鐘吧。恭喜恭喜。

還好大眾湯屋還算不錯,不然氣、氣、氣,連三氣我就要中風了。大眾湯屋幾個池都不會好像要燙死青蛙一樣,室內的35度,室外的23度吧,都相當舒服。空間通透感很好,視野也不錯,邊泡戶外池邊看著對面山涯登山客魚貫而過,也十分有趣。下次我如果還有機會去烏來,這裡的大眾湯屋還可以考慮一下。

扶輪補出席經驗談

前一陣子去了歐洲,出發前決定要找機會「補出席」。

「補出席」(Meeting Make-up)是國際扶輪社(Rotary)一個非常聰明的設計,因為扶輪社要求社員的出席率(很嚴格),所以無法參加自己社例會時,可以透過補出席的方式來滿足出席率。感覺上是一項「不得不」的行為,實際上是協助社員到異地迅速認識當地人的極佳方式,看似「義務」,實乃「權利」,如果語言沒有太大的障礙,不應該貿然放棄。而且補出席很自由,想去哪個扶輪社補出席都可以,事先也不用通知,不論在旅遊途中或商務出差時,只要時間配合都能去。

扶輪社有一個線上目錄,查到適合的地點與時間之後,最好再上該社的網站查看看,畢竟我也是這次才知道國外很多社的例會會在中午與晚上交錯,去錯時間就不妙了。

決定補出席之後,就向社裡要了幾面交換用的小錦旗,放到旅行箱就出發了。但畢竟是第一次補出席,所以參加例會之前還「勘查」了一次,詢問櫃臺是不是第二天晚上真的有例會。國外許多有扶輪例會飯店門口或大廳都會有扶輪標誌,很容易辨別,看到之後詢問櫃臺應該都會有詳細的資料。

到了補出席的例會場地,因為早到了一點,所以半個人都沒有,不過飯店的服務人員就已經開始來服務了,親切奉上柳橙汁。第一個到的是秘書,手腳很快,馬上讓我填出席單,社長過沒多久也到了,招待十分親切,而且每個社友都來跟我握手,在那人生地不熟的異地。如果我是到「貴寶地」做生意的,那補出席實在是太迷人了。至於費用,一般都是例會前就主動繳納,讓我驚訝的是這個扶輪社的例會餐費比台灣的還低,所以也不用太擔心。

例會開始後,補出席的社友依照規定在會務時間會被介紹,但我沒想到起立揮手之後還被要求「致詞」,只好隨便講兩句蒙混過去,顯然下次補出席前要準備一些場面話介紹自己跟台灣才不會尷尬。

這個扶輪社的餐點很簡單,一盤主餐、一盤點心就打發了,重點還是在例會活動。他們的例會活動實在太有教育意義了,竟然是幾個社友宣讀一篇介紹水資源的廣播新聞專題,連串場音樂也有,這種活動我在台灣還沒看過。晚上七點半報到聯誼,到十點才鳴鐘散會,時間也比我在台灣看到的例會要長。最後與對方社長交換錦旗,我的補出席兼全民外交就功德圓滿了。

這次補出席的經驗十分良好,大有「參加扶輪、走遍天下」的感覺,果然是一個國際性的大社團。席間一位非常熱心的社友力邀隔日去參觀他的公司,題外話就不在此贅述。

歸納一下在國外補出席的小小幾點心得,供有興趣的社友參考:

  1. 攜帶錦旗、扶輪章、扶輪名片
  2. 線上目錄查詢目的地/所在地的例會地點、時間
  3. 繳納餐費
  4. 填補出席卡、Guestbook
  5. 簡短致詞
  6. 交換錦旗
  7. 回台灣交出席卡

Keroro歐洲軍事交流之旅,是也!

話說日前Keroro在不肖藍星人(吳三桂?)的陪同下,前往歐洲探查了侵略環境,對該地環境大表滿意,估計第六季動畫將改至歐洲拍攝,以下為踏查實錄。

法國尼斯海邊的蔚藍海岸,Keroro表示此地海水也能夠強化 K隆星官兵戰士之能量,適合登陸上岸是也!

Keroro軍曹認為柏林愛樂水準百年如一,將力邀其為 K 隆軍錄製軍歌。當晚 Keroro 購票入內欣賞了小澤征爾與李雲迪的表演。

Keroro發現巴黎有藝術家佔領的公寓後大感驚訝,由於藝術家都能夠輕易佔領民宅,Keroro將招募其為討歐先鋒部隊。

Keroro在公餘也探訪了畢卡索博物館,可惜已經無緣邀請他老人家製作 Propaganda 了。

Keroro 在歐洲許多古老城堡都發現了現成火砲,圖中這挺即面對公國 Monaco 海岸,估計對歐侵略戰發起前將派 Giroro 佔領為 K 隆星所用。

Keroro 發現歐洲的高鐵頭等艙座位遠大於台灣高鐵頭等艙,未來考慮大量採用作為裝甲運兵車是也!

Keroro於此行後特別強調,K隆星的藍星小隊雖然預算有限,但廉恥還是有那麼一點的,所以此行完全自費,並非 junket ,請讀者 100% (特別是 K 隆星總部)再次相信其侵略藍星的決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