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扶輪

度過一個扶輪周

上周末可以說是典型的扶輪周,扣掉上拉丁文與備課的時間,幾乎都在扶輪社度過,星期天還跨到3480替扶青團地區研習會上課。

星期五晚上原本被一位超級阿宅拉去他們社的授證,是的,現在參加扶輪社的阿宅也很多,或者說扶輪社也有很多阿宅。但該重量級阿宅當晚另有要務,所以我只好硬著頭皮,充當社長代表參加台北北區扶輪社的49周年授證,並且順便歡迎國際扶輪總會會長代表。

當晚讓我印象最深刻並不是國賓飯店慢條斯理到鳴鐘散會還沒出點心的上菜速度,而是傳說中「老社」才會有的「老社友」。當天晚上北區社有致贈禮物給兩位老社友,其中一位已經98歲了,據說每周都會開開心心去參加例會。扶輪對於我這種生涯才在課長島耕作等級的上班族而言,是一個從多向度體會「黃昏流星群」的好地方,我看到98歲的社友,心中十分震撼,也自問自己如果活到98歲,還有沒有「能力」出席扶輪例會?另外一位資深的社友是「創社社友」,年紀不詳,但也不可能太年輕。如果跟我一樣35歲加入扶輪運動,經過50年之後就85歲了。一個社團連續參加50年,半個世紀,想來真是不簡單。

星期六上午參加的是3520的地區年會,就我現在的認知,扶輪社在台灣能定期舉辦的最大活動就是各地區年會了。最近因環境所迫不得不開始留意領導這件事,原本我想說每個社團不都一樣,辦活動就辦活動,我從大學參加社團起弄過多少活動,扶輪地區年會哪有啥不一樣,只不過就是人多、外國人多而已。可是現在慢慢去思考,才了解前輩說在扶輪學習領導到底是什麼意思。要辦一場年會,前前後後得有多少社友參加?這些人可不是大學學生或年輕阿宅哩,99.999%事業都比你成功,要協調大家開會就很難了,更別說帶領大家做事。因為下午還要補拉丁文,所以得提早離開,其他人就別說了,當我看到最後面放投影片的竟然是柯耀宗學長時,我就知道扶輪社為什麼一再強調領導了。

除了領導,服務也很重要,最近要開始思考接任社會服務主委之後,要不要向扶輪基金申請Grant來從事社區服務。扶輪社友每年都要大量捐獻給扶輪基金,這之中有很多被拿去「撲滅小兒麻痺」與各種獎學金,還剩下一點點小錢可以當成Matching Grant給有心從事社會服務的扶輪社申請,例如大安溪部落的計畫梅園部落等等,國際扶輪還有一個Matching Grant的「目錄」,裡面的計畫看起來就跟Global Giving這些網站一模一樣。我想台灣需要幫助的人與社區還很多,就看我明年卸任前能不能找到「投資報酬率」高又能夠長期投入的服務計畫。

扶輪補出席經驗談

前一陣子去了歐洲,出發前決定要找機會「補出席」。

「補出席」(Meeting Make-up)是國際扶輪社(Rotary)一個非常聰明的設計,因為扶輪社要求社員的出席率(很嚴格),所以無法參加自己社例會時,可以透過補出席的方式來滿足出席率。感覺上是一項「不得不」的行為,實際上是協助社員到異地迅速認識當地人的極佳方式,看似「義務」,實乃「權利」,如果語言沒有太大的障礙,不應該貿然放棄。而且補出席很自由,想去哪個扶輪社補出席都可以,事先也不用通知,不論在旅遊途中或商務出差時,只要時間配合都能去。

扶輪社有一個線上目錄,查到適合的地點與時間之後,最好再上該社的網站查看看,畢竟我也是這次才知道國外很多社的例會會在中午與晚上交錯,去錯時間就不妙了。

決定補出席之後,就向社裡要了幾面交換用的小錦旗,放到旅行箱就出發了。但畢竟是第一次補出席,所以參加例會之前還「勘查」了一次,詢問櫃臺是不是第二天晚上真的有例會。國外許多有扶輪例會飯店門口或大廳都會有扶輪標誌,很容易辨別,看到之後詢問櫃臺應該都會有詳細的資料。

到了補出席的例會場地,因為早到了一點,所以半個人都沒有,不過飯店的服務人員就已經開始來服務了,親切奉上柳橙汁。第一個到的是秘書,手腳很快,馬上讓我填出席單,社長過沒多久也到了,招待十分親切,而且每個社友都來跟我握手,在那人生地不熟的異地。如果我是到「貴寶地」做生意的,那補出席實在是太迷人了。至於費用,一般都是例會前就主動繳納,讓我驚訝的是這個扶輪社的例會餐費比台灣的還低,所以也不用太擔心。

例會開始後,補出席的社友依照規定在會務時間會被介紹,但我沒想到起立揮手之後還被要求「致詞」,只好隨便講兩句蒙混過去,顯然下次補出席前要準備一些場面話介紹自己跟台灣才不會尷尬。

這個扶輪社的餐點很簡單,一盤主餐、一盤點心就打發了,重點還是在例會活動。他們的例會活動實在太有教育意義了,竟然是幾個社友宣讀一篇介紹水資源的廣播新聞專題,連串場音樂也有,這種活動我在台灣還沒看過。晚上七點半報到聯誼,到十點才鳴鐘散會,時間也比我在台灣看到的例會要長。最後與對方社長交換錦旗,我的補出席兼全民外交就功德圓滿了。

這次補出席的經驗十分良好,大有「參加扶輪、走遍天下」的感覺,果然是一個國際性的大社團。席間一位非常熱心的社友力邀隔日去參觀他的公司,題外話就不在此贅述。

歸納一下在國外補出席的小小幾點心得,供有興趣的社友參考:

  1. 攜帶錦旗、扶輪章、扶輪名片
  2. 線上目錄查詢目的地/所在地的例會地點、時間
  3. 繳納餐費
  4. 填補出席卡、Guestbook
  5. 簡短致詞
  6. 交換錦旗
  7. 回台灣交出席卡

白義德來信

我們扶輪社正式授證之後,國際扶輪社長(RI President)白義德( William B. Boyd)的歡迎信也在農曆年前飛到台灣了。信中除了要我們堂堂正正做人之外 XD,還附上一份簡單又有趣的資料,包括星期一到星期天例會的比例,沒想到星期六、星期日都超少的,最多的是星期二。另外一項數據,就是年齡分佈了。

扶輪社沒有退休也沒有年齡限制的,跟青商會YPO不一樣,所以年齡分佈異常寬廣,全球120多萬扶輪社員(Rotarian)中,年紀超過70歲的比低於40歲的還多 XD ,30歲以下的只有1%,是一個非常年長的社會團體。

扶輪社非常重視地方聯繫,所以在台灣的成立順序大致上是先以縣市命名,然後再以鄉鎮市區或東南西北依序成立,在台北市因為扶輪社太多了,行政區跟東西南北當然不夠用,到我們已經用路名啦。那種用縣市名的社基本上都有一定年紀了,50歲在裡面大概也只是小老弟,我這種35的就是小老弟的小弟,的小弟。

很多人以為參加扶輪可以怎樣怎樣,其實社裡面是不鼓勵你利用扶輪怎樣怎樣的,而且某些行為還被具文禁止,例如為了商業目的發送信函給其他社員,或者向其他扶輪社員尋求財務支援。那這樣,除了消除小兒麻痺捐助獎學金外,參加扶輪社能幹嘛呢?

老實說,參加這種成員年紀上下可以差距50歲、3個世代,行業、社經地位都有很大差距的社團,本身就已經是一種不小的挑戰了,如果還要跟大你30歲或小你30歲的人一起開會、服務、共事,從中能夠獲得的成長空間與學習機會,就人生長期來看,遠遠比直接商業利益要來得珍貴。特別是很多經營管理上的問題,有時候同儕切磋不來的、書上看不到的、學校老師沒有能力教的,開口問問前輩還是比較快。

人家說家有一老,如有一寶。很多扶輪社一個社就有幾十老,你看這有多珍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