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rotary

英國牛津扶輪社補出席

話說這是我今年第二次在海外的補出席了。

今年公司的全球編務高峰會在倫敦召開。因為十幾年前去過劍橋了,所以這次選擇去牛津沾一下「有水準的氣息」。出發前原本想在倫敦補出席,但因為開會的時間表一直沒有確定,加上對於倫敦市的尺度不熟,不確定能否順利往返,因此一直無法決定。要去牛津的前一晚上網隨便查了一下,發現當天中午剛好是牛津社例會,就乾脆在牛津補出席。

牛津社(Rotary Club of Oxford )的例會地點剛好就在牛津的中心,又在星期一中午,真的是超級方便。而且在飯店門口就有一個扶輪社的牌子,十分典型的西方扶輪社風範。如果沒有記錯,這個成立於1922年的扶輪社,也是我補出席的扶輪社當中最老的一個。(上海社雖然更早,但中間長期中斷)

老社是否社員結構就一定老,這很難說,但中午社因為很難收到年輕人與專業經理人,所以我去出席時,應該是現場最年輕的扶輪社員,社員平均年齡我看有60。

牛津社有2個特點,第一,社員中竟然有3位神職人員!當天有2位出席,跟衛理宗牧師與猶太教拉比一起吃飯的感覺很奇妙。第二,很愛大家站起來敬酒,其中有一次是敬英國女王!

以往去補出席的時候,很少遇到來過台灣的社員,但這次不但遇到來過台灣的社員,這位 Oxford English Centre的老闆因為跟台灣有生意往來,甚至還來台灣的扶輪社補出席過。他還知道台灣扶輪社有一個習慣就是「唱歌」。而且他還在華西街夜市喝過活剝蛇膽酒。你贏了!

牛津社雖然老,又在物價高昂的英國,但餐費又比台灣便宜了,只要11.5英鎊(約台幣500出頭)。台灣扶輪社的餐費若以物價水準來看,真的是超級貴,台灣旅館餐飲相關協會應該頒獎狀給扶輪社才對。明明也是在五顆星的旅館,用了一個大廳,物價水準又是台灣的2倍以上,但餐費還比台灣低,實在令人百思不得其解。

參加國外扶輪社補出席除了可以體會台灣的扶輪社有多高貴之外,最重要的目的還是開拓視野,聽演講啦。這次的講者是英國一個專注於提昇領導力的非營利團體 Common Purpose 在牛津的課程總監。這單位我之前在書上看過,所以很興奮。講者只有簡單介紹一下Common Purpose是什麼,還有他們在牛津就地跟Saïd Business School合作,然後開始講領導者應該有三個特質,Empathy、Vision與Courage,可惜並沒有談太多Common Purpose。後來再上網看一下,他們有很多領導力課程,有很多針對年輕人的、大學生的並不收費,但針對管理者的課程就不便宜了,希望未來台灣有人能夠引進。

上海扶輪社補出席

很早就知道上海有一個「不准本地人參加」的扶輪社,但之前來上海都匆匆忙忙,沒什麼時間跟心情補出席。這次因為整整7天在上海,想說這麼多天總該有時間參加。加上桃園某社的A網友敲邊鼓,所以出發前就認真地找了一下上海補出席的資料。

因為上海扶輪社跟北京扶輪社都是特殊的社,所以規定挺多,其他扶輪社大多沒有要求補出席的社友事先登記,但上海社要求如此。不過我也不確定沒有預先登記是否就真的被阻擋在外,因為我看到了現場還是要重新輸入名字跟社名,沒有事先造冊,而且我還突然帶了來賓前往,也是順利進去。

上海扶輪社的餐費不知道在上海算不算高,230元,比我去日本補出席便宜,但我想應該比台灣絕大部分社的餐費要高,也比美國、德國都高XD。吃的相當簡單,前菜、主菜、點心,就這樣。

上海扶輪社的募款能力很強,就算不填歡喜單也是逃不了。我這次去看到最少有3招,第一招是強迫「罰款」,先請所有社友站起來,然後兩位糾察就拿著帽子開始收罰款(我知道糾察可以罰錢,但我幾乎沒在台灣看過),被罰款的才能坐下,反正糾察一定可以讓你被罰錢,例如遲到的罰、上次沒來的罰、問問題回答不出來的罰,等全部坐下來(也就是都被罰了錢)後,糾察還會隨機挑人問問題,答不出來(一般是答不出來)都罰錢,起跳是紅色的一張,也有很多張的,全部現金,所以上海社社友應該是都要帶很多現金才可能應付難纏的糾察。

募款第二招是拍賣,這個台灣並不罕見。第三就是「Happy & Sad」時間,等於是台灣的歡喜單,想要分享自己喜事或者哀傷的可以付錢講話,等於台灣一般的歡喜單或IOU,所以很多上海社社友要回祖國或者剛返回上海,都會歡喜一下。這三招下來不得了,一場例會就是將近5千人民幣。

不過從他們的社刊看起來,上海社公益也做得相當多,光是配合獎助金(Matching Grants)的計畫就有五個在跑,加上自己的一個計畫、三個獎學金,算是相當相當厲害的扶輪社。此外,扶青團一個,扶少團兩個,相當忙碌的一個扶輪社。

他們的扶輪社統計中還寫了「共捐贈4750台輪椅」,贊助291位 Gift of Life 兒童開心手術病患。這個Gift of Life也是我這次去了上海扶輪社才知道,就跟Shelterbox一樣,都是由單一扶輪社發起但最後變成全球扶輪社參與、贊助的公益項目。

海外補出席另外一件有趣的事情就是聽「台灣聽不到」的演講。昨天的講者Raefer Wallis除了自己的建築事務所A00外,也在上海成立了一個綠建築推廣還有綠建材認證的單位GIGA 循綠。Wallis應該是經常在講同一個題目,講得非常好,我想大部分聽過的人,之後對於發展中國家推廣綠建築的原則及目的應該都很清楚了。

最後一點但可能不是最不重要的一點,那就是上海市是純粹的「英語社」,如果英語無法一般對話,雖然也可以去,但感覺就像我去韓國跟日本補出席一樣 XD。上海社的社友或者來賓都預設其他參加者會講英文的(雖然很多白人會講中文!),所以聯誼時間、還有友社社友自我介紹、募款時間、演講等等,全部是英文!

上海扶輪社應該是世界上少數上每次都有外國社友補出席的扶輪社,相當相當有趣,以致於社長需要詢問是否有人要來交換社旗,可惜我沒帶。而且公益又那麼多,不像台灣很多社除了吃飯什麼好事都不做,實在是一個不錯的扶輪社。若台灣的社友長期移居上海,實在是可以考慮轉藉。

我是扶輪社節目主委

身為一個扶輪社友(Rotarian),通常每年都會被分配到一個(以上的)職務,雖然扶輪社有大有小,但總能想出些不同的職務給你當,立意良善,讓大家都能參與,但在台灣有點難。這些職務中,有些是虛職,有些幹事小姐會幫忙處理,有些雖然可以著力,但不做也沒有任何罰則,所以幹得好幹得不好,都沒有關係。除了當社長、秘書這種職務有很多事情要做之外,其他的職務都不是那麼要緊。

這個年度(2009/2010)我被分配到「節目主委」這個職務。

台灣的扶輪每次例會,幾乎都要安排演講。有些人批評扶輪社就是「吃飯聽演講」的地方,我覺得吃飯只要吃得便宜,有出席才繳錢,也沒啥不對,人活在世上誰不吃飯?當然,扶輪社現在吃太貴了,有時候想想還真的受不了。

至於聽演講,這本來就是好事,多聽一次演講就是多拓展一點對世界的了解,我這個人最喜歡學習,透過他人學習,也透過自己準備教學的過程中學習,聽演講是一種非常有效的學習方式。

話雖如此,但如果節目主委不認真邀請,或者完全依賴幹事小姐,那麼演講就會變成災難。畢竟幹事小姐們社會資歷跟人面通常比較少,只能靠幹事小姐之間彼此互相分享講者名單。如果靠社友零星、隨緣的介紹,經常會有一些「奇怪的東西」趁機混進來,講沒幾分鐘就開始「推銷」,這也很頭痛。

花錢聽不入流的人來推銷,這種事情還經常發生在扶輪社內!很多扶輪社員很富有,但也沒有有錢到要花錢、浪費時間聽不入流的人來推銷。碰到這種講者,我通常很沒耐心,要不就是中途走人要不就是很焦躁,但其他前輩呢,經常文風不動、滿臉笑容,然後睡著,可以繼續很有風度撐到結束。我曾經邀請年輕創業的朋友來演講,原本想說給大家交友的機會,沒想到年輕人很積極想要推銷,弄得相當難看,所以我後來邀請來賓時也更為謹慎。

台灣有幾個扶輪社?不多,500而已。每一年52次例會,扣掉聯合例會啦、Close Meeting等等,大約每一個扶輪社一年大約要安排25場演講。所以單單扶輪社,一年在台灣就要舉辦12,500場左右的演講。我想獅子會、青商會或者其他各種團體、成長組織等等,單單這種形態的演講,或許台灣一年就有好幾萬場。

所以說,「節目主委」,或者英文的「Speaker Coordinator」,是一個挺重要的工作(挺胸),畢竟每次例會的1/3都靠節目主委安排。這可以是個虛缺,也可以幹的很忙。「每一個」算命的都說我天生勞碌,所以只好把「扶輪社節目主委」當成兼差來幹。畢竟我已經「忍耐」亂七八糟的講者好幾年了,既然輪到我,我當然要好好經營一下。

要開始邀約講者之前,當然要先分析使用者需求。對於以中小企業主與大企業主管為主幹的社員而言,經營管理上的新知當然不可少,特別是行銷廣告網路這種資訊,還有財務、理財等等。對於中年人而言,健康相關議題也很受歡迎。

扶輪社「本質」上是一個服務社團,所以當然要安排許多跟慈善、公益、非營利組織還有社會企業相關的題目。加上扶輪自己有自己的行事曆,包含二月的世界了解月、七月的識字月(這也包含廣義的「素養」),九月新世代月、十月職業服務月與十二月的家庭月,如果能夠按照這些主題來安排演講,也才能彰顯扶輪社的宗旨與精神。

不過,我的人面也有限,而且我自己也要工作,又沒有秘書可以幫忙,所以不太能夠完全依照自己構想的主題來一一邀請講者,但求盡量接近,最好是有經驗的講者,我聽過演講的最好,而且不太有可能推銷商品的。

半年下來,大致上我覺得我們台北合江扶輪社邀請的講者,不論是講者的素質或者演講的內容,在全台灣的扶輪社當中,絕對可以排到前幾名,也很感謝許多朋友的協助與轉介。依照例會順序,我已經安排或邀請的講者有:

到交接之前,大概還有7場要安排,當然還是需要朋友們的幫忙,才能夠繼續維持如此高品質的講者與題目。邀請這麼多講者,我覺得我都快要變成專業的演講邀請者了。當然,這些邀請的題目都是我自己有興趣的。結論:我自己的學習與成長還是最多的。

雖然前面提到我個人不喜歡看到來「推銷」的講者,但這其實還是看個人功力,有經驗的「推銷者」,可以把產品、服務與個人巧妙地融合在演講當中,一點都不會唐突,甚至讓大家覺得是重要的資訊,畢竟30分鐘的演講時間不短,如果融入5%的推銷,那就有90秒。90秒推銷,夠多了!更強的,可以把產品或服務直接當成有用的資訊來分享,而且大家聽了還很感激。過去幾年,很笨的強迫推銷跟很聰明的無縫推銷我都聽過,好壞差距要說天壤之別也不為過。以後有機會,我再來談談如何準備30分鐘的「社團演講」。

新年度,我的新職務是「國際服務主委」,這在國際扶輪的框架下,是一個「可以很重要」的職務,畢竟國際扶輪除了根除小兒痲痺(End Polio)計畫大使獎學金計畫外,還有無數的國際計畫與經費可以參與或申請,等我花一年把國際扶輪獎助的各種經費與流程弄熟之後,就可以來協助台灣的非營利組織來申請國際扶輪贊助了。這,不好意思,原本就是我參加扶輪的主要原因之一啊。

美國扶輪雜誌 The Rotarian 放上 Google Books

因為生涯國際化(?)的關係,最近越來越常上 LinkedIn查一些公司與人物資料。除此之外,最近也發現Linkedin上的社群功能挺有趣的,特別是國際扶輪社的官方社群。

今年身為我們扶輪社的「節目主委」,最主要的功能是「Speaker Coordinator」,也就是每週要邀請3到4位講者到扶輪社來分享寶貴經驗,如果要讓每一次演講都精采,沒有被商業推銷或宗教、政治介入,實際上還得花很多時間四處尋找講者,並非容易的事情(有好的講者,也請推薦給本社)。前幾天發現 LinkedIn 的扶輪官方社群中有人開始討論如何安排講者,我才發現 LinkedIn 的這個社群是活的,很多人都會分享相關經驗。

今天又從這個社群中看到扶輪國際的正式公告,也就是說,在台灣以往很難看到的美國扶輪社月刊 The Rotarian 雜誌,從1920年2月號2008年的12月號,幾乎都已經上Google Books了。

台灣的中文版扶輪月刊,每期都會轉載一些 The Rotarian 的內容,其實這些內容跟一般人想像的「扶輪社」有很大的不同。如果把雜誌封面遮掉,你會以為是看到「聯合勸募」、「世界展望會」或者「樂施會」的月刊,裡面主要內容都是世界的災難、如何滅絕小兒麻痺如何提高識字率、如何從事公益及、如何災後重建、如何克服飢荒等等,其他零星才報導一些各地扶輪社聚會的情況。每一次看了中文扶輪月刊轉載 The Rotarian 的內容,對於英文版都十分敬佩,現在終於全數上網了。

剛剛翻閱了幾本 The Rotarian,果然內容都很悲天憫人、世界和平,整本雜誌的Tone,就跟我去Sunnyvale Sunrise扶輪社補出席的感覺相當類似,果然在美國,扶輪社的服務面向不比職業社交面向弱,也可以給台灣的扶輪社員更多從事社會服務與公益的想像。

美國加州Sunnyvale Sunrise扶輪社補出席

身為一個扶輪人,想要年年出席率百分百,就得想辦法在國外出差時,盡量找到當地扶輪社補出席(Make up)。過去幾年已經去過日本東京麻布社韓國首爾Hana社跟德國Baden-Baden補出席,每一次的體會都不一樣。

這次到美國出差,也是扶輪社的故鄉,當然要想辦法補出席看看。此次出差時間長,而且時間不容易預測,所以我把Sunnyvale附近的幾個扶輪社,包括Sunnyvale社、Sunnyvale sunrise(台灣通常會叫晨新社)、Sunnyvale Star及Santa Clara社的時間、地址都準備好,看看什麼時候有空檔就溜過去。Sunnyvale社是中午的,成立80多年了,很可惜兩週都無法參加,晚上通常又有團體聚餐,最後決定出席Sunnyvale Sunrise社,特別是這邊太陽出來晚,我又不會開車,第一次地點不熟,還是搭計程車過去,昨天已經知道地點環境後,天還沒亮就出門散步過去,不遠,才4英里而已,真的是可以體會Sunrise的扶輪社。

Sunnyvale Sunrise Rotary Club

Sunnyvale這裡所有扶輪社開會地點都在高爾夫球場,來之前我是相當相當相當緊張,想說餐費不知道要不要100美金,又是美國、又是高爾夫球場,又是扶輪社!餐費一定相當昂貴。為了不丟台灣扶輪社員的臉,我還當然還是一身體面的西裝過去。結果一到現場,咦,你們怎麼都沒穿西裝 XD ? 餐費?什麼,才10美金!害我很想立刻打滾高喊:「這不是扶輪社、這不是扶輪社!」這當然是扶輪社,而且是原產地的扶輪社啊。

Sunnyvale Sunrise Rotary Club

早餐只有10美金,就跟Danny’s或者Hobbe’s差不多啊,誰說扶輪社一定要暴飲暴食?說實在,不論在日本、韓國、德國或美國,每一個國家扶輪社吃得都比台灣差,台灣扶輪社實在花太多錢在吃飯上面了。@_@ 沒錯,美國的扶輪社,早餐也就只有吃這樣而已,沒有比較豪華(但炸過的培根實在太肥了)。

Sunnyvale Sunrise Rotary Club

Sunnyvale Sunrise Rotary Club

第一次補出席因為比較早到,所以還有時間跟主講人聊聊天,得知他老兄是在微軟做Speech Recognition的,還以為是要講語音辨識技術,結果,完全是介紹她女兒如何學習水球(Water polo或Water Volleyball),還有學校水球隊如何訓練學生、水球的運動人口等等,相當、相當溫馨的一個題目啊。

至於社務時間,完全是很嚴肅地在討論扶輪基金的現況與使用。

Sunnyvale Sunrise Rotary Club

第二次因為改穿休閒服,很輕鬆,邊走邊拍照,後來看到 Jamba Juice 七點就開門了,還進去買了一杯,所以遲到15分鐘,到了之後立刻被要求自我介紹,然後就換成一位越南裔的女孩來說明她們接受扶輪社贊助後,到越南中部去援助當地兒童及義診的情形。越南裔女孩在美國長大,回越南之後的心得,就是「美國資源實在太多了」,沒錯。

Sunnyvale Sunrise Rotary Club

至於專題演講,則是請Sunnyvale鎮公所環境課的課員來介紹當地的水資源的垃圾及縮寫很長的「SCVURPPP」(絕對不是某種車子),還有他們在下水道加裝過濾器的Pilot Project。看來當地水資源污染的原因也很嚴重,而且最好笑的是,因為這些垃圾過濾器是「不銹鋼質材」,大家也知道,這種東西很值錢,即便是裝在下水道裡面,但是在雨季過後第一次清理垃圾後,還被偷了兩個!雖然美國是全世界最浪費資源的地方,但政府跟民間還是多多少少有在關心生態的。

Sunnyvale Sunrise Rotary Club

很巧的是,在德國補出席的時候,他們是一群中年人在朗讀一個關於水循環的廣播劇本,顯然這跟台灣社會對於扶輪社的認知有很大的落差。扶輪不管在國內外,都是一個「巨大」的公益慈善社團,就像即將援助台灣的英國ShelterBox計畫,也是扶輪社贊助的。只不過東亞的扶輪社,太外顯商業社交的那一塊,所以就把公益這塊給遮蔽了。

這個扶輪社的講者禮物也很有趣,是替講者「留名」,每次演講完,社長就會拿出一本書請演講者簽名,簽名完之後,這些書會統一捐給當地的圖書館!

至於IOU,也跟我在日本看到的一樣,是每個人自由分享自己生活中有趣的事情(30年高中同學會!),或者想讓大家知道的喜事,有講的才要IOU,而且,IOU才10美金,嘖嘖!

Sunnyvale Sunrise Rotary Club

當然,這裡的扶輪社員還是很有「實力」的,只是把形式省下來,把錢拿去從事公益而已。畢竟昨天載我上班的社友,開的還是超大台 Porsche Cayenne 啊~~

度過一個扶輪周

上周末可以說是典型的扶輪周,扣掉上拉丁文與備課的時間,幾乎都在扶輪社度過,星期天還跨到3480替扶青團地區研習會上課。

星期五晚上原本被一位超級阿宅拉去他們社的授證,是的,現在參加扶輪社的阿宅也很多,或者說扶輪社也有很多阿宅。但該重量級阿宅當晚另有要務,所以我只好硬著頭皮,充當社長代表參加台北北區扶輪社的49周年授證,並且順便歡迎國際扶輪總會會長代表。

當晚讓我印象最深刻並不是國賓飯店慢條斯理到鳴鐘散會還沒出點心的上菜速度,而是傳說中「老社」才會有的「老社友」。當天晚上北區社有致贈禮物給兩位老社友,其中一位已經98歲了,據說每周都會開開心心去參加例會。扶輪對於我這種生涯才在課長島耕作等級的上班族而言,是一個從多向度體會「黃昏流星群」的好地方,我看到98歲的社友,心中十分震撼,也自問自己如果活到98歲,還有沒有「能力」出席扶輪例會?另外一位資深的社友是「創社社友」,年紀不詳,但也不可能太年輕。如果跟我一樣35歲加入扶輪運動,經過50年之後就85歲了。一個社團連續參加50年,半個世紀,想來真是不簡單。

星期六上午參加的是3520的地區年會,就我現在的認知,扶輪社在台灣能定期舉辦的最大活動就是各地區年會了。最近因環境所迫不得不開始留意領導這件事,原本我想說每個社團不都一樣,辦活動就辦活動,我從大學參加社團起弄過多少活動,扶輪地區年會哪有啥不一樣,只不過就是人多、外國人多而已。可是現在慢慢去思考,才了解前輩說在扶輪學習領導到底是什麼意思。要辦一場年會,前前後後得有多少社友參加?這些人可不是大學學生或年輕阿宅哩,99.999%事業都比你成功,要協調大家開會就很難了,更別說帶領大家做事。因為下午還要補拉丁文,所以得提早離開,其他人就別說了,當我看到最後面放投影片的竟然是柯耀宗學長時,我就知道扶輪社為什麼一再強調領導了。

除了領導,服務也很重要,最近要開始思考接任社會服務主委之後,要不要向扶輪基金申請Grant來從事社區服務。扶輪社友每年都要大量捐獻給扶輪基金,這之中有很多被拿去「撲滅小兒麻痺」與各種獎學金,還剩下一點點小錢可以當成Matching Grant給有心從事社會服務的扶輪社申請,例如大安溪部落的計畫梅園部落等等,國際扶輪還有一個Matching Grant的「目錄」,裡面的計畫看起來就跟Global Giving這些網站一模一樣。我想台灣需要幫助的人與社區還很多,就看我明年卸任前能不能找到「投資報酬率」高又能夠長期投入的服務計畫。

扶輪補出席經驗談

前一陣子去了歐洲,出發前決定要找機會「補出席」。

「補出席」(Meeting Make-up)是國際扶輪社(Rotary)一個非常聰明的設計,因為扶輪社要求社員的出席率(很嚴格),所以無法參加自己社例會時,可以透過補出席的方式來滿足出席率。感覺上是一項「不得不」的行為,實際上是協助社員到異地迅速認識當地人的極佳方式,看似「義務」,實乃「權利」,如果語言沒有太大的障礙,不應該貿然放棄。而且補出席很自由,想去哪個扶輪社補出席都可以,事先也不用通知,不論在旅遊途中或商務出差時,只要時間配合都能去。

扶輪社有一個線上目錄,查到適合的地點與時間之後,最好再上該社的網站查看看,畢竟我也是這次才知道國外很多社的例會會在中午與晚上交錯,去錯時間就不妙了。

決定補出席之後,就向社裡要了幾面交換用的小錦旗,放到旅行箱就出發了。但畢竟是第一次補出席,所以參加例會之前還「勘查」了一次,詢問櫃臺是不是第二天晚上真的有例會。國外許多有扶輪例會飯店門口或大廳都會有扶輪標誌,很容易辨別,看到之後詢問櫃臺應該都會有詳細的資料。

到了補出席的例會場地,因為早到了一點,所以半個人都沒有,不過飯店的服務人員就已經開始來服務了,親切奉上柳橙汁。第一個到的是秘書,手腳很快,馬上讓我填出席單,社長過沒多久也到了,招待十分親切,而且每個社友都來跟我握手,在那人生地不熟的異地。如果我是到「貴寶地」做生意的,那補出席實在是太迷人了。至於費用,一般都是例會前就主動繳納,讓我驚訝的是這個扶輪社的例會餐費比台灣的還低,所以也不用太擔心。

例會開始後,補出席的社友依照規定在會務時間會被介紹,但我沒想到起立揮手之後還被要求「致詞」,只好隨便講兩句蒙混過去,顯然下次補出席前要準備一些場面話介紹自己跟台灣才不會尷尬。

這個扶輪社的餐點很簡單,一盤主餐、一盤點心就打發了,重點還是在例會活動。他們的例會活動實在太有教育意義了,竟然是幾個社友宣讀一篇介紹水資源的廣播新聞專題,連串場音樂也有,這種活動我在台灣還沒看過。晚上七點半報到聯誼,到十點才鳴鐘散會,時間也比我在台灣看到的例會要長。最後與對方社長交換錦旗,我的補出席兼全民外交就功德圓滿了。

這次補出席的經驗十分良好,大有「參加扶輪、走遍天下」的感覺,果然是一個國際性的大社團。席間一位非常熱心的社友力邀隔日去參觀他的公司,題外話就不在此贅述。

歸納一下在國外補出席的小小幾點心得,供有興趣的社友參考:

  1. 攜帶錦旗、扶輪章、扶輪名片
  2. 線上目錄查詢目的地/所在地的例會地點、時間
  3. 繳納餐費
  4. 填補出席卡、Guestbook
  5. 簡短致詞
  6. 交換錦旗
  7. 回台灣交出席卡

白義德來信

我們扶輪社正式授證之後,國際扶輪社長(RI President)白義德( William B. Boyd)的歡迎信也在農曆年前飛到台灣了。信中除了要我們堂堂正正做人之外 XD,還附上一份簡單又有趣的資料,包括星期一到星期天例會的比例,沒想到星期六、星期日都超少的,最多的是星期二。另外一項數據,就是年齡分佈了。

扶輪社沒有退休也沒有年齡限制的,跟青商會YPO不一樣,所以年齡分佈異常寬廣,全球120多萬扶輪社員(Rotarian)中,年紀超過70歲的比低於40歲的還多 XD ,30歲以下的只有1%,是一個非常年長的社會團體。

扶輪社非常重視地方聯繫,所以在台灣的成立順序大致上是先以縣市命名,然後再以鄉鎮市區或東南西北依序成立,在台北市因為扶輪社太多了,行政區跟東西南北當然不夠用,到我們已經用路名啦。那種用縣市名的社基本上都有一定年紀了,50歲在裡面大概也只是小老弟,我這種35的就是小老弟的小弟,的小弟。

很多人以為參加扶輪可以怎樣怎樣,其實社裡面是不鼓勵你利用扶輪怎樣怎樣的,而且某些行為還被具文禁止,例如為了商業目的發送信函給其他社員,或者向其他扶輪社員尋求財務支援。那這樣,除了消除小兒麻痺捐助獎學金外,參加扶輪社能幹嘛呢?

老實說,參加這種成員年紀上下可以差距50歲、3個世代,行業、社經地位都有很大差距的社團,本身就已經是一種不小的挑戰了,如果還要跟大你30歲或小你30歲的人一起開會、服務、共事,從中能夠獲得的成長空間與學習機會,就人生長期來看,遠遠比直接商業利益要來得珍貴。特別是很多經營管理上的問題,有時候同儕切磋不來的、書上看不到的、學校老師沒有能力教的,開口問問前輩還是比較快。

人家說家有一老,如有一寶。很多扶輪社一個社就有幾十老,你看這有多珍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