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圖表

我就是不想讓我孩子打疫苗,不行嗎?

人類本來就要一直反思科學與科技的正當性,所以人會懷疑疫苗是合情合理的。最近台灣突然出現了反疫苗的浪潮(?),如果你還不知道要相信誰的時候,我幫你準備了一些台灣媒體大概不會做的東西讓你親身體驗看看打疫苗或者不打疫苗對傳染病有什麼影響。公民社會,在立法強制接種疫苗之前你都有選擇的自由,但也請你用智慧做出選擇。

如果你住在一個孤島上,島上只有你一個人,也不跟世界上任何人往來,突然有一天從外太空降臨了一種病毒感染了你,而且這種病毒只會傳染給人,那麼其他人是否接種疫苗都無所謂,反正這病毒就會滅絕在這個島上。但如果你住在台北市中心,每天都還要搭捷運、上咖啡廳、外食、上健身房,你就會將病毒傳染給他人。疫情會不會大爆發有很多因素,我不是專家,但基本上被接觸的人是否「免疫」或者有接種過疫苗就很重要。如果社會上很少人免疫,就像 SARS,就會很快跨國大爆發,但如果這社會上有非常多人已經免疫,就算你在捷運上不幸傳染給另外一個人,在公司又傳染給一個人,去健身房再傳染給一個人,但你們四個人再怎麼傳,傳到最後都不會爆發大規模的疫情,因為大部分的人都免疫了,就你們這幾個人傳來傳去沒關係,這就叫做群體免疫herd immunity)。

很多人不打疫苗到底會怎樣?

談這件事情最直白的就是英國衛報2015年的一篇文章 Watch how the measles outbreak spreads when kids get vaccinated – and when they don’t ,裡面模擬了各種群體的疫苗接種率,這個模擬很簡單,你只要看就好,但每一次模擬的結果都不一樣,原則上社區疫苗接種率越高的地方,越不容易爆發疫情,只要你多玩幾次,就會「感覺」到疫苗接種率與爆發疫情的關係。

Watch_how_the_measles_outbreak_spreads_when_kids_get_vaccinated_–_and_when_they_don_t___US_news___The_Guardian

疫情爆發了我一定會得病嗎?

如果你還有一點點時間,可以玩這一個遊戲 VAX! ,遊戲一共分成三個部分,第一個是說明網路、流行病、免疫與隔離,講得非常簡單,第二個部分就是讓玩家自己體驗從事公共衛生有多難,第三個部分則是說明到底什麼是群體免疫(herd immunity),如果聽過第一部分的說明也玩過第二部分再聽過第三部分的說明之後你還是不想打疫苗,全世界都會尊重你的決定。 遊戲其實相當難,你想像你是一個公衛醫生或者護士,到了一個50個人的社區,但只給你5劑疫苗,你的目標就是透過疫苗,把這個網路斷成越多個不相連的小網路越好,等傳染病爆發後,你可以再隔離健康鄉民,目的還是切斷網路。我的最佳記錄是給我5劑我可以在一個50人的社區把疫情控制在只有3人染病,不過這是容易版的成績。遊戲很真實,在困難級當中出現了不願意打疫苗的家長……

Vax___Gamifying_Epidemic_Prevention___Game

如果你是學校的老師,這是我目前看到最適合你說明這件事情的簡單遊戲,當然你也可以讓你心愛的人玩玩看。如果你的工作包含了危機公關處理,說實在你也應該玩玩。

類似的模擬其實很多,另外一個可以設定比較多的,純粹就是跑模擬數據,但是可以調整疾病的潛伏期、傳染率(實際上就是真的有人不會被傳染)以及致死率(沒死就康復並且可能免疫啦),還有社區的人口數、混雜程度與疫苗接種率,比前面介紹衛報的更詳細,也更能體會有沒有施打疫苗的差異。

到底為什麼有人不打疫苗?

在2015年加州爆發麻疹疫情的時候,紐約時報有一個詳細的地圖說明了為什麼有些社區的麻疹疫苗接種率很低,其中包含了「社經地位低」、「相信打疫苗不好」或者「我們這種人不會得這種病」,結果堂堂美國也爆發麻疹,Good Job!

打疫苗就不會有傳染病嗎?

華爾街日報也有一個圖表報導,讓你看看自從施打疫苗之後,每一種疾病在美國的十萬人發生率,很多都是瞬間就降到幾乎等於0,但也有些經過很長一段時間才降低,但最終幾乎都到達0。

你聽過小兒痲痺嗎?

在上面的這個報導中,請特別注意小兒痲痺 (Polio),我讀小學的時候,學校中總有幾個小朋友是病患,從小就要使用拐杖(這些還是沒死的),1976年到1982年之間,台灣小兒痲痺幾乎絕跡,當時的小兒痲痺疫苗接種率只有35%而已。病毒不死,只是在等待機會。終於到了1982年大爆發,一口氣來個1000例,這下不得了,我國才開始採用預防接種紀錄卡,此後小兒痲痺疫苗接種率逐年提高,現在大概都在95%以上(這也是我國的目標),終於根除小兒痲痺,現在台灣已經很少看到要用拐杖或者輪椅的年輕人,這是整個世代嬰幼兒家長的功勞。

我國小兒麻痺防治成效

2012年6月台灣梅雨的動態雨勢圖表

身為一個資訊圖表與視覺化的研究者,當我第一次看到Hans Rosling的動態圖表(Motion Chart)時,是非常激動的。原來量化的圖表加上時間軸的變化後,是有可能產生出更具視覺衝擊力的視覺資訊。

許多資訊不一定適合動態化,但從Hans Rosling的例子告訴我們,當許多視覺元素在一個平面當中具有規律或者方向性的變化時,將時間軸動態立體化,將會有很好的結果。

這次台灣沒有颱風卻分兩段大雨,單純看長時段的雨量累積圖,很難有什麼感覺,而且需要很多張才能說明這兩波的不同。

趁著今天下午放假,我將2012年6月9日起到6月12日中午的每小時雨量累積圖動態化,看看效果怎麼樣。中央氣象局的網站也可以動態化,但每次只有6小時,所以自己畫比較快。

這張圖的每一格都是一小時的雨量累計,但每一格之間只有0.5小時的時間間隔,所以繪製起來非常細膩,可以看出來6月9日起西南氣流雨勢逐漸增強的情況,也可以看到高雄88風災的災區也還是一直有幾乎不間斷的強大雨勢。到了6月11號晚上,可以看到桃園、新北市西部與台北市南部開始遭遇一波非常強大的鋒面雨勢,而且可以看得出來雨勢前進的方向。

2012年台灣梅雨西南氣流與鋒面夾擊的動態雨勢圖表

[商業圖表教室]用折線圖、直條圖、圓餅圖來呈現降低、減少

商業上面的圖表,有80%都在處理成長、增加、減少、衰退這種帶有時間與數量的資訊,看似非常簡單,不過要精準表達也不是那麼容易,感覺有點像是寫詩,用視覺組成的詩。

圖表與文字一樣,都是後天學習而來,所以表達者與接受者雙方都需要達到同樣的標準,才會有「共鳴」。

之前在 [商業圖表教室] 減少47%的圖表,你要怎麼畫才會有視覺說服力? 這篇當中畫了三個圖,徵求大家的意見,也就是測試「共鳴」,感謝社會大眾親朋好友回應,我把大家的意見整理一下,只寫什麼圖但沒有附上感覺的就不列了。

首先,是折線圖。當然,我畫的是非常標準的折線圖,沒有放入任何戲劇性的因素,也沒有使用插圖或者動畫。

對於折線圖,大家的看法是:

  • Elina: 最直覺,箭頭粗張力比較大
  • Dylan: 折線圖給人一種趨勢下降的感覺,我會選折線圖
  • Jewel: 我想到的是第一個折線圖,線直直的往下掉很有下墜感!
  • 鼎峰: ‎折線圖會有深刻的下墜感…
  • Huifang: 我選擇 折線圖,看得出逐年下滑的感覺~

一張用來表示衰退的折線圖圖表

其次是直條圖或柱狀圖。我畫的柱狀圖是調整過間距的,你在Excel預設的柱狀圖不是長這樣哦,視覺效果要差很多。

對於直條圖或柱狀圖,大家的看法是:

  • 保宏: 想到柱狀圖,但是不見的部份用虛線強調
  • 彥愷: 我覺得柱狀圖能比較直觀表示那個落差
  • Ken: 最強烈的是直條圖, 從50%開始往上畫..
  • Andy: 容易產生比較感及震撼,感覺總結:柱狀圖在靜態或動態場合較適用我這種死老百姓 XD
  • Kathy: 柱狀圖的視覺效果較好而且有明顯的比較
  • 雅申: ‎柱狀圖下降的感覺和%數比較明顯~

一張呈現衰退的柱狀圖表

 

最後是一個圓餅圖或環狀圖。環狀圖台灣人少畫,也就是一般人也很少看到。

對於圓餅圖或環狀圖,大家的看法是:

  • Niki: 我想到柱狀圖,但是我覺得圓餅圖的視覺感受最強大!
  • Jimmy: 圓餅圖,面積比較大,視覺效果也明顯
  • 玉欣:  圓餅圖, 既直觀而且比例比較準
  • 昆錫: 圓餅圖最有衝擊力,但是不精確
  • 詩凡: 第一個想到的是圓餅圖,有一目了然的感覺!
  • Hiro: 圓餅圖有種我本來有一塊餅 但似乎被偷吃了47%這樣
  • Shin-chuen: 看到圓餅圖第一眼有”耳目一新” 但似乎要想一下才會懂
  • 瀕方: 我選圓餅圖。我用的是兩個圓餅圖 一個100%一個53% 不過您這樣用比較省版面
  • Jane: 圓餅圖, 直覺, 視覺的震撼也最大(對我來說), 直線下滑與方塊高低, 比例上都不會直覺少了一半的衝擊, 但圓形與虛線的呈現, 很清楚原來完整的圓有多大, 但活生生少了近一半, 就像蛋糕少了近一半,只剩一半能吃了,衝擊很大啊……
  • YoJu: 我想到的類似圓餅圖, 用圓餅來表示不見。因為看到圓餅不見一大塊的時候,就像甜甜圈被吃掉一塊一樣,會有"啊,少了快一半"的感覺。

一張說明如何用圓餅圖來表示衰退的圖表

 

大家的意見都看完了,那麼李怡志本人的意見呢?

我覺得大家的意見就是我的意見哈哈。不然我為什麼要多畫一個圓餅圖呢?假如我手上只有這麼單純的資料,「4年之間『減少』47%」,我會選擇圓餅圖這種畫法,其次是柱狀圖(但請注意不是預設的柱狀圖),至於折線圖,雖然直接但效果比較弱(我當然也可以讓它更強一點)。

用圓餅圖的原因是要讓「減少的部份」變得更強烈,同時可以比對出「剩餘的部份」還有多少。同樣的圖我也可以用單根的直條圖或橫條圖呈現,但效果可能沒有圓餅圖這麼好。

一張說明如何用圓餅圖來表示衰退的圖表

如果有機會,三張圖繪製成動態圖表效果又會更好。當然,我覺得一張可以從12點鐘開始逐漸消失的圓餅圖還是會比柱狀圖、折線圖更有視覺張力。

選舉油價 – 以95無鉛汽油為例

人都是健忘的。台灣人尤其健忘,而且媒體也很健忘。

這次馬英九勇猛地在第一任任期結束前大幅調漲民生用電價格與油價,讓人很難再說他沒有魄力。沒有魄力的人怎麼可能選上總統?又不是抽籤的。而且,他上一次調漲更有魄力。

除了選後大幅度調漲油價已經發生第二次之外,選前維持一段時間的油價凍漲期也不是第一次。一次勇猛地將油價調上去之後又慢慢降下來都不是第一次。

第一次的凍漲很平,起點與終點大概沒有什麼爭議,可以看得出來選前幾個月就開始凍漲,而且凍得如此平整、漂亮!第二次的凍漲期其實都有波動,我以去年8月油價95無鉛汽油價格調到31.9元開始算起,因為此後油價到選前只有7天為32元,其他都維持沒有超過31.9元。

選舉前凍漲期與當選後調整階梯圖

我沒車、沒冷氣,星期天的下午,坐在河邊看著白鷺鷥飛過,吹著天然風,心平氣和地畫選舉油價圖……

三階段電價調漲圖表怎麼畫之為什麼圖表要保留母版?

最近去幫一家研究公司上圖表課的時候,提到了繪製圖表母版的重要性。有些圖表雖然第一次製作花時間、麻煩、痛苦,但如果繪製者需要常常用到類似的圖表,那麼花時間製作母版一定是有必要的。

我在4/20有稍微針對不同的使用情境與讀者需求,畫了一下電價圖表的幾種可能。然後2周過去了,電價從合理化方案又改成所謂的「三階段電價」。

上一次畫的圖還在不在?在啊。改起來快不快?非常快!就跟你說舊的檔案要留著嘛(摔滑鼠!)。

當然,上次的Highlight下在「合理化方案」,這次要改成朝三暮四,或者所謂的三階段。這三階段可以代表電價調整的三個階段,也可以看成從現行電價到「合理化方案」然後又朝三暮四的三個階段。

因為消費者先遭遇到的是夏日電價,所以夏日電價先來一張。

三階段調整的夏日電價階梯圖

然後第二階段面臨非夏日電價的調漲!

三階段調整的非夏日電價

最後就是大比較。畫在同一張顯然不智,所以拆成兩張。座標軸還可以分兩邊,只有好處沒有壞處的啦。因為版面關係,所以點下去才有大圖啊。

2012年電價三階段調漲,夏日電價與非夏日電價比較階梯圖

台灣第一次視覺新聞研習營後記

最近年紀快到某個關卡,做事情越來越看大不看小,知道有些細節再怎麼爭也沒有什麼大影響,反而是大方向比較重要。還好,在這個年紀的關卡往回看,覺得自己也還算做了些大方向的事。

認識我的人都知道我已經對(新聞)圖表「有興趣」十幾年了,不但在商業界辦教育訓練,也在政大、輔大等新聞傳播科系演講或者教授過新聞圖表,但這十幾年下來,我觀察到台灣媒體利用視覺化手段來處理新聞的程度卻沒有什麼實質的進展,編輯台長官不論學歷不管資歷,對視覺的理解一律停留在校刊插圖的階段,差別只是2D或3D而已,如果這方面的能力也有全世界排名,我們一定可以破百。很多重大新聞如果只用文字描述,確實無法精準溝通,也很難增加讀者的理解,最後的結果就是公共議題、重大新聞事件只能輕描淡寫。

我2009年擔任雅虎全球新聞產品規劃總監的時候,剛好看到SND與重慶時報合辦了華語區第一次的新聞圖表研習營,雖然全部得自費但還是衝過去了。回來之後印象是非常深刻的,除了上了專業的課程外,更重要的是感覺到一個追求進步的社群對產業有多大的正面影響。

之後我在台灣就(不怎麼)積極地推銷在台灣辦類似的營隊,除了接受國外的最新思維外,就整個產業而言,培養社群、提高整個業界的整體水準也很重要。可惜的是我自己服務的單位不可能自己辦這種營隊,被我推銷的人也沒有同時具備興趣與資源的,當時我一度還打電話到聯合報給台灣第一個獲得SND設計獎的董谷音,但陰錯陽差就是沒找到人。雖然還是沒有找到人要辦,但SND後來在上海的研習我又去了一次,上了更多的課,在經營媒體的視野又提昇的更高,更確信台灣必須要辦這樣的活動。

我自己雖然圖表的能力還算可以,但我個人能力再強,最後幾乎也都只有我受益,加上我的工作是經營媒體,距離新聞工作第一線已經越來越來越來越遠了,工作上畫的都是協助資訊分析與決策的商業圖表,而非給一般大眾看的新聞圖表。台灣新聞圖表要進步,我一個人再怎麼推廣、上課都沒用,一定要發展出一個專業社群才行。

還好,我雖然不是一個好的商業業務員,但Thought Leadership也還是有一點,最後終於遇到了交大林照真前輩,她的興趣在調查性新聞,但調查性新聞的好作品很少不靠視覺來解釋的,所以當我去年把華文區SND的主席陸嶺立給她後,她剛好去了趟上海,在有興趣、有資源、有團隊的情況下,就決定今年在台灣辦第一次的視覺新聞(Visual Journalism)的研習營。台灣的新聞界如果以後在視覺新聞上有什麼正面的發展,林照真老師要記上一筆!非常感謝她!

經過幾次與上海、交大之間的溝通,由於我自己在台灣的傳統媒體工作過,知道現場的情況,加上去過很多媒體短暫地教過圖表,也還算清楚現在大家的問題在哪裡,這次要來上課的老師Juan Velasco我也聽過他的課,所以建議這次的課程以「Why」與「What」為主,讓台灣的新聞界有機會看看視覺可以在新聞當中扮演什麼樣的角色,畢竟我們這個領域跟國外隔閡有一百年了(實際上就是從來沒有接觸過),大部分的人不知道SND,也沒聽過Malofiej獎,一開始講太多執行的細節與技巧,並不實際。

我兩次去對岸參加研習時,都跟陸嶺立說一定要來台灣辦,今年4月當這麼多台灣新聞界的同業一起在台灣參加視覺新聞研習營的時候,按照對岸的口氣,我的心情還是相當激動。參加的人裡面有些是長年第一線繪製圖表的,有編輯台的長官,也有很多是看到我部落格自己去報名的,當然我景仰的董谷音也去了。這次課程的意義不在於繪製出好的新聞圖表,畢竟視覺語言也是一種語言,5天學會一種語言是不切實際的。但這5天可以知道視覺化的新聞報導應該怎麼規劃,這才是課程的最重要的目的。

根據SND在中國大陸的經驗,視覺新聞研習營辦過一年之後,整個產業就會開始有變化,我自己也看到從2009年之後,對岸在國際的設計獎上得獎作品越來愈多、越來越好。這次視覺新聞研習營的學員主要來自於聯合報系、天下雜誌、中時報系,還有財訊與國語日報,當我看完台灣同業上完五天課之後的新聞圖表專題後,我相信台灣的視覺新聞也會從以前的校刊裝飾性插圖慢慢走向資訊性內容,或許過一年大家再看到台灣的報紙、雜誌時,就會陸續看到精采的新聞圖表,我們對公共議題的討論也可以更深入,對世界的了解也更全面。

台灣第一次!SND的視覺新聞營在台灣舉辦。國家地理雜誌藝術總監來台授課

過去幾年我自費去對岸上過兩次SND(國際新聞設計協會)的營隊,漂洋過海的,更別說投資的金額,每次去都很羨慕對岸的同業,他們不但逐漸建立了新聞圖表這個產業,而且還有國際級的課可以上。

回頭看看台灣。新聞圖表、新聞設計都被當成不入流的東西,而且國際級的課程也沒得上,整體新聞設計的水準還比不上印尼、印度與中國大陸。

我在台灣曾經跟很多人談過請SND也來台灣開新聞設計研習營,但這需要經費與人力,小弟一個人辦不來。經過了長久的「推銷」(我遲至今年才成為SND會員,此外與SND無關),感謝新聞界的前輩,任教於交大的林照真教授願意「買單」,經過她兩岸奔走、協調,SND明年第一次要到台灣辦新聞營了,而且還辦在台北,不是新竹。

這次課程收的是「教育價」,5天只收10000台幣,這樣的價格大概是全世界最低的,比發展中國家還低!我2009年第一次去重慶的時候,3天的課要2800人民幣。今年在上海,6天的課「會員價」是8000港幣。還不含機票、食宿。這樣的課程辦在台北,交通住宿大部分的人都免了,國家地理雜誌的藝術總監Juan Velasco親自授課、指導,5天才只收10000台幣,說出來真的會被外國人笑。

這次的課程安排在於新聞資訊圖表(News Infographics)的入門與專案實作,這裡特別重要的是實作,如果報名人數理想,將會以文字記者、編輯搭配美編的方式進行,畢竟新聞圖表從來不是美編自己的責任,圖表編輯、視覺記者也要負擔很重的責任。

這次的「翻譯」是SND Chinese的總裁陸嶺立,過去幾年她在中國大陸已經推廣了一段時間新聞圖表,效果卓著,整個產業就起來了,非常認真,過去幾次上課都是找額外找翻譯,這次是她自己下來翻譯,對台灣的學員而言應該也比較容易吸收。

過去幾年我在台灣許多主要媒體、大學都教過新聞圖表了,這次是直接請國際級的大師來上課,機會真的難得。

 

我過去上課的經驗請參考:

跟大師學新聞圖表之草圖規劃

來上海上了第二天新聞圖表課,晚上出門閒晃時,才驚覺今天是星期天!(昨天上新聞圖表課的整理在此)

世界上所有技藝發展純熟後,基本功都差不多。今天的課其實跟上一次去重慶上新聞圖表一樣,還是強調新聞圖表發展初期的草圖。但由於Richard Frank已經是總編輯,而且是一個可以用「圖表引導編輯」的總編輯,所以草圖對他的意義就更大了。因為他的報紙每天都是用「草圖」規劃版面、落版,所以草圖或許是最重要的工具,繪製圖表或規劃版面之前先畫好草圖,記者、攝影與編輯才知道接下來版面上要什麼。Richard Frank認為版面、圖表、文字、照片及「網路互動功能」在媒體都是同等重要的元素,而且最好彼此的資訊不要重複。唯有透過草圖上的討論,才能夠避免重複元素一再出現在版面上。

因為Richard Frank是圖表編輯出身的,所以他所有的新聞資歷,都是透過新聞圖表的角度來累積,其實相當有趣。圖表編輯其實有很大部分的工作是在收集資料與研究,所以他舉了很多及早準備資料的實例與好處,而且透過這樣的過程,他也經常可以有讓其他媒體跳腳的獨家新聞,並且經常可以挖掘到其他媒體不可能察覺到的角度。加上圖表引導的版面經常是預做的,所以遇到可預期的重大新聞事件時,編輯台的壓力沒有那麼大。

今天第二部分的課還是由Juan Velasco來擔當,但因為他講的部份集中在財經圖表,這方面我也已經很熟了,所以新的收獲不大。不過他用的教材彷彿是某偉大媒體內部的財經圖表規範,這個媒體的規範對於柱狀圖與線性圖的分別跟我以前學的不一樣,也給大家參考。該媒體的規範將「每時間區段會歸零」的數據繪製成柱狀圖,而不會自動歸零的才用折線圖。

下午的練習也很有趣,他們挑了三個圖表讓我們來改圖。第一個是得獎作品,主要是讓我們練習改圖表形式,第二個是國家地理雜誌的內容,重點是重新規劃版面,第三個是小題目,主要是練習流程圖。

評圖時就依照Richard Frank在他們瑞典編輯台的實際作法,全部草圖都繪製在黑板上(當然在瑞典是在白板上,但意義一樣),然後兩位大師再一一提供意見。

我的第一個作業改圖如下:

在上海參加財經新聞圖表研習的改圖練習

這次課程來的同學剛剛好只有原訂的一半,真是好險,因為三個作業評完,就已經超過放學時間一小時啦!還好這次是精緻小班,不然練習一定做不完!

題外話:剛剛在電視上看到Q版三國的三小強卡通,很有趣啊 XDDDD

我的專業志工主義新體驗

從14歲第一次幫伊甸基金會在當時還要門票的榮星花園義賣麥斯威爾咖啡包起,已經當了很久很久的志工了。19歲進了台北市紅十字會急救教練團,當了一年助教之後到德國,在德國紅十字會也當了幾年的基層志工。回台灣,在紅十字會當急救教練,迄今也十幾年。

話說20年前有一次也是幫伊甸在街頭義賣德恩奈牙刷時,還被抓進台北火車站的鐵路警察局(第一次,也希望是最後一次啊),看到裡面一堆穿著黃背心的其他大學志工一起被留置在警察局時,心中當然覺得好氣又好笑,但也開始讓我思考,除了這種「出力」型的志工外,如果我要從事公益活動,到底有什麼更好(而且不會被抓進警察局)的方法呢?

我想到的是專業志工,或者,如何透過專業志工主義(Professional Volunteerism)來實踐。

在紅十字會當急救教練,雖然之中經歷了急救員、高級急救員、教練班,加上我自己還有德國水上救生員證,又考了EMT1,甚至自費上「防火管理人」班,但說真的,我很清楚自己又不是醫護專業,頂多就是個初級的Paramedic。年輕時還覺得教急救有點「專業」,但教了十幾年,漸漸覺得跟出力沒有差太多(還有很多教練教搬運傷到腰!),跟專業的關聯性很低。而且,紅十字會的專職員工也不認為你是專業啊,這是最糟糕的一點。

我心中理想的專業公益有兩個方向,一種大概就是像醫師這樣,直接用職業專長來從事志願服務,不管是遇到窮苦人家不收錢,或者上山下海遠赴戰區去義診,提供的都是別人不容易取代的專業服務。另一種則是對非營利組織提供專業服務,例如會計師幫忙簽證或者提供財務專業教育,擔任董事等等。

職場誤打誤撞幾年,我的職業專長不慎落在視覺溝通、新聞傳播、(網路)公關行銷與教學上,感覺都是不太能夠直接服務的專長。免費幫人寫稿?到偏遠小學教小朋友經營社會媒體?看起來相當不討喜。在高中當了快七年大傳社指導老師,我覺得是我最接近我自己理想專業公益的一個活動。

另一方面,因為採訪撰寫這本書的時候,看到許多非營利組織經常受於外在環境限制,缺乏某些一般公司常備的專業。有些專業需要請到專人才能擁有,但有些只需要接受教育訓練,就可以被專業賦能。

我服務的公司前一陣子推動了 Random Kindness(隨機行善)的活動,但明眼人都看得出來,這是什麼性質的活動。我恰巧也獲得邀請,可以受到「贊助」來行善。遺憾的是,我一開始並不知道 Random Kindness 是什麼,只知道我有一筆小小的預算可以來行善,然後想了很久,到底這一筆少少的費用,如何能夠最佳化、發揮最大的效用?後來決定,我可以透過自己的教學,替非營利組織增加資訊視覺化與簡報的能力。與公益自律聯盟討論後,決定用青輔會志工中心的場地,他們負責報名與行政,我則是出人(現成的)、出時間(年底放假),然後自費提供「惡名昭彰」的圖表講義作業本。

等報名結束後,我才收到公司的通知,原來 Random Kindness 並不是我想的那樣,Random Kindness 老實說還挺難的。而且公司還規定完成日期要在12/21之前。所以我跟我的「隊友」M小姐最後替「網路星期二」的參加者提供了一些咖啡暖暖身子,並且買了許多公益彩券,希望中獎的人還可以 Random 下去。當天晚上又買了一些夜來香,在另外一個慈善餐會上隨機送出,乖乖把答應完成的事情做完 XD 。

那說好的的圖表班呢?當然是繼續開啦!反正講義印一本沒多少錢,我自己出沒關係。


很高興趕在2009年的最後一天,可以把這個班開出來(也感謝公益自律聯盟的幫助,還有漂亮的的文宣),這樣我今年在許多的「第一次」之中,又多了一個新的體驗,也是我第一次用這種方式,當專業志工。

這樣的課程,不論學員自己繳費來上公開班,或者我去企業內訓,「市價」都相當可觀。但,今天當一天的「專業志工」,除了表面上貢獻的這些「價值」外,因為非營利組織的夥伴們感覺上平常更少以視覺方式處理量化資訊,我想對於很多進教室才知「上了賊船」、被活活操死的非營利組織朋友而言,將這一天下來的衝擊帶回非營利組織,未來組織不論對內或對外溝通時,可能創造的價值可能會比我一天的小小付出更大上許多,這才是讓我最開心的地方。

簡報圖表連載015 – 內部激勵與外部激勵

這個「簡報圖表連載」不知不覺已經到了第15話了,但這原本不是要連載的。

當初只是要拿來當成簡報圖表班的隨手練習,隨便畫,隨便貼貼,沒想到還有不少討論。我們的現代社會經常會很嚴格地非黑即白,不是這個,就是那個。矩陣表面看起來更糟糕,是把兩個「非黑即白」放在一起,但有趣的是,不管對哪一個「非黑即白」,這時候都多了兩個灰色的地方,原本很粗魯的二分法,現在有了四個組合,更細膩,也更有轉圜的空間,同時也增加了雙贏的空間,不管是要徒手簡報,或者協助自己圖像思考,都不錯。

前幾話的主題大概太傳統,所以有人反應說有點像在看靜思語,禪意太高。好的,現在開始增加現代商業氣息重一點的矩陣。暨「錢多事少」後,今天再繼續這個矩陣。

內部激勵與外部激勵,或者內部報酬與外部報酬,其實在人資上面也不是新的概念。

最好的工作當然是內部激勵跟外部激勵都很高,這種工作可遇不可求,我想不一定每個人這一生都會有機會遇到這樣的工作。

退而求其次,很多人為了生活會尋求外部激勵高但內部激勵低的工作,不過內部激勵如果太低,久而久之就會喪失動力,雖然不好講行屍走肉,但總覺得怪怪的。

有些人在公司內求不得內部激勵,就會到外面當志工,或者乾脆轉到非營利組織上班,尋求高內部激勵,但並不需要高外部激勵。

最慘的工作,是內部與外部激勵都沒有。上帝保佑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