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飲食

四川茶 竹葉青茶莊 茶資 2000 茶杯大 茶溫高 回沖率100%

今天突然有人問我要不要去碧潭喝四川茶,想想台灣茶也喝得差不多了,偶而還會遇到越南茶混充台灣茶的,偶爾換換口味喝四川茶也不錯。

 

 

這次喝的四川茶叫做碧潭飄雪,特點是含苞待放、雪白柔嫩的茉莉花苞,配上早春的細嫩鮮芽,所以鮮綠茶湯上漂浮著雪白茉莉花瓣,彷彿碧潭飄雪,意境很高,味道也不錯。從杯口看,底下的細芽彷彿森林草原,上面飄著點點瑞雪,真的很好看,也因此,這茶是要用茶碗喝的,而不是用茶壺泡。

英國卡麥隆首相2013年訪問成都時,當地就是用碧潭飄雪招待,但卡麥隆可能沒有機會回沖了。

與台灣常見的茉莉花茶不一樣,四川的碧潭飄雪是用嫩芽的綠茶,所以條索緊細,布滿銀毫。

碧潭飄雪茶葉

在茶碗中可以清楚看到「碧潭飄雪」,口感清純但氣味濃郁,十分不俗。

碧潭飄雪茶湯

碧潭飄雪

 

 

李其林餐廳評鑑應該如何給分?

我自己生活挺依賴各種評鑑網站的,特別是Google的在地服務以及TripAdvisor,除了參考別人的給分外,自己也盡量會給分。

幾年下來,發現自己給分沒有什麼固定原則。說不出來到底這家店我給5顆星跟另外一家給4顆星到底有什麼差別。有時候看到自己之前給過的評鑑,也會想說「當初為什麼我會給到5顆星?」此外,我偶爾覺得台灣人給餐廳、景點成績的時候都會偏高,再爛的餐廳都一堆人給5顆星、4顆星,所以鑒別度很低,大部分餐廳都在4分上下,很難說4.3分的餐廳就一定要比3.8分的好。

經過一段時間的思考(這還要思考?),我自己決定把打分數評鑑這件事情系統化、規格化,起碼別人看到的時候覺得有用,而且自己下次看到的時候不會覺得奇怪。

米其林指南怎麼給星

我自己還挺喜歡當初米其林餐廳評鑑的原則。米其林指南(Le Guide Michelin)當初幾乎是內容行銷(Content Marketing)的始祖,因為米其林輪胎的客戶,也就是車主,需要用餐,所以出了一本指南告訴輪胎的客戶哪裡可以用餐,而且最好是能夠跑遠一點用餐,這樣輪胎才有機會耗損(誤),然後吃得跟米其林人一樣圓滾滾之後輪胎耗損更快(大誤)。

米其林的一顆星是說 A good place to stop on your journey,也就是如果你人剛好在附近或者順路,那就可以參考看看。至於人要在多近才算近呢?根據我看過少少一些書籍的整理,人對距離遠近的判斷並非絕對距離,而是移動的時間。而移動時間在15分鐘內,都算「近」。也就是說,如果你今天中午要從辦公室出發吃飯,從辦公室出發之後,15分鐘可以到的距離,不管中間有沒有搭公車、捷運、計程車,都算近。在15分鐘的路程內值得你去吃的餐廳,米其林給一顆星。

米其林的兩顆星為 Worth a detour,特別值得為了這間餐廳繞點路。那麼多遠叫做繞路呢?很多人會開玩笑墾丁以北都順路,但這通常是在老婆還沒娶進門之前。就行動時間而言,範圍大概是60分鐘之內。大台北的人如果相約去吃餐廳,通常也是在整體移動時間60分鐘之內。超過這個範圍可能都會放棄。

米其林三顆星的標準為 Worth a special journey,可以為了這一餐專程跑一趟。專程跑一趟就很有學問了,特別到芝加哥吃 Alinea 也是專程,住在偏遠一點地區的小朋友要吃麥當勞也是專程。為了吃這一頓,值得你移動時間花一個小時或一天,都是專程。

至於整體評鑑的內容,我看了不少Gordon Ramsay的節目,覺得餐廳除了餐點酒水之外,服務跟裝潢都要一起評量。

李其林指南

綜合上述幾點,我打算未來給分依照這樣的原則:

  • 5顆星:相當於我心目中的米其林3顆星,值得我專程、自費、移動60分鐘以上的餐廳(或景點),或者我會帶外國人參觀的景點或者享受的餐廳。
  • 4顆星:相當於我心目中的米其林2顆星,可以讓我花15分鐘以上移動,但超過1小時就放棄的餐廳。
  • 3顆星:相當與我心目中的米其林1顆星,如果人剛好在附近,不管是走路或開車,只要15分鐘之內都可以到,而且我還願意自費的餐廳。要在3顆星這個等級,不論是服務、餐點酒水或裝潢,最少要有一樣是OK的。
  • 2顆星:這就是一般等級的餐廳了。所以普普通通的餐廳,我以後就要從2顆星開始打起。這個等級的餐廳就是即便我人已經在附近了,如果有其他選擇我就不會自費進去的餐廳。但如果有人請客我還可以勉強接受。
  • 1顆星:這個原則很簡單,就是即便我已經在門口了,也有人願意請客買單,我也不想吃的餐廳或者玩的景點,就可以送上一顆星。

當然,每個人心中的「米其林一顆星」可能差很多,每個地區的米其林一顆星也必然不同。我在香港吃過米其林一顆星的添好運,不誇張,真的就是如果你剛好在附近才會想要吃的餐點。繞路或專程都可以不用。在東京吃過的 Gordon Ramsay at Conrad Tokyo(已歇業,旅館重新開了一間Collage 還是米其林一顆星),不論是餐點或者裝潢或者服務,你都不會聯想到添好運,但在東京,這樣就只有米其林一顆星。下次大家到餐廳用餐時,也可以想想這間餐廳未來你會願意花多久的時間過來吃。

茶莊南桂坊 台灣茶 茶資3200 茶杯大 茶溫高 回沖率100%

因為在南港工作,所以決定試試看南港茶。

  • 茶莊:南桂坊
  • 台灣茶:南港限量包種茶
  • 茶資 3200 一斤
  • 茶杯大
  • 茶溫高
  • 茶色淡
  • 回沖率100%

上班時經常會經過南港農會,外面都有宣傳「南港包種茶」。南港氣候溫潤,茶應該長得不錯,從1885年開始種茶。據傳文山包種茶也是南港傳過去的(根本就在隔壁),但後來文山比較有名,現在文山包種茶應該是涵蓋了南港地區的包種茶。農會原本自己經營南港茶葉製造示範場,從本月起承包出去,改名台北找茶園

走進農會,發現雖然外面廣告很多,但實際上裡面沒有什麼好選,有一個當地茶農的品牌,另外就只有南港農會自己的品牌「南桂坊」。兩種包裝,一種是2兩金屬罐的,450,另一種是4兩紙罐的800,以4兩800計算,也是一斤3200的茶了。

2014-03-03 13.52.20

 

茶葉是條狀的,但沒有很直,有清香。

2014-03-04 08.18.43

 

這是第二泡的茶湯,青綠色,香氣撲鼻,但喝起來味道比較淡。感覺烘焙很輕。

2014-03-04 08.26.51

 

沖泡後的茶葉從紅色到綠色都有,看起來是手摘的。

2014-03-04 08.29.59

台北夢樂小廚食記 Merlot Cafe & Bistro 之,餐廳成為網友評鑑第一名的祕密

你去過台北市評價第一名的餐廳嗎?

從米其林指南開始,對於餐廳、景點的資訊,我們除了靠自己探索、親友推薦外,還能依賴第三方的評鑑。到了所謂的Web 2.0世代後,這樣的評鑑開始可以眾包給不特定的網友。

每次到外地,我都會依賴各種指南來協助我找尋餐廳。現在我通常是先看米其林指南,在城市的範圍可能找一家、兩家吃吃看,湊幾顆星,然後再看Google Local(現在整合到Google+了)找尋周遭步行距離內的餐廳,假如在美國,還能看一下Yelp什麼的。

但在我生活將近40年的台北市,我有沒有必要依賴指南來告訴我應該去哪裡吃呢?台北於我而言不是外地,我要如何看待這些指南呢?這些指南有沒有什麼我不知道的餐廳呢?前一陣子因為帶幾個成都的朋友玩台北,突然好奇在這些網路指南下的台北,跟我認知的台北有什麼不同。

台灣現在有幾個餐廳的網路指南。台灣本土的有愛評,提供資料的幾乎都是台灣人。TripAdvisor比較有趣,提供資料有很多西方人也有日本人,台灣人沒有那麼多,是外國人看台灣的一個重要管道,可以呈現外國人看台北的觀點。來自中國大陸的有大眾點評,在3年前大眾點評上幾乎還沒有什麼台灣的資料,非常多都是店主自己寫的好評,但現在已經滿滿都是資料了,幾乎都是對岸的觀光客所填寫,前幾天帶成都朋友上九份吃阿柑姨芋圓,他們很驚訝竟然在大眾點評上也有資料。最近香港也來了一個Openrice因為才進台灣沒多久,上面比較多還是香港人的觀點。Google+ Local上有當地人也有外地人的資料,比例我不容易估計。

主要由外地人填寫的指南,可以看出外地人在台灣(台北)的喜好與本地人有很大的不同。今天先來看TripAdvisor上台北第一名的餐廳。(啥,寫這麼多廢話才開始寫餐廳哦?)

TripAdvisor上台北市大概有2000間餐廳,第一名餐廳是一間我從來沒聽過的「夢樂小廚 Merlot Cafe & Bistro」,如果你沒聽過,不用害羞,不用裝熟,因為這間餐廳在Google地圖上是找不到的,也就是說,Google Local裡面也找不到資料,而且也沒開多久。Google地圖上面沒有的餐廳,竟然在TripAdvior上可以排到第一名,這件事情本身就很吸引我了。而且不只是Google地圖與Google Local沒有,大眾點評、Openrice跟愛評上面全部都沒有,神奇吧。這種在TripAdvisor上能排到第一的餐廳,到底是給誰吃的餐廳?

這是給台北外國人吃的餐廳。只要打開他們Facebook,就會看到滿滿的白人,或者ABC之類的。

餐廳的位置很特殊,算是林森北路商圈,所以日本人挺多的(我一直不清楚日本人跟林森北路的關係但就是很多日本人),加上後面還有一間酒店式公寓華泰瑞舍,我猜很多外國客人住宿,所以路過的外國人不少。加上老闆是南加州回來的華人,老闆娘也會說英文,所以這間變成是一間坐落在台北市但脫離本地人視野的外國餐廳。

夢樂小廚標榜的是美式的義大利菜,就「美式義大利菜」(咳)而言,口味還算不錯,但在台北絕對排不到第一名。當天菜單上面沒有看到套餐,全部是À la carte,如果要前菜、湯、主菜加上House Wine,湊一個簡單的 3-Course,一個人一千台幣跑不掉(收服務費),對台北人而言並非相對便宜。餐廳其實很小,20個客人就滿了。這樣的餐廳,如何能夠在TripAdvisor這樣一個相對公平的網路餐廳評鑑中變成台北市第一名的餐廳呢?我認為……

答案就是「Social」!

我常常跟沒有吃過米其林餐廳的人說,台灣很多「聘請米其林n顆星餐廳主廚坐鎮」的餐廳跟米其林評鑑的星星沒有太大關係,主要是因為米其林評分時外場服務很重要,不是只看廚師跟菜而已,米其林給的是綜合分數,菜與廚師只有一部分的分數,如果你有看Gordon Ramsay的Kitchen Nightmares或Hell’s Kitchen就知道,他老兄異常重視外場,絕對比台灣大部分餐廳要重視得多(講美容院的Tabatha takes over也不遑多讓)。我去過的米其林餐廳雖然不多,但發現許多餐廳的外場都非常願意溝通,例如Gordon Ramsay授權在東京的米其林一顆星Gordon Ramsay at Conrad Tokyo

我去的那晚,只有我這桌是台灣人,其他客人都不是台灣人。老闆娘負責外場,每一桌上菜時都會聊天(但感覺得到我們這桌聊得少一點 XD),其他外國人說聊多一點。老闆兼廚師除了我們這桌外 XD,也是每一桌都會聊天。雖然跟我們沒有怎麼聊,但可以聽得出來老闆們很會聊,就是很美式的那種社交,一餐下來,老闆大概都知道客人哪裡來的,在台北做什麼,叫什麼名字等等。所謂的「賓至如歸」,大概就是這種感覺。客人高興了,覺得老闆不錯,當客人很被重視,馬上就在TripAdvisor或其他平台上幫你寫個好評。我在書上看過,通常發生醫療糾紛的醫生都不是醫術最差的醫生,而是溝通能力欠佳的醫生。夢樂小廚則讓我看到,經營沒有多就能夠在TripAdvisor上衝上台北第一的餐廳,在餐點之外,其實靠的是極佳的社交能力夢樂小廚的好評,絕大部分都是說老闆很親切、服務很好、外場很親切,甚至直接提到老闆的名字。

台灣人喜歡吃,也越來越懂得吃,所以有很多烹飪技術很厲害的餐廳老闆,餐廳裝潢也不錯,但就是比外國人害羞一點。常常老闆(兼主廚)害羞之外,外場的老闆娘也害羞,這方面的互動就少。甚至台灣還有不少餐廳或咖啡廳標榜「很有個性」,翻譯成中文就是「缺乏服務意識」,服務態度不好之外可能還會對客人不禮貌,有空的時候還會上社群媒體上戰客人,我覺得這種行為大可不必,除非你認定客人有被虐待狂。

網路的評鑑網站對於很多「外地人」而言,是找尋餐廳時非常重要的參考之一。我仔細看了一下夢樂小廚在TripAdvisor上的評鑑人,許多在TripAdvisor上都只有評論過唯一一篇,這就很值得台灣的服務業老闆們學習了。

不論你經營什麼樣的行業,如果你希望知道如何網路評鑑上面獲得好評,或許夢樂小廚可以給你答案。

瑞芳、羅東龍鳳腿何處來

很多朋友到瑞芳玩的時候,我都會讓他們品嚐看看瑞芳美食街外面一共有三攤的「龍鳳腿」。

龍鳳聽起來是很台灣人用法的組合,但到底是哪裡來的,典故是什麼,每次友人問起,我也無法說清楚。

今天招待一群老同事,老同事一邊看著基隆河一邊大啃龍鳳腿的時候不免又問:「為什麼叫龍鳳腿?」。然後,一堆網路業者就開始上網亂查,結果其實還挺有趣的,我以下的「考據」雖然不嚴謹,但我猜不會差太多。

總而言之,龍鳳腿其實是中國沿海(貧困)地區的一種「替代雞腿」食品,早期的形狀與小雞腿(棒棒腿)一樣,到台灣之後,沿著淡蘭古道沿路推廣下去,所以在台灣以東部為主。

用Google查詢「龍鳳腿」,令人意外的是搜尋建議非常有趣。第一名當然是「龍鳳腿 瑞芳」(至於哪一間比較好吃,我就不說啦),其次有提到的地名分別為「龍鳳腿 花蓮」、「羅東夜市龍鳳腿」、「宜蘭龍鳳腿」。而有品牌的龍鳳腿則為「阿霞龍鳳腿」(瑞芳)、「阿公仔龍鳳腿」(羅東夜市)及「大禹街龍鳳腿」(花蓮)。其他地方,好像很少有龍鳳腿,可能當初是沿著淡蘭古道一直從瑞芳或者北海岸往下推廣下去的。

但台灣的龍鳳腿是台灣自己的名產嗎?查詢的過程中我發現對岸也有大量的「龙凤腿」資訊,而且江蘇、福建、雲南都有。一開始以為是同名的菜色,沒想到作法差距不大,同樣都是用豬網油包豬肉(或雞肉)與蝦仁漿成腿型後油炸而成,不過每個菜系的做法又有些許不同。在這裡可以看到對岸有大量的龍鳳腿,而且照片比台灣現在的龍鳳腿更像雞腿。兩岸交流曾經中斷了40多年,重新開放交流之後,如果來自於台灣的菜色,通常會標示「台灣菜」,而且變化不大,但看到對岸有這麼多種類、這麼豐富的龍鳳腿做法,目的同樣是「仿雞腿」、同樣是用豬網油包漿油炸,實在不太像是台灣北海岸本土自己的小吃。而且,原來的龍鳳腿看起來是可以上餐桌的一道菜,不只是小吃而已。台灣早起的龍鳳腿也是雞腿形狀,最近才瘦身成為雞卷形狀。

我猜,龍鳳腿應該是從福建渡海到台灣之後,再沿著淡蘭古道從瑞芳一直傳到宜蘭、羅東與花蓮的。

以下是一些很像「雞腿」的龍鳳腿。

江蘇無錫的龍鳳腿,真的很像頂呱呱的炸棒棒腿啊!

同樣也據說是江蘇系統的龍鳳腿,這實在太像雞腿了有沒有?!

變成高級菜餚的龍鳳腿,他們有一群親戚叫做帶骨香腸!

 雲南也有龍鳳腿

至於龍鳳腿的典故有二,一種是「因為貧窮沒有雞腿吃」的「窮人雞腿」故事,我比較相信這種說法,而且大量出現在東南沿海與台灣東海岸都很合理。另一種則迥然不同,是廚師討好慈禧的仿雞腿菜,典故跟芙蓉蟹很像,但我比較不相信這一點,因為我相信這道菜應該早於慈禧,並且在有慈禧之前就已經傳入台灣了。

至於龍鳳腿的名稱,我猜是來自於原本的材料。很多食譜的龍鳳腿都是採用雞肉與蝦子,蝦子就是龍,而雞肉則是鳳,並不是每道菜都會同時使用到蝦子與雞肉,所以這道用蝦子與雞肉模仿雞腿的菜才叫「龍鳳腿」。至於其他什麼「吉祥」、「威猛」的故事並不太可信,否則我們每一道菜都叫龍鳳即可。

壽司之神之小野二郎與山本益博

上星期五晚上原本想看丁丁歷險記,沒想到晚場全部被「姊妹」洗掉,就在翻閱電影時刻表的時候,看到了一片先前在《葡萄酒之路》(The Ways of Wine)有預告的《壽司之神》,很酷,台北就只有一廳上映,這種通常不是吉兆,所以得火速去看。

壽司之神》的主角是日本壽司界的大老小野二郎。他在這一行超過70年,看過大風大浪,而且最重要是看過整個產業不斷的循環與變化,在幾十年的過程中,日本的經濟、日本人的飲食習慣、日本的食材都有很大的變化,經過了不同浪潮洗刷下他老人家還能繼續屹立不搖,獲得米其林三星的肯定,精神非常值得學習。

這部片子基本上的主軸就是「職人魂」,找一項自己有興趣、有天賦,而且能夠有穩定收入(我覺得這點絕對不能忽略)的工作,然後用全部的熱情,將它完成到最完美、最極致,大概就是這樣的精神。這部片從勵志片的角度來看,非常適合在工作上遇到挫折、恍惚,或者不確定要不要「君子立長志」的人去看。小野二郎的職人魂是不容懷疑的,自己固守一家小店すきやばし次郎,從食材、製作、招待等等都有自己的明確的規範,而且徒弟出去開店,也是米其林三星,這就真的非常厲害了。畢竟很多米其林三星的老闆自己開的分店或者副品牌都很難再得米其林三星,但水谷八郎離開親方自己開店之後,也能夠得到米其林三星,表示這樣的職人魂強大到能夠貫穿到徒弟身上。

這部片也是美食片。我看到小野二郎捏出來的壽司幾乎都像「活物」,十分驚訝。這點看了電影自然就有深刻體會。從事餐飲,甚至任何與溝通、五感相關產業的人,從中必然大有收獲。

以上兩點,大概看電影前就會知道大概有這樣的內容了,當然,強度或許都比想像中更強,更深入,所以值得一看。片中有一個重要的配角,山本益博,我覺得他在電影中,或許也在真實生活中,對小野二郎或すきやばし次郎都扮演了相當重要的角色。

人家說富不過三代,又說富過三代知吃穿,很遺憾因為戰亂的關係我就是那第四代!雖然我不太會吃穿,但我看過「富三代」的品味如何。我們家的富二代、富三代都在上海讀大學,富三代還能下廚房,對於吃的功力非常了得。我雖然沒有得到任何真傳(請叫我麥當勞世代),但好歹看過這樣的人如何吃、怎樣看待食材、用什麼樣的態度來面對飲食。

台灣人愛吃,也愛寫,在網路興起之後,突然間冒出很多「飲食寫作者」。一時之間「美食家」、「美食評論家」、「網路美食家」很多,但我始終覺得「能吃」這件事不是你真的「吃到」就算的。「吃飽」簡單、「吃貴」容易、「吃好」不難,但「吃巧」呢?當一個美食記者或者網路美食家,很容易,只要你在大媒體工作,或者部落格每天貼食記,不論是人家招待或者媒體出錢,天天都可以吃飽,偶爾也能吃貴、吃好,可是要從中體會出那個「巧」,真的需要一點文化底蘊。沒有文化底蘊的美食家,很多即便再有名,大多只停留在「高級吃飽」或者「昂貴吃飽」的階段,這種美食家的特徵就是外型一看就吃得很飽,有的飽到身體不好,還有一個最糟糕的是我曾經在電視訪問中看到某位記者轉任的「美食評論家」說出「飽到肛門爆開」這種話。

任何一個與五感相關的產業都需要好的評論者才容易進步,我看了壽司之神之後才深深體悟,啊,原來人家有山本益博這麼強的評論者(與消費者),產業才可能進步到這個水準啊,這種良好的共生關係,真的很令人嚮往。

在電影《壽司之神》當中,我從山本益博得到的收穫不比小野二郎少,他不是吃飽、吃貴、吃好那種等級的,他真的很知道美食之巧在哪裡,而且是從各種不同的感官與角度一起品味。到了山本益博這種了解壽司的境界,不也是另外一種《壽司之神》?!

英國社會企業體驗:Fifteen Restaurant、Belu Water、Big Issue與The Guardian

這次去倫敦雖然是開編務會議,討論的都是內容策略(在台灣做這行很孤獨),但因為自己的興趣,加上我或多或少還負責公司的企業社會責任與企業志工,所以去英國「體驗」無所不在的社會企業,就成為一件很重要也很有趣的事情了。

我曾經有一段時間負責內容議題設定,當時對於Jamie Oliver的「傑米的學校午餐」(Jamie’s School Dinners)操作過程有小小的研究,印象非常非常深刻,對於我們後來製作「四季鄰食」專題有不小的影響。「四季鄰食」這個專題不但在內容層面入圍了美國的Online Journalism Award,在公關操作層面也獲得了Asia PR Award的年度最佳企業社會責任獎與台灣傑出公關獎的傑出科技公關獎,除了要感謝我們優秀的團隊外,Jamie功不可沒。

在研究Jamie’s School Dinners的同時,又發現他這個人真的很厲害,原來還有成立一個公益性質的Fifteen基金會,訓練中學教育中輟或甚至有前科的年輕人成為餐廳廚師,讓這些原本可能在社會邊緣的孩子,經過訓練之後可以有一技之長,甚至生涯大翻身。

這間Fifteen Restaurant(十五餐廳)距離飯店也不遠,所以在台灣也先透過OpenTable訂好位,然後找了一堆人一起去體驗。在英國體驗社會企業的共同感覺,就是產品絕對不粗糙、低俗,絕對跟台灣人傳統想像的「慈善產品」、「義賣品」、「拜託幫幫我買一下產品」差很多。這些社會企業呈現的等級與產品、服務內容,從價格到外觀,最起碼都是中上水準。Fifteen餐廳就是其中的表率之一。

Fifteen餐廳雖然找的是中輟生來當廚師,但餐廳的裝潢、服務都不馬虎,餐點的價格更是一流,2菜1甜點的要30鎊,3菜1甜點的是36鎊,比米其林一星餐廳有過之而無不及。

很可惜的是,因為我出於好奇,所以在台灣又已經安排好14:00去參觀英國的Orbis基金會,所以甜點我根本沒有吃到。

既然是社會企業,當然也要扶持其他社會企業。英國的Belu瓶裝水是一個非常會包裝的社會企業品牌,所有能夠用到瓶裝水的政治正確用語大概全用上了,包含碳中和、Local Food(Belu標榜不出口)、回收材料等等,感覺真的要喝瓶裝水卻不喝Belu就不忠不孝不仁不義了。Fifteen餐廳如果不提供Belu,這還像話嗎?除了在Fifteen餐廳外,我投宿的飯店也提供Belu。

台灣去年從英國引進了The Big Issue雜誌,名為「大誌」,相信台灣人大概都已經知道這種讓街友販售雜誌取代救濟或者施捨的社會企業模式了。我從第一天到牛津開始,就經常看到販售The Big Issue的街友。因為台灣與英國的The Big Issue內容風格走向實在差異太大了,所以也就沒有什麼好比較的。不過在英國,The Big Issue是週刊,所以可想而知,銷售的情況應該會不一樣,我在英國短短7天,就買了兩期。

這次投宿的旅館可以每天派報到房間,我挑選的也是以公共媒體或者社會企業形式存在英國衛報(The Guardian)。台灣人對於「公共媒體」、「獨立媒體」的印象可能就是「平淡」、「難看」、「沒設計」,但衛報完全不是那麼回事。內容專業就不用說了,版面設計非常跟得上流行,不但巧妙使用窄欄的設計,而且全版跨頁的地方幾乎都放了巨大的照片專輯,完全是一份內容選題精采,設計風格高雅的報紙。

我有一次去拜訪某公益團體之前繞去三民書店逛逛,結果剛好就買了這本「平凡創傳奇 – 社會企業妙點子」,對於英國肥沃的社會企業與公益土壤感到非常羨慕也非常欽佩,這次去了英國,可以實際體驗、感受到書中的四個社會企業,彷彿也是另一種型態的進修學習。

Häagen-Dazs雪糕一根多少錢?

哈根達斯(Häagen-Dazs)對於我這種收入平凡的人而言,向來是只能夢想但吃不起的一個「品牌」。雖然有些吃到飽自助餐標榜哈根達斯可以免費吃,但那種自助餐動輒五百、八百的,我也吃不起,更不可能為了Häagen-Dazs而去吃傷胃又不健康的自助餐。

很多人問過我,Häagen-Dazs是不是歐洲品牌,因為那個哈根有一個Umlaut(變音符),也就是那個有兩點的ä,加上德國有一個城市叫做Hagen,看起來很有歐洲的味道。但你也知道,生意人總喜歡取異文化的名字,就像台灣很喜歡取日本名字一樣,Häagen-Dazs也是一個徹頭徹尾的美國品牌。

這次出差到美國,住在一間跟公司有簽約的平價旅館,就是房間內還有半個廚房的那種,冰箱、烤箱、微波爐都有。旅館裡面還有一個自助洗衣間,除了洗衣精之外,洗、烘都不用錢。洗衣間內還有自動販賣機,有飲料的,也有冷凍食物跟生活用品的。我住了第一週,只有注意到飲料那一台,到了第二週,才赫然發現,「什麼?自動販賣機裡面有Häagen-Dazs?」(退後兩步,然後撞到飲料販賣機 ~)

Häagen-Dazs

很抱歉,這台販賣機所販賣的東西都不是什麼昂貴的品牌,所以我一開始也沒注意到裡面有這麼昂貴的東西。Häagen-Dazs雪糕耶,這在台灣一根將近100的東西,換算成美金就要3元,不知道在販賣機中要賣多少?

按下編號之後,販賣機出現了一個令人傻眼的數據:「1.00」,只要整整一美金,台幣33左右,就可以在美國平價飯店的洗衣間內買到Häagen-Dazs了。這跟在台灣從哈根達斯專屬冰櫃中買到的,是一模一樣的雪糕嗎?

Häagen-Dazs

我在台灣從來買不起Häagen-Dazs雪糕,就先投一美金下去試看看。聽到在台灣被操作成超級昂貴高級品牌的Häagen-Dazs,就這樣「咚」一聲掉到販賣機底下,我還稍微心疼了一下,這麼貴的東西,不知道會不會摔壞?

Häagen-Dazs

這還真的是Häagen-Dazs,在美國,這應該不會是山寨的吧?

Häagen-Dazs

打開來長這個樣子。沒錯,就是一美金買來的哈根達斯雪糕。不知道在台灣長得一不一樣?會不會更好吃?巧克力更厚?


PS: 網友兼前同事回報,美國Walmart 3包裝的只賣2.5美金,6包裝的,只賣4美金,也就是說,台灣一根的價格,在美國幾乎可以買5根,每根只要22台幣左右。

用調理機自製無糖純濃豆漿

自從把原本要買iPhone 3GS的鉅額現金拿去道具屋買超級昂貴的食物調理機後,就決定依照食譜來開發潛能,是食物調理機的潛能,不是我的。

豆漿感覺上是千千萬萬漢人在沒有被美國食品工業帝國主義入侵前,最重要的液態蛋白質來源,所以能不能打豆漿、會不會打豆漿,應該可以當成第一個BOSS來處理!打完之後獲得的經驗值應該可以讓我直接跳到Level 3,而且智慧、防禦、敏捷都可以提高15%,最大體力增加20%,命中率增加5%!

豆漿這個BOSS之所以難打,在於準備期間很長。首先,要去道具店買黃豆,一般的500g要50金幣,我買的是無魔法無農藥黃豆,需要80金,買好之後就要準備浸泡黃豆:

泡黃豆準備打豆漿

泡幾個小時軟化的過程中,你可以繼續去打別的怪增加經驗值。很可惜在我去練功房鍛鍊的時候,隊友(ID: Mother)就默默地把泡好的黃豆拿去煮了,所以這部分的經驗值我沒有拿到(怒)!

黃豆煮好或蒸好之後,可以將用不到的份量先放回倉庫中。然後選擇適合的份量,食譜上說720c.c.的水配上2米杯的黃豆:

計算黃豆的量

把黃豆與水加在一起之後:

黃豆加入開水

這樣看起來,大概水高是黃豆高度的1.5倍左右,以後就不用量這麼辛苦了(噹,獲得「目測黃豆數量心法」)。

準備打成豆漿

接下來就是與黃豆的決戰了:

豆漿好了

原本我想開Turbo之後,可以使出會心一擊,但沒想到,喝起來有點沙沙,只好繼續多打30秒,BOSS此時說話了:「很好,沒想到你這麼快就已經掌握了打豆漿的基本技巧了,前方的閘口已經打開,你可以繼續探索未來的旅程」,然後我就 Level 3 了,成為「食物調理機一人前」!

豆漿配報紙

看報紙配豆漿是一定要的啦。而且打完BOSS之後還有掉寶,分別是「自信丹」(使用後可增加會心一擊的機率)跟「隊友的稱讚」,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