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教育

一個學期快速了解納粹的公民課綱

納粹黨、納粹主義、納粹黨衛軍最近在台灣突然變成話題,一開始大家覺得學生不懂,後來發現老師彷彿也不太懂,最後整個社會驚覺連批評老師與學生的人似乎也不是很懂。

我自己也沒有太懂,不過根據我在德國生活過幾年的經驗,嘗試來擬一份符合轉型正義的納粹課綱,不多,每週兩小時,只要一學期就能教懂了。這當然不只有針對納粹而已。

  1. 人權、基本法與憲法
  2. 民主
  3. 偏見與歧視
  4. 少數與接納
  5. 仇恨與排外
  6. 極右主義
  7. 歐洲納粹問題與反閃主義
  8. 社會達爾文主義、種族主義與優生學
  9. 帝國主義、軍國主義與法西斯主義
  10. 威權主義與集權主義
  11. 希特勒、納粹黨、黨衛隊與武裝黨衛隊
  12. 種族清洗、種族滅絕與危害人類罪
  13. 最終解決方案、集中營與納粹大屠殺
  14. 市民勇氣與反納粹活動
  15. 戰爭罪、日內瓦公約與人道兩公約
  16. 紐倫堡大審與去納粹化
  17. 轉型正義
  18. 新納粹與新法西斯主義

以上只是草稿,歡迎提供修改意見~~

Anti-Nazis

(應用)英語系畢業的,多益應該考幾分?(或英語程度該如何?)

我不知道為什麼我會再寫一篇Toeic文,畢竟我自己英文不好,Toeic成績也只是普通而已。更何況我是教簡報跟圖表的,不是教英文的!

但我總覺得我有一股淡淡的怒氣。氣到我想要找人贊助我頂下一間大學,或一個系。

我一直對於「所有人都接受16年體制內教育」這件事很感冒,但台灣不知不覺就走上了這條神祕路。不管你有沒有能力、興趣,你幾乎都要讀到「大學」畢業。我自己同時在大學跟高中當老師,我當然不排斥體制內教育,也不否定教育的力量,但畢竟大學不是小學,課業的內容、深度、廣度,都不是為了所有人設計的。在現代快速變化的社會,一個人一生接受16年的教育鐵定是不夠的,但是不是每個人都要連續在體制內接受16年教育?我不認為如此。

而且,接受高等教育是很昂貴的一件事,你要投資四年的時間,還有喪失四年的機會成本,如果家中在經營中小生意的,這四年家中就少了一個人幫忙顧生意,所以就算不用學費,四年都是很高很高的成本。加上如果讀的是私立學校,又不住在家中,四年學費加上四年生活費,新台幣一百萬就沒有了。再加上損失的機會成本,讀一個私立(技職)「大學」可能要兩百萬新台幣。

這兩百萬換來什麼呢?這就是我為什麼「大學」一直要括號的原因。

台灣現在有很多技職大學,開了很多以前沒有聽過的「技職科系」,我們都假設技職教育很注重技術,也就是系名與內容高度相符,學生比較不那麼被要求博雅、通識,大部分的時間都在讀相關領域的書,鑽研相關領域的「技能」。

今天去紅十字會當急救教練的時候,剛好看到另一個教練包包內有導遊證,隨口問問、聊聊,他說我也可以考外語導遊看看,然後我就上網查查,查到某技職院校應用外語系的網站,然後看到他們貼出來的 Toeic 成績,我一時之間真的覺得有點難過。

如果我們對於技職教育還有一點點的信任,那麼我們應該假設,科技大學或者技術學院(應用)外語系的學生,到了大三、或者大四,或最起碼畢業時有一個技能,叫做「英文」或「英語」,也能夠大聲地跟爸爸媽媽說:「爸、媽,謝謝你們花200萬栽培我,我現在英文很好了!」然後爸媽笑中閃爍著淚光,戴起脖子上掛的老花眼睛,看看孩子花了4年與200萬總成本後,去考的Toeic成績。

「550分,很了不起啊!」(淚光徹夜閃爍是嗎?)

我今天看了很多技職應用外語科系學生的Toeic成績,大多數多落在500到600分這個範圍。然後你高高興興出了社會,老闆今天因為你是應用外語系畢業的錄取了你,明天才發現你的英文……然後覺得中間可能有誤會。

我不是Toeic的業務或代表,只是Toeic這個考試比較簡單,而且成績只有一個系統,所以高低很容易比對,當成一種描述程度的方式。如果外語系畢業了,英文程度只有5、6百分,那這真的能算一個技職的能力或專業嗎?

我上網找了一家國立科技大學今年的Toeic成績,然後樞紐分析了一下,發現全校平均大約400,而應用外語系的平均成績差不多就是550,只比全校平均高150分,這樣到底出社會能不能算一種技能?

更何況,這個差距可能是因為當初篩選學生造成的,因為我分析後的結果,應用外語系一年級新生本來就比全部一年級的平均高了110分。

花這些錢除了獲得「大學文憑」與「一輩子忘不了回憶」外,就只有如此少許的進步,很嚇人啊。而且你在市面上還不容易買到「Toeic 550分」的書啊,最少也是從Toeic 600開始喊起啊!

我當初在不知道Toeic有什麼題型、有幾題的情況下,還比應用外語系畢業的平均多了350分,這之中一定哪裡有問題啊。而且,我的程度在現代商業職場算是非常差的那種,很多工作機會都還搶不到。

今天之前,我原本「假設」技職體系的英語科系至少擁有「英語」這個專業,不必跟對岸的英語八級(TEM8)比,但好歹也要在Toeic 860,也就是金色證書這個水準,但我看到這300分的落差,老實說我覺得這不是一件讓人開心的事情。

我自己當過老師,也當過主管;雖然我沒有辦過學校,也沒管過教育機構,但我覺得學校跟系上如果真的很「用力」來辦學,不應該讓學生以英語約合Toeic 5、6百分的程度,然後拿著外語科系的大學文憑離校啊!就企業的角度來看,學校這樣不負責任啊!這種學生連22K都拿不到啊!

(2009/12/2 補充)

技職本來就是技能技術職業教育,所以與職業接軌的能力很重要,幾乎所有技能國家都有技能考試,這就不用多解釋了。至於英語做為一種「技能」,根據台灣歷史最悠久的技職學校——台北科技大學英語能力證照施行細則」(.doc格式)的規範,應用英語系的學生,Toeic 830分才能申請「英語能力證照」,這就是技職院校自己對於應用外語學生取得「英語技能」的要求。至於非應用英語科系的,則是575。如果應用英語系的畢業生還考不到非應用英語系的英語能力標準,老師、科系跟學校,有沒有責任呢?

(2010/1/29 補充)

台科大應用英語系的畢業門檻是Toeic 750或其他相當測驗成績。

PBS的圖表歌 I Love Charts 我愛圖表!

美國人重視圖表,可是從小開始啊。美國公共電視 PBS 給兒童的節目 Sid the Science 有一首可愛的「我愛圖表」(I love charts)歌,這,這應該找我來主唱啊!以前常有一種「美國初等教育很弱智」的感覺,但聽聽這首歌,又順便看了一下PBS Kids的網站,不會啊,美國教育還是很先進嘛。

話說學外文最困難的事情就是聽懂兒歌或者跟兒童打屁啦,所以把歌詞找出來了,這歌詞看得我熱淚盈眶啊,一來是因為聽不懂英文,二來是這給小兒的圖表歌,怎麼寫得這麼好啊。特別是這一句:「It gives you information you can see with your eyes.」,沒錯啊,聽過我上圖表課的人也一定聽過這一句,看過這張Slide啊,圖表就是「看得到的資訊」,特別是只能看得到的資訊,一定要畫。不過,就像我們會拿有糖衣的藥物給小朋友一樣,歌曲裡面吧圓餅圖說得太「甜」了,長大之後就知道不是這麼回事!

以後教圖表跟簡報時,我看還要順便教唱這首歌啊。

I Love Charts

I like checking out charts
’cause a chart’s cool.
A chart is a handy dandy scientific tool.
It gives you information
you can see with your eyes.

A chart makes you visualize.
You get the picture,
so do I.

May I please call your attention
to this weather chart,
I tell you this chart
is a work of art.
I see clouds on Friday,
and rain on Monday,
and good there’s gonna be
sun on Sunday.

I like checking out charts
’cause a chart’s cool.
A chart is a handy dandy scientific tool.
It gives you information
you can see with your eyes.
A chart makes you visualize.
You get the picture,
so do I.

How many kids like a dog or a cat?
Who wears a hoodie and who wears a hat?
Making a chart of what people eat?
Some charts look like a pie
and you know that’s sweet.

I like checking out charts
’cause a chart’s cool.
A chart is a handy dandy scientific tool.
It gives you information
you can see with your eyes.
A chart makes you visualize.
You get the picture,
so do I.

被(所謂)假考部隊鎖定的科系賺翻了

我跑了幾年的教育與大專院校新聞,對於整個「升學產業」的運作大致上還算了解,最近幾年退居幕後的幕後,每到七月看到其他同業冒著豔陽酷暑依舊活躍在前線,從考場一直要寫到放榜,我就特別感到開心落寞。

最近0分讀大學的議題引起社會諸多討論,這個問題其實很簡單,只要有能力銜接大學課程的人,我們都應該尊重他繼續求學的意願。但能力明顯無法銜接大學課程,例如英文考幾分但就讀了標榜英文授課的科系,或者數學、物理零分要銜接工學院的微積分、工數、物理,學生面臨的挑戰就會比較大。不過人類潛力無窮,說不定也有人能夠在暑假兩個月把鴻溝補齊?以前正中書局出過很多這種勵志的故事,有興趣的人可以去各學校圖書館找。

台灣人評量一個大學或科系好壞通常用一個非常簡單的指標,就是最低錄取成績,這也是某種「民主投票」的表現,有人願意用某種成績讀某個學校的某個科系,我們都假設填志願卡的人已經很清楚自己的決定了。用高分去讀低分科系,還會被形容為「浪費成績」。如果一個學校的錄取成績一路成長,不一定是「辦學」變好,但就是會被視為「比較好」的學校。而且台灣很多學生填志願時都會參考前一年落點,所以前一年的錄取成績相當程度會影響第二年的成績。如果落點分析看到某一個學校科系都在很前面,那麼通常也會被考生認定為還算可以的學校。我迄今還是高中社團老師,看到學生、學校與家長對這一點的共識依然都很高,否則就不用落點分析了。

會影響一個學校錄取成績的因素有很多,例如地理位置非常重要,都會、北部的學校即便辦學績效、資源較差一點,成績都可以比較高。其次是學校成立的時間,越老的成績越高。我深深覺得這十年才成立的大學比較倒楣,剛好接到最後一棒。至於「辦學績效」或學校資源,說實在影響的因素沒有那麼大。我去過很多新成立、偏僻但努力辦學的學校,成績永遠那麼低,但辦學的態度跟資源遠遠超過台北某些高分的私立大學(店)。

影響錄取成績的因素很多,操作最低錄取成績的花招也很多,特別是當初服務的媒體也舉辦「大學博覽會」,我幾乎整天都混在博覽會當中,看過不少控制錄取成績的招式。畢竟每一個科系都不會只收一個學生,所以只要找到一個更高分的學生進來,就能夠減少一個更低分的學生來拉低錄取成績。高分的學生越多,錄取成績就越高。至於高分的學生有沒有實際來就讀,單就提升最低錄取成績這一點來看,並不重要。不方便把所有花招都寫出來,不過在這些手段當中,一般人都熟知的就是高額獎學金,可以想像這些高分考生多麼「值錢」。當然,高分考生如果真的進來,可以假設他研究所或許也會考得不錯,二十年後社會成就也有機會高於其他學生(或許啦),未來對校譽也有幫助,多少又會影響三十年後的錄取成績。但我想大部分的學校用這樣的方法,都還是著眼於短期的錄取成績。

如果今天有一群人,他們指考的成績遠遠高於某一科系的最低錄取成績,卻又集中選填某一科系,可以想像那一個科系的最低錄取成績必然大幅提高。來不來讀真的不重要,反正我錄取成績今年已經提升了,我也不用發獎學金給這些學生。這些名額老實說只是少收一年學費而已,轉學考就可以補齊了。而且今年最低錄取成績被拉高之後,明年落點分析就會出現在前面,有什麼不好的?朱阿宅前輩寫了一篇相關的文章,質疑萬人假考是以一擋兩千,總共只有五、六人,看了實在令人遺憾,怎麼人數那麼少呢?說實在我若站在被指定學校或科系的立場來看,我還希望他們真的能夠人數多一點,最好集中在一個學校,每個科系都來填,若能將全校錄取成績平均提高100分最好,明年馬上就脫離落後群了,又沒花半毛錢,爽啊!

爆料新聞採訪 – 一次媒體素養教學的實務記錄

我雖然接受過兩次所謂「媒體素養種子教師」的課程,也設計過教案,但我從來沒有實際拿自己設計的教案來教學。不論是平日在中山女中上課或者去他校演講,大多只是在現有的主題框架下盡量帶到媒體素養的精神。如果單講「媒體素養」,學生是不愛聽的,這次剛好學生自投羅網,三月中二年級學姐想要規畫一次「模擬採訪」的活動,但不知道該怎麼辦,我就順手拿過來,當成一次具有媒體素養精神的採訪實務體驗課。重點在於傳遞媒體素養,而非採訪技巧,不過還是給了學生一個「記者生死鬥」的聳動名稱,免得被識破 XD 。

中山女中說大不大,但兩個年級的學生要走到科學館爬上五樓,確實會耽誤一些時間,所以實際操作時間只留 40 分鐘,在 40 分鐘內要說明活動內容、情境模擬、各組報告與老師講評,時間短,還好二年級學姐也很多,所以可以有相當多的角色可以安排。

教學活動的背景大致上是這樣的:台灣最近幾年有非常多的性侵害、性騷擾指控新聞,媒體經常只有單方意見,或者在證據不充分的情況,就將被指控者描繪成混世大色魔,當事人輕則丟官失業,重則離婚自殺。我希望學生能夠在這次活動中感受一次這種新聞的產製過程,並且體驗在訊息不充分的情況下,媒體會如何處理這樣的新聞,從而反思未來閱聽類似這種單方控訴新聞時,要不要在第一時間全盤相信,並從中看出媒體可能疏漏之處。在此同時,也順便模擬幾樣媒體常見的採訪途徑,包括記者會現場與現場轉播、在慌亂中找尋其他新聞來源,以及個人人脈對於新聞產製的影響。可惜的是我的企圖有點太大,所以最後無法很完整的將採訪實務的差異說明清楚,還好活動的主要目的並不在此,如果學生以後進入傳播科系,相信老師們還會再詳細說明。

活動一開始先由學姐說明一下,有一名女學生投書媒體表示即將出面控訴男老師性騷擾。(「有畫面」,讚啦,請派攝影!)學生分為六組,一組大約十名學生,一開始要自己推派一位「採訪主任」,然後由採訪主任分派採訪任務。

採訪現場有好幾個:

  1. 投訴記者會現場:由民代(學姐飾)、疑似遭性騷擾學生(學姐飾,依法外表姓名學校都不得公開啊)一同控訴,就在教室內,所以留在教室內的同學都能夠看到(聽到)記者會現場,這是希望重塑編輯室透過SNG了解情況並遙控記者的情形。現場所有記者都能提問,不再現場的可以打電話遙控記者(但學生都沒有這樣做)。
  2. BBS:這是一定要的啦,上網找一找,有找到一些關於被指控教師教學太認真、當學生當很兇的留言。當然這些留言都是寫在黑板上的。
  3. 教師家門口:當然只有傭人(學姐飾)出來啊,傭人沒有接受過發言人訓練,會亂講什麼也說不準。
  4. 學校隨便抓的同學:被隨便抓到的女學生(學姐飾)說好像修過該老師的課,記得老師會看女學生胸部。

以上都是真的有「現場」,要派記者到現場採訪。另外還有一個是校長,但由於校長不在學校,所以學生只能電話採訪,要真的打手機給校長(學姐飾),受到時間影響,不是每一組都能夠真正問到校長。校長是站在老師這一邊的,表示遭指控教師教學認真、嚴格,不會對學生不禮貌。

接下來的全部都是記者或媒體自己的人脈,學生都只能電話採訪,每一組抽籤,籤上有電話:

  • 老師的妻子(學姐飾):一開始拒絕採訪,後來只說沒有這種事情,相信自己的先生。
  • 老師的大學同學 A(學姐飾):表示很久沒有跟老師聯絡了,但相信老師不是這種人,如果學生主動詢問,則提供遭指控老師的電話。
  • 女學生前男友 A(學姐飾):批評女學生玩玩而已,不是認真的女人,相信女學生出來指控的動機不單純。
  • 女學生前男友 B,也是老師的學生(學姐飾):批評女學生私生活糜爛,但相信老師不是這種人。
  • 老師的同事(學姐飾):認為老師教學認真,不過在成績上太嚴格了,也指出遭指控老師很受女學生歡迎,也跟女學生很親密,同樣的,如果學生會詢問,則提供老師的電話。
  • 老師(由本人扮演 -_-):表示完全不知道學生出來控訴,也否認曾經性騷擾學生

採訪與撰稿的時間並不長,總共只有15分鐘而已。然後就請同學分組上來報告。學生們在報告形式上都還挺有創意,也很社會化,有模仿主播、雙主播、廣播、主播與現場連線這幾種,我覺得挺不賴的,但內容就慘了。

我設計教案時,預計最多有三組可以採訪到被指控的當事人,但這點算是我想太多了,16歲的學生沒有聰明到在採訪的過程中還會詢問更多的新聞來源,所以只有一組有採訪到被指控的老師。

令人驚訝的是,剩下五組學生都可以在沒有被指控當事人的說法下,上台「播報」新聞,學生雖然才高一,受到新聞的影響卻真的很深,都會用「羅生門」、「交給司法單位來處理」這種方式來結尾。

令我更驚訝的是,唯一一個有人脈可以採訪當事人的那一組,雖然也(獨家)採訪到當事人,但最後卻沒有報導這一點。由於是獨家線索,除非是惡意負面報導,要不然在真實的媒體中一定會大作,絕不可能捨棄這一段,不過高一學生當然不知道媒體如何看待「獨家」的價值,所以就捨棄了平衡報導的機會。她們處理的方式當然就是依照自己的天性(這都是媒體教壞的啦),然後一面倒地偏袒特定一邊,也不是特別在乎兩造平衡這件事。

我在想,一般沒有接受過媒體素養教育或者媒體訓練的閱聽人,看到一面倒的新聞,大概也不會覺得不妥。

如果下次我提供當事人照片(我的)與姓名(我的),不知道學生處理的方式會不會不一樣?我猜應該每一組都會把照片拿出來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