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conduct

大家都公開Travel Expense吧!

昨天在最新一期的遠見雜誌上看到楊瑪利與游常山訪問策略管理學者蓋瑞哈默爾(Gary Hamel)時,哈默爾提到只要公司制度清楚而透明,就不需要太多的「管理」,我想這裡的「管理」應該是 Administration,而非 Management。

哈默爾舉了一個他在新書《管理大未來 The Future of Management》(無償連結)中提到的例子,我覺得實在非常精妙,而且原理簡單、易懂,台灣任何公司都學得會,並且可以擴大到其他領域,減少商業倫理與企業治理上的風險。

這個例子是說,巴西有一家 Semco 公司,並沒有規範員工出差時必須住多少錢的房間、搭什麼艙等的飛機、吃多少、喝多少,只要員工自己覺得有需要,就請自便,吃什麼、住多好,都可以。

當然,如果這間公司規定只有如此,可以想像公司將會負擔多少不必要的成本開銷,就像台灣的社福制度一樣。但 Semco 還有另外一個聰明而且制衡的規定,就是你自己認為出差應該的支出,到最後會被公開出來。別人出差一餐吃500台幣,你吃5000?沒關係,你願意讓別人知道就可以。員工這時候就會在績效跟自律間取得平衡。

這就跟商業倫理檢測表中的問題一樣。當你出差正準備點價值5000元的晚餐前,就會考慮到這筆費用回來要申報、公開,難免得多想一下:「我的同事知道了會怎麼想?部屬知道了會怎麼想?」假如你吃500元的簡餐,或許比較沒有什麼好顧慮的,但如果吃到5000台幣的豪華全餐,恐怕吃飯的時候就得編很多很多故事了。

以後我真的開公司了,這一套我一定會拿來公司用。說實在對公司、對員工都有好處。遇到真正有需要的時候,員工可以不考慮任何規範,大膽花錢。假如真的沒票了,當然可以從經濟艙升級到商務艙;機場巴士罷工,搭200公里的計程車也OK。但如果沒有特別原因,就省吃節用一點,搭經濟艙、機場巴士也不影響工作品質。

商業公司能夠從中獲利,政府與人民當然也可以。我不知道除了牽扯國家機密的差旅支出外,有哪個政府機關有權力拒絕民眾看到這些資料的。有的政黨口口聲聲改革,那就麻煩順便在「公務出國報告」中,增加每位出國人員的實報實銷帳目吧。